第31章 惊虫海墓道遭追杀,回长安李刚别妻儿

李刚看着那从包里露出一角的瓷碗,越想越兴奋,一定要得到这只碗,万一值大钱,那就少奋斗十年了。

一咬牙,他慢慢的靠近背包,眼角的余光紧张的不停注意平台上的两人和那些越来越多的黑子虫子。

就在他手要碰触到背包的时候,突然一只虫子飞到他的手背上,接着一阵刺痛伴随着一股阴冷的寒气进入他的身体,他顿时感觉整只手都如同被冻僵一般。

他心下大骇,但瓷碗对他的诱惑迅速掩盖了他对虫子的恐惧,他加快速度,拎起背包就要往会跑。

突然,他感觉到脸上一疼,紧接着耳朵、鼻子、额头、脖子都被飞扑上来的虫子狠狠咬住。

他顾不上那么多了,领着背包撒丫子就跑。

手电光在黑暗的墓道里胡乱的晃动,李刚大口的喘着粗气,脚步踉跄,跌跌撞撞的奔跑着。

他感觉到浑身冰冷,透入骨髓的那种冷。他不敢停下来,因为他知道,那些虫子在尾随着他,都想在他的身体上咬一口,并且吸血。

他这时候才明白这个墓道里为什么这么多门了,而且用这种特殊的材料做门,没有一丝缝隙,不就是为了挡住这些虫子和这些虫子喷射的阴气吗?

他正在拼尽全力的往前奔跑,手里的背包也越来越沉,但他舍不得扔掉,提着一口气努力的奔跑,只要进了那扇墓室的门就好了。

远远的,手电的光影里出现了那扇他最想看到的门,他不由得心里大喜,加快速度,朝那扇门奔去。

突然,他听到身后一声尖利刺耳的怪叫:“小子!老大被虫子咬死了,你不保护老大,还拿走老大的包,看我不宰了你!”

李刚听到这声音,心里不禁一寒,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把锋利的尖刀,更是吓得连滚带爬的没命往前窜。

那叫骂声越来越近,李刚的腿肚子都吓得有点转不过弯,好像有一双手在死死拽着他的脚,越想快越是快不了。

感觉像是经过了一万年的漫长岁月,李刚才几乎翻滚着冲进了墓室,在一愣神之后,他连忙手脚并用的爬向那压着几块青砖的机关,用尽力气把青砖给推到一旁。

他死死的盯这那扇门缓缓的闭合,原本关闭速度并不慢的门此时在他眼里就像是放慢了一万倍的慢动作,他感觉自己紧张得都要窒息了,尤其是门外尖利的叫骂声和越来越大的嗡嗡声犹如千斤重锤一般敲打着他的心脏。

终于,那扇门已经闭合得再也容不下一个人挤进来,李刚才长出了一口气,听着里面的叫骂声也不刺耳了。

他这才开始一边清理自己脸上一直吸血的虫子,一边走到门边,想听听外面的动静。

他刚要伸头过去听,突然没有闭合完全的门缝里猛地刺出一把尖刀,李刚来不及躲闪,手臂上被刺了一刀。

李刚吃痛,啊的叫了一声,忙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电照向那从门背后刺过来的尖刀,原来大个子的半截手臂也随着这一刺伸进进了门内。

大个子想要缩回手,可门缝已经卡住手臂,并不断夹紧,疼得大个子大叫,声音凄厉,如同厉鬼索命一般,刀也握不住,掉了下来。

大个子想用另一只手掰开门缝,好抽回手,但丝毫不能阻挡门缝越来越小。

不一会,就听到咔擦一声,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大个子的惨叫声更加如同鬼哭狼嚎。

看到这一幕,李刚顿时觉得裤裆一热,一股尿意终于是冲破关卡,湿了李刚一裤裆。

大个子的手臂已经垂了下来,感觉只有一层皮肉连着一般,鲜血也随着只有指头宽的门缝往下流淌,一些虫子被鲜血吸引,开始从门缝里钻进墓室。

李刚见虫子越来越多的钻进来,他想起陈老大的惨样,不由得毛骨悚然。

突然,他看到掉在门边的尖刀,顿时有了主意。

他冲过去拾起尖刀,一狠心,一咬牙,抓起大个子的手臂,顺着门缝就生生把那只手臂给切了下来。

顿时,门再没阻挠,门缝合拢,幸好钻进来的虫子不算太多,李刚狠狠地踩碎这些虫子,又把他身上的虫子揪下来踩死,但此时的他脸上、手上已经留下了许多虫子的口器,让他心里直发寒。

门外虫子的嗡嗡声更大了,而大个子的惨叫声已经越来越微弱,不到两分钟便再也听不到大个子的任何声音。

门外的动静越来越小,李刚才从那种惊悚的状态中慢慢平复下来,他呆坐了半晌,又抽了支烟,才感觉魂魄回到了自己体内。

拿起手电,打开陈老大的包打开,取出里面的瓷碗,用袖子擦了擦,好半天还是脏兮兮的,他无奈的摇摇头,把碗小心的放进自己的工具包。

再次用手电打量这间墓室,又看到那两具白骨,他顿了顿,想到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虫子,心想莫不是这两人也是被黑虫子咬死的?难怪那几扇门都被打开了,应该也是误入那个平台,然后遭遇黑虫子追击跑回这里的吧。看样子像是一对情侣,我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想到这,他小心翼翼的走向那两具白骨。

手电光下,两具白骨散发着惨白的冷光,头骨上的两个黑洞里仿佛有一双眼睛盯着他,加上这墓道里的阴气,让李刚有点毛骨悚然。

他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朝两具白骨合十作揖,口中念念有词:“前辈莫怪,晚辈只想让二位入土为安,打扰了,打扰了。”

说完,他睁开眼,偷眼看向两具白骨,看两具白骨毫无反应,于是又作揖道:“莫怪,莫怪。”

蹲下身,他开始把有些散乱而发脆的白骨收拢在一起,两个头骨也整齐的并排放在一起。

经过接连的惊心动魄,李刚反而不再害怕了,他收拾好两具白骨,然后把陈老大的背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里面罗盘、登山绳、匕首、牛肉干、水壶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竟然堆了一堆,让李刚有点瞠目结舌,这背包看着不大,居然能装下这么多东西。

清空背包,他过去把白骨仔细的装好,然后看着之前两具白骨倒地的墙角,那里就剩下一堆板结了的风化物和头发一样的东西,应该是死者的衣物风化形成的。

他也有点好奇,这古人咋穿这么多,两个人的衣服化为灰烬都有这么一堆,难道他俩是冬天进来的,所以穿的多?

一边心里想着,一边漫不经心地用刀在灰烬里扒拉着。

这两人连防身的武器都没有,估计是在逃跑中丢失了吧,他正在这么想着,突然刀尖传来硬物相撞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他不由得收回思绪,注意力放在了那发出响动的地方。

他急忙又用刀尖去拨弄那些灰烬,就发现有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嵌在有点硬的灰烬里。

加快动作,用刀撬开硬物上的板结的灰烬,一块绿色的碧玉牌子出现在他眼里。李刚心下一喜,连忙扔下刀,用手把那块碧玉牌子抠了出来。

这牌子呈长方形,通体碧绿,一面雕刻着一条龙,一面是两个古朴的大篆字:杜门。

李刚只觉得这块玉牌很漂亮,也懒得管它上面写啥,直接就把玉牌揣进兜里。

得了玉牌,李刚开始兴奋起来,他继续用刀在灰烬里扒拉,不一会又扒拉出来一个三寸长的银筒和一枚女人用的银簪子,而其他的东西都已经腐朽了。

他想打开银筒的盖子,试了试,却是打不开,摇摇头,放在了一边。

他又在灰烬里扒拉了一阵,在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这才抓着银筒和簪子意犹未尽的站起身。

把两样东西放进口袋,然后把装着尸骨的背包背上,拎着他自己的工具包和刀,就朝来路往回走。

来到他们跳下来的地方,他才发现不容易爬上去,于是想了一阵,又回到墓室,把有抓勾的登山绳拿过来。

他抓勾扔出洞外,也不知道抓勾抓住了哪里,试了试,很牢实,于是把背包捆在绳子的另一头,就攀着绳子爬出了那个盗洞。

外面天色已经微明,估计已经上午六点了。他看看四周,还是一片死寂,于是转身把背包和手电拉了上来。

初秋的清晨,风有几分凉意。李刚收拾好,穿过后殿,又来到了昨晚他们吃东西的地方,一切如初,然而昨晚那两个盗墓贼已经永远留在那个满是黑虫的墓穴中。

李刚看着地上的食品袋,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这一夜,真的就如同重生,也将会改变他的一生。

但是……想到自己被虫子咬过的地方和越来越冷的身体,李刚不禁有点沮丧。

“还有将来吗?”李刚不禁在心里问自己,他不敢往下想。

来到面包车旁,打开车门,把工具包放在车上,发现车钥匙居然还插在方向盘上,不由心里一喜。

从后备箱里找了把铲子,找了个他觉得还不错的地方,挖个坑,把装着尸骨的背包埋了,堆了个小小的土堆,点上三支烟,说了几句前辈安息之类的话就看着被太阳映红的朝霞发呆。

好半天,李刚才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大喊了一句:“回去!”

刚坐上面包车驾驶室,一阵寒气袭遍全身,他浑身一哆嗦,伸向钥匙的手停了下了。

紧接着,一种浑身无力的感觉让他瘫软下来,倒在座位上就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他做很多梦,一直都是墓道里奔跑,突然一群虫子把他扑倒,他浑身刺痛,如坠冰窖,骨头里如一万只蚂蚁在啃咬。

钻心的疼痛让他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又是一片黑暗,让他以为自己还在黑暗的墓穴里,他一惊,想坐起来,但身体的疼痛却让他爬不起来。

在煎熬中,他又沉沉的睡去,再次被疼醒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

直到身体的疼痛有所缓解,他才慢慢做起来,发现太阳已经高挂在天上。

又趴在方向盘上好一会,身体才从疼痛中解脱出来,长出了一口气,感到十分口渴,他摇摇晃晃的下了面包车,去后备箱找水喝。

后备箱里有两个盗墓贼存放的水和实物,他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块面包喝了三瓶矿泉水这才感觉好受了些。

虽然身体还是冰冷,但至少不疼了,也不饿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睡了一天一夜。

想到自己把大个子关在石门里,他才觉得自己好像是杀了人,不由得惶惶不安起来。但想到还在家里等着自己赚大钱回家的妻子和女儿,他是无论如何要回去的。

就这样,他开着面包,往回走,由于不识路,无头苍蝇一样的乱开,直到天黑了才回到他租住的那个村子。

张瑶瑶听她老公的叙述,惊得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半天才捧着李刚的脸左看右看,惊慌的道:“老公,你现在没事吧?”

李刚看着满眼都是心疼的妻子,装着没事人一样拍拍自己的胸口,笑道:“应该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话音未落,就见李刚一阵剧烈的咳嗽,接着吐出一口血痰。令二人惊骇莫名的是,地上的血痰居然在蠕动!

张瑶瑶吓得捂住嘴,生怕叫出声,两眼死死的盯着血痰,只见从里面慢悠悠的爬出一只黑色的虫子。

李刚看到这虫子,顿时肝胆俱裂,没想到自己身体里居然也有这种虫子,莫非…莫非这虫子能咬破皮肤钻进体内?!

就在他还在震惊中无法自已的时候,突然听到张瑶瑶一声惊呼,李刚扭头看去,之间那只虫子正停在张瑶瑶的肩头,口器咬住张瑶瑶的肌肤。

李刚暗道一声完了,自己还是把不该带来的东西带给了家人。他急布上前,抓住那虫子用力一拽,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用脚死命的碾压,同时着急的问张瑶瑶:“怎么样,没事吧?”

张瑶瑶条件反射似的后退一步,才一脸惊慌地问李刚:“老,老公,这感觉有点冷,你呢,你没事吧。”

李刚听到这,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是不能呆在这里了,万一自己身体里还有那样的虫子,把妻子女儿咬到,这东西不知道会不会有毒,自己看样子也是活不成了,不如去那墓室里自生自灭吧。

想到这,他下定决心,从兜里掏出玉牌、银筒和银簪,放在桌上,又把那瓷碗也取出来放在桌上,抬头看着张瑶瑶道:“这些东西应该能值点钱,你好好收好。”

说完,他又走到里屋门口,看着床上睡熟的依依,忍住眼泪,咬咬牙,对张瑶瑶道:“老婆,我开来的面包我得去处理掉,你不要出去,照顾好依依。”

李刚说完,他不敢看张瑶瑶一眼,迈步就出了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