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芙蓉园惊见大明星,羊肉馆兄弟有奇遇

就在售楼部的人们再次石化的时候,林秘书款款走向段亦阳和摸金张二人,伸出纤纤玉手分别跟两人握了握手。能跟这样的大美人一近芳泽,真是羡煞旁人。

摸金张握着那柔嫩的小手,鼻子里闻到那诱人的身体散发出来若有若无的清香,有点不能自持,竟然忘了松手。

林秘书不动声色的把玉手抽离了摸金张的魔掌,落落大方的微微笑道:“三爷让我来请二位去过户房子,咱们走吧。”

摸金张还在感受着那小手的温润柔滑,被段亦阳腰眼里戳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忙不迭的道:“林秘书,请,请带路。”

当下,林秘书带着两人走出售楼部,坐上奔驰,扬长而去。

售楼部里,只剩下一群还在流鼻血的男人和满心妒忌的女人,王少也在盯着那远去的奔驰怅然若失。

这时候,清醒过来的售楼部经理低声问道:“王少,就这样放那两小子走了?”

王少瞪了这个没眼力劲的售楼部经理一眼,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骂道:“瓜皮,陶三爷都派林秘书亲自来请的人,我得罪得起?这两个人说不定是哪个世家的公子,故意来消遣,你这狗日的差点让老子得罪了两个大人物。不放他们走,难道等他们把我们送局子里去?蠢货!”

越说越气,他指着满头大汗的售楼部经理吼道:“你这经理不要干了,给老子卷铺盖滚蛋!”

奔驰轿车驶进芙蓉园的小区大门,拐了几个弯,停在十号楼跟前。这是一栋略带西式风格的十层建筑,跟楼前的静心打造绿化带相得益彰,使得整个楼盘看起来比较上档次。

一行三人走到大门口,林秘书拿出门卡打开门,进去后有一个保安正在门厅里的柜台后坐着,见到有人进来,连忙去给他们按下电梯键。

乘电梯上到十楼,出电梯就看到一个大门厅,两扇正对面的大门,一扇大门前有鞋柜,上面放着几双女人的各式鞋子,旁边是几盆打理的很好的花草。

不用说,这就是陶三爷口中晴儿的住处了。

三人来到那扇啥也没有的防盗门前,林秘书掏出钥匙,打开门,正要进门,却听见对面的门被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大眼睛美女。

三人回头看去,段亦阳和摸金张顿时就把眼睛瞪得老大,摸金张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范爷?!”

刚出门的美女一愣,随即笑道:“你们好,三爷打电话过来,说你们要来看房子,我这不是在候着吗?”

说完,她在鞋架上取下一双高跟鞋换上,同时对着摸金张莞尔一笑:“对了,我不叫范爷,我叫范彬彬,不过范爷这个称呼挺霸气,我喜欢。”

段亦阳和摸金张同时傻愣愣的哦了一声,竟都不知道说啥,没想到摸金张这声范爷日后成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一个称呼。

林秘书礼貌的跟范彬彬打了个招呼,于是就招呼两个傻愣愣的憨货进屋。

两个憨货进了屋内,顿时又傻了眼。原来屋内已经经过了豪华装修,家具电器齐全,而且还是复式房,上下两层一共七八个房间。

这完全是领包入住的节奏呀,两人看着这一切经不住冒出这个念头出来。

“这套房子是陶三爷在长安买的十几套房子中的一套,都是给在长安搞房地产的朋友照顾生意,装修是那些朋友赠送的,绝对是目前国内最好的装修了。”林秘书介绍道。

想了想,林秘书又道:“长安这些房子陶三爷都没住过,都是我来过户打理的,所以这房子装修好了都没人住过。你们看完还满意的话,我就带你们去过户。”

面对两个各具风情的大美女,憨货就只会一个劲的点头,看得范彬彬一个劲的捂嘴偷笑。

段亦阳突然想到什么,假装去看沙发,绕到了范彬彬的身后,偷眼打量着范彬彬的背影,看了一会,他摇摇头,小声的嘀咕道:“不像呀。”

段亦阳这个时候几乎可以肯定老田不是认错人而绑架苏晓晓的,就是为了绑架有那种相似背影的女人,而他们为什么要绑架那种相似背影的女人?

仅仅是为了吴少的爱好?还是为其他组织或者势力寻找有那种背影的女人?

段亦阳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总之这个老田他是要逮着问个明白的。

段亦阳回到窗边,冲范彬彬一笑,道:“你不是琼瑶爱情剧里的那个金锁吗?你不是长安人呀,怎么会在长安居住?”

范彬彬毕竟是演员,倒是显得落落大方,莞尔一笑道:“我不是长安人呀,只是这两年有了这套房子才经常在长安住,以前也是偶尔来长安小住。”

段亦阳哦了一声,心道这老田和吴少的情报有误呀,可能也只是道听途说。看来这陶三爷做事虚虚实实,倒也是十分谨慎,估计只有身边人才知道这“晴儿”的真实身份。

想到这,他也就释然了,之前的种种猜测也就有了一些答案。

这么说来,老田和吴少是不知道陶三爷的老相好具体是谁,也难怪会不知道怎么找人。苏晓晓的绑架则是一个意外的插曲,跟这陶三爷的小情人没有任何关系。

这样一来,说明吴少并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人具体是谁,在哪里。

但是……段亦阳总觉得哪里不对,以前他们找不到是因为陶三爷没有过来,现在他们连陶三爷出门都会一步不离的盯梢,那么……他身边的林秘书自然也不会放过!

想到这,段亦阳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林秘书过来一定带着尾巴!这么说来,这个地方是不是会被吴少等人掌握?

此时,林秘书正带着摸金张看完了房子,摸金张一脸的兴奋,看来他对这房子应该是相当的满意。

段亦阳上前跟林秘书打了个招呼,然后请林秘书到一边说有话想跟她说说。

摸金张见段亦阳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不情愿的走到一边,嘴里嘀咕道:“真有你的,这种老套的泡妞手段也敢在我老张眼前用?”

段亦阳见摸金张走远,段亦阳才小心的问林秘书:“林秘书,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被人跟踪?”

林秘书微微笑道:“放心吧,段先生。之前已经有一部车把那些盯梢的引走了,三爷不会让别人发现这个地方。”

段亦阳松了一口气,道:“还是三爷想得周到,倒是我多虑了。”

看完房子,别过范彬彬,一行人来到售楼部,找到陶三爷的熟人,很顺利的就把过户手续办了。

看看时间还早,不过中午,段亦阳提议请林秘书去吃一顿,林秘书婉言谢绝了,随后上了那辆奔驰,从车窗伸出头来问段亦阳和摸金张要不要上车,送他们回家。

段亦阳摆摆手,他是想下午去东门外的古玩市场转转,看看有没有宝贝可以淘,于是就推辞说有事不回去了。

摸金张倒是想上车,却被段亦阳暗暗从后面扯住衣角,也只好跟林秘书说再见了。

看着奔驰启动,段亦阳就拉着摸金张若无其事的向小区对面走去,刚拐过一个墙角,段亦阳就靠在墙边,探出半个脑袋向小区门口看去。

果然不多时,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就从对面停着的小车上下来,左右看看,无人注意他,于是就走到对面的小区大门口,掏出香烟,给站岗的保安和门卫发了一圈,然后就跟门卫室里的保安攀谈起来。

见此情形,摸金张不由得朝段亦阳竖起大拇指,道:“还是你细心,别看了,上吧,兄弟。”

于是两人从墙角走出来,又若无其事的慢悠悠朝小区门口走去。

离老远段亦阳那敏锐到变态的耳力就听到那人在打听林秘书住在几号楼,门卫室的那些保安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那人见状,马上从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门卫室的桌上,然后笑嘻嘻的冲门卫室的三个保安道:“这点钱几位兄弟拿去买烟。”

见到几张百元大钞,三个保安有点心动了,其中一人看看其他两人,那两人正要点头,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大哥,你想知道啥?我们来告诉你吧。”

三人一怔,就见到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的把中年男人夹在中间,其中一个笑嘻嘻的说道:“走吧,我们去个僻静的地方告诉你。”

“你们要干什么?!”中年男人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两人架住,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于是惊骇的问道。

三个保安呆立当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听到另一个年轻人说道:“哥几个,辛苦了,桌上的钱拿去买烟抽吧。”

三个保安面面相觑,眼睁睁的看着那中年男人脚不沾地的被两人架走了。

把中年男人架到他的汽车里,段亦阳坐在副驾驶上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男人,开口问道:“说吧,谁叫你来的?”

中年男人额头冷汗直冒,见段亦阳问话,他哭丧着脸支支吾吾的答到:“是,是王总叫我来的。”

话音刚落,就被坐在后排的摸金张劈头一巴掌,他条件反射的一缩脖子,捂住脸,几乎是带着哭腔道:“真是王总叫我来的。”

只听摸金张骂道:“你个怂货,张爷咋知道你说的是哪个王总?”

这中年男人一愣,才知道自己没说清楚,忙不迭地开口道:“是长安王家王二少,我是他的司机。”

段亦阳一听王二少,顿时就没了兴趣,估计就是刚才那王少贪图林秘书的美色,想打歪主意而已。

段亦阳无趣的道:“就是那售楼部里的王少,估计是看上林秘书了,在打探林秘书的住处,好抱得美人归。”

摸金张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又一巴掌呼在那人脸上,口里骂道:“贼尼玛,张爷看上的人,你那狗屁王少也敢动脑筋,活腻了?小心张爷叫他做不成男人!”

那男人哪敢还嘴,只能连声答应。摸金张发泄完,这才恨声道:“滚吧,不要再让张爷见到那只苍蝇再出现在林秘书身边,不然他别想在长安混了!”

两人下了车,那司机立马开着车就一溜烟跑了。

两人相视一笑,段亦阳打趣道:“老张,你真看上林秘书了?也难怪,这几天你都没提你那漂亮的媳妇和女儿了。”

摸金张一副便秘的表情,骂道:“我说小阳子,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倒是每天都想,可又能怎么样?我还不能面对现实?哎,都是一家人了,你还老张老张的叫,真不把我当哥哥了?”

段亦阳听得一脸黑线,心想这摸金张和陶三爷怎么一个德性,咋都喜欢当我哥哥?

“这不叫习惯了吗,那以后叫你广哥总行了吧。”

“这个,勉强吧。得嘞,小阳子,你大哥我饿了,请我下馆子,庆祝一下我们穿越后拥有第一套豪宅。以后我老张要游艇别墅美女成群!哈哈。”

“还大哥,你让陶三哥情何以堪?”

“是呀,我把这个给忘了,算了,那就叫广哥吧,呵呵。”

两人说笑着,就来到了一家清真羊肉馆,要了三大碗羊汤揪面片,又要了十串烤羊肉,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一阵风卷残云,段亦阳两大碗揪面片五串羊肉下肚,才觉得胃有了一点饱涨感。而摸金张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于是又要了五串羊肉,这才罢手。只把来收拾碗筷的服务员小妹看得发愣,心想这两货也太能吃了。

两人摸着肚子,酒足饭饱的打着饱嗝,摸金张用牙签剔着牙缝,疑惑的说道:“唉,我说阳子,我咋感觉我的胃口好像也大了不少,以前我都是点小碗的,有时候都吃不完,今天我咋这么能吃?”

段亦阳没好气的道:“你力气变大了,身体需要补充的东西就多了,肯定会比较能吃。”

摸金张哦了一声,又道:“你说咱这力气会不会越来越大?以后变成绿巨人啥的,真要那样,我老张可不想活了。”

段亦阳切了一声,道:“想啥呢,那都是瞎编的,别扯那些没用的,我们去东门外的古玩市场逛逛,兴许还能捡个好货。”

摸金张顿时嘿嘿笑道:“你说咱哥俩回来,是不是有不少好东西在等着咱去捡?”

正说话间,一个小女孩的哭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