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校门外出手救二女,家属院合力抗强拆

段亦阳一看,围在中间的那两个女孩子不正是娟子和小兰吗?他顿时一股无名火起,下车就推开远远围观的学生,向那几个混混急步走了过去。

摸金张也下车紧跑几步赶了上来,一眼看到自己的妹妹被几个混混拉扯,顿时就炸了毛,嘴里骂道:“贼她马,你张爷的妹子你们这些日吧欻也敢欺负!”

几个混混听到有人叫骂,纷纷回头,看到两个并不壮硕的小年轻正急匆匆的边这边跑过来,其中一个看起来还比较瘦弱,愣神片刻后,都开口大笑起来。

娟子正在竭力的躲闪那些混混的拉扯,害怕到了极点。突然听到她哥的怒骂,抬头看到她哥和那个段哥来了,想到两人昨天的表现,安下心来,大声喊着“哥、段哥,我们在这。”

小兰不知道段亦阳的战斗力,倒是为段亦阳和摸金张担心起来,对娟子道:“这些流氓人多,他们怎么打得过?还是叫他们别过来,去叫学校的老师和保卫吧。”

娟子一脸兴奋的说道:“放心吧,有段哥在,这帮小混混要倒霉了。”

果然,两个小丫头就见到摸金张冲到两个混混面前,借着冲劲一拳就把一个头发像一团火焰的小混混揍了个四仰八叉,重重摔在地上。

摸金张一愣,停下来看看自己的拳头,又看看地上比自己壮实的小混混,有点不可思议。

段亦阳也不闲着,他并没有用拳头去揍,而是用推,怕打出个好歹来,毕竟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便这样,那几个混混就跟木头桩子一般的被推得到处乱滚。

不一会,刚才还在嚣张的调戏美女的六七个小混混全部成了滚地葫芦,好一会才纷纷爬起身来,那个被摸金张一拳掼在地上的火焰头也半天才爬起来,捂着被打肿的半张脸一脸惊惧的看着摸金张。

周围看热闹的路人和学生们也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这俩小子这么生猛,三拳两脚就把一群不可一世的混混全撩到了。见此情形,有几个路人甚至还禁不住叫起好来。

摸金张见搞定了这些人,冷笑一声,淬了一口道:“就你们这些怂货,再敢来骚扰我妹妹,看你张爷不打你们个满地找牙。”

听到围观的吃瓜群众对他叫好,他无不得意一挥手,大大咧咧的道:“几个小爬虫而已,大家看够了都散了吧。”

回过头来,看到那些小混混还愣在那里不敢动,怒喝一声:“还不给我滚!”

此时,一个像是小头目的混混鼓起勇气叫道:“小子,这是南郊刘爷看中的女人,你敢坏刘爷的好事,你们等着买棺材吧!”

“南郊刘爷?”摸金张知道,以前在外面混的时候就听说过,后来还因为得罪了刘爷下面的人,被狠狠揍了一顿,逼得他远走闽南谋生。

听到这个刘爷的名头,摸金张不由得有点发怵,看看段亦阳,不知如何是好。

段亦阳不知道什么南郊刘爷,他本来也不是土生土长的长安人,听到混混的威胁,他倒是满不在乎,回道:“好啊,那就让你们那狗屁刘爷来,敢动我妹子的一根汗毛,我段某人打到他亲娘都不认识!”

混混见口舌找不到便宜,只好狠狠的道:“好,小子,你给我等着,有你小子哭的时候!”

说完,朝几个混混一挥手,喊到:“走!”几个混混就一溜烟连滚带爬的钻进路边停着的面包车跑了。

小兰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昨天还狼狈不堪的两个男人,今天却让她刮目相看,一下子就放倒了这伙小混混,看来人真不可貌相呀。

娟子则抓着摸金张的手兴奋的说:“哥,你真厉害,一下子就把那个最讨厌的红毛给打倒了。这下这些混混再不敢来骚扰我和小兰了,哼。”

说完她夸张的举起小拳头,嘢的欢呼一声,煞是可爱。

小兰回过神来,走到段亦阳和摸金张身边,开口道:“段哥,张哥谢谢你们给我们解围了。”

段亦阳看着这个一笑两酒窝还有着可爱的小虎牙的清纯妹子,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没事,昨天你不是帮了我和你张哥吗?”

摸金张也赶忙开口道:“是呀,是呀,昨天要不是你,我们兄弟俩估计得走断腿,说不定就得饿死在半道。”

小兰听到这里,想笑,看到段亦阳,她又忍住了,有点不好意思,只是说了声:“我们走吧,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呢。”

其他三人才反应过来,看看周围,确实还有不少吃瓜群众,于是就朝摸金张家里走去。

走到一家手机店门口时,段亦阳想着没有手机确实不方便,便招呼众人进了手机店。

手机店的老板娘一看是两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带着两个学生妹,不禁有些失望,心想这种人能买得起啥手机,于是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继续看着她的琼瑶爱情剧。

段亦阳也不在意,低头在柜台里挑选。不多时,段亦阳选中了最新款的摩托罗拉黑色翻盖和珍珠色的直板手机。

其实选摩托罗拉手机也是为了圆他自己年轻时候的缺憾,想当年自己在读大学的时候一个用摩托罗拉手机的学长把他心目中的的女神给抢走了,至今他还为这事耿耿于怀。

看好手机,段亦阳看老板娘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琼瑶剧,摇摇头,对着老板娘喊到:“唉,老板娘,买手机。”

老板娘正看得起劲,听段亦阳说要买手机,她白了段亦阳一眼,爱搭不理的道:“这里都是外国进口的高档手机,你确定要买?”

段亦阳苦笑一声,正要说话,摸金张不愿意了,开口道:“怎么说话呢,买不起我们看什么手机?不卖我们去别家买!”

老板娘见摸金张生气了,才终于站起来,不耐烦的问道:“想买哪一种?这些都很贵的。”

段亦阳指指他看中的两款手机,道:“就这两款吧。”

老板娘切了一声,道:“小伙子,都是今年最新款的,一台都要三千多,你还要买两台?别到时候买不起就丢人喽。”

摸金张哪里受得了这老板娘这样的冷嘲热讽,顿时两眼一瞪,厉声道:“你到底卖不卖,叫你拿这么多废话!”

老板娘看摸金张一脸的凶相,又是一副街头混混的模样,不敢再啰嗦,极不情愿的打开柜台,把那两部手机取了出来。

段亦阳把手机都试了试,觉得还可以,于是开口道:“一样给我拿三部。”

老板娘听到这话不由一惊,又上下打量了段亦阳一眼,就是一个普通的穷小子呀,哪里来的底气说一样来三部?但看到旁边凶神恶煞的摸金张,她还是生生把嘲讽的话吞进了肚里。

段亦阳看到老板娘这副模样,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也懒得再啰嗦,把背包取下来,从里面取出了两沓百元大钞,看着老板娘,笑道:“这是两万,够了吧。”

老板娘看到两沓百元大钞,顿时两眼发亮,连忙伸手抓过钞票,抽出几张检查,发现没有问题,顿时换成一副近乎献媚的笑脸,连声道:“够了,够了,小伙子,我这就给你拿。”说完就转身去了里间。

摸金张一脸不解的问:“伙计,你买这么多干嘛?这破手机你也喜欢?难道这手机里面有宝贝?”

段亦阳没好气的说道:“想啥呢,三部黑色的我俩还有你爸一人一部,三部白色的你妈、娟子和小兰一人一部。”

摸金张一听,马上就释怀了,一拍脑门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我这脑子咋就转不过弯来。”

倒是娟子和小兰一脸的不可置信,半天才回过味来。娟子心里在为哥哥能有这样的朋友高兴,而小兰却无法淡定了,走上前道:“段哥,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摸金张一听这话,急了:“小兰,昨天的事我们都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再说你没有手机,万一再遇到那个啥刘爷的人,你也好及时打电话给我们。你想,今天要是我们来晚了,你和娟子会出事的。”

小兰还是犹豫道:“可这手机也太贵重了,我怕……”

这时候娟子上前拉着小兰的手,道:“小兰,段哥给你的,你就收下吧,要是昨天没有你,他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你也算是他俩的救命恩人了。你拿一部,正好我们一人一部,以后可以随时保持联系了,咱们也不用担心那帮人在学校门口拦我们了,敢来我们就打电话叫段哥和我哥。嘻嘻。”

见小兰还在犹豫,段亦阳微笑着对小兰说:“小兰,你是娟子的好姐妹,也就是我的妹妹,当哥的给自己的妹妹买部手机应该的。你要是不收,哥哥可要不开心了。”

小兰看看大家真诚的笑脸,感受到三人给她的温暖和善意,终于点点头答应了。

摸金张见到小兰答应收下手机,高兴的道:“对嘛,小兰,你以后就是我和你段哥的亲妹子了,有我和你段哥在,绝对不会让谁欺负你。”

老板娘此时从里屋拿出几个盒子,全是未拆封的新机子,放在柜台上,殷勤的说到:“小伙子,看,都是刚到的新货,最新款,包你好用。”

段亦阳把手机拆开四部,分给众人,娟子一脸兴奋的和小兰摆弄着手机,倒是用惯了智能手机的摸金张对这种老掉牙的黑白屏翻盖手机兴趣缺缺。

几人出了手机店,想起还的去电信局办卡,可现在怕是电信局已经下班了,于是段亦阳决定明天再给几部手机统一办卡。

小兰家是柞水的,在长安上高中也是寄住在她舅舅家,离学校并不远,也是一个比较老的小区。众人把她送到小区胡同口,跟娟子道别之后,然后就回身往摸金张家里走去。

顺路又去服装店和菜市场给段亦阳买了几套衣服和蔬菜水果,三个人这才拎着大包小包的往回走。

快走到家属院大门外的巷子口时,老远看到巷子里站了不少戴着安全帽的人,两台挖掘机正停在巷子口。

见此情形,段亦阳暗道一声不好,莫不是要强行拆家属院?想到这里,他快步上前,从那些工人身旁穿过,走进巷子。

摸金张和娟子紧随其后,心下十分着急。好在那些工人们似乎都有自己的事做,也不去阻拦他们三人,让三人顺利来到家属院大门外。

此时的家属院大门口,一片狼藉。只见十几个家属院的青壮年男人手持棍棒和铲子守在大门外,其中有两三个已经挂彩,而他们的身后是二三百家属院的老老少少,有老人和孩子在小声的抽泣着。

和他们对峙着的是一排几十个戴着白色钢盔的人,身上穿着安保员的黑色服装,手里都拿着棍棒。

这排人的身后是站着十几个五颜六色的长毛混混,段亦阳一眼就认出其中几个正是昨晚被自己和摸金张揍得满地找牙的混混,还有几个正是刚才在校门口揍过的混混。

当中一个大光头在混混中十分扎眼,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个叫赵虎子的混混头目。

此时的光头站在两个人身边点头哈腰,似乎在接受什么指示。

段亦阳再看向那两个人,只见到一个牛高马大的壮实男人,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嘴角,显得那一张大脸十分可怖。

这个男人的身旁,则站着一个双手叉腰的瘦小男人,大背头梳理得一丝不乱,一副金丝眼睛闪闪发光,听着光头的话时不时的点点头。

段亦阳看清楚场内情况,心里已清楚了这伙人的身份和目的,心里冷笑一声,抬脚向大门口走去。

几个小混混正要回身阻拦,见到是揍过自己的段亦阳和摸金张,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的往旁边一闪,让出一条道来。

段亦阳走到那些安保后面,说道:“让开,我要进去。”

安保们回头见两男一女拎着大包小包的,像是走亲戚一样,想进家属院,于是两个安保将手里的棍子一横,嚷嚷道:“禁止进入!”

光头和那两个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朝这边看过来。光头一看是昨晚揍自己的那个青年,马上就指着段亦阳对那刀疤脸和大背头叫到:“是他,就是那俩小子!”。

段亦阳也不理光头的叫喊,只是用肩头左右一撞,两个安保就被撞得飞起,顺带还撞倒了他们后面几人。

趁此机会,段亦阳招呼摸金张两兄妹冲过了阻拦,走向大院门口。

大院门口,十几个男人愣愣的看着这三人闲庭信步一般的穿过了混混和安保的层层设防,只觉得太不可思议。

摸金张认识这些人,好几个都是在外面打工的发小,也有几个是在城里讨生活的家属院的下岗工人,应该是今天刚刚赶回来,就遇到强拆,于是便跟他们一一打过招呼。

突然,他发现这些人背后有一个拿着一条长棍的人,居然是他父亲,他连忙走过去一看,他父亲右手臂肿起老高,红肿一片,捏着长棍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摸金张顿时目呲欲裂,他恶狠狠的扭脸朝那些戴着钢盔的安保瞪了一眼,回头对张父笑道:“爸,这种事哪里要你动手,有你儿子就可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