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露真容钱牌惊众人,谋诡计吴少下黑手

段亦阳跟着李良来到后院,看到有个工作台,上面有一些清理铜锈的工具,他伸手就抄起一把铁刷子,把铜片放在工作台上就开始刷铜片上的铜锈和土锈。

随着他的不断清理,铜片上的纹饰和铭文逐渐显露出来。段亦阳一喜,换成刻刀来清理比较硬的锈。

十分钟之后,一块正背面都布满了卷草云纹的铜片露出了真面目,段亦阳把正面中间圆圈中的一个铭文用毛刷刷干净,看清楚了这几个铭文是简体大篆。

“视金四铢!”段亦阳差点脱口而出,他的手都惊得有点拿不住这小小的铜片,不这哪是小小的铜片,这分明是钱币大珍,战国时期楚国的铜钱牌呀。

段亦阳记得这种视金四铢在2011年嘉德秋拍中拍出了一百四十五万元的高价,而且那枚还是残缺了上面一截的!

“我去,我这是撞了啥狗屎运,这样的珍品也能随便捡到,看来刚才真的误会指环兄了。”段亦阳看着手里的视金四铢兴奋的想到。

李良疑惑的问道:“你这是捡到宝了?”

段亦阳回过神来,拍拍李良的肩膀,笑道:“是不是宝贝,让你爸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人回到店里,李良抢先说到:“爸,清理出来了,你看看段兄弟这铜片到底是啥?”

段亦阳随即把手里的铜钱牌递给老李,老李明显兴致很高,迫不及待的接过铜钱牌就戴上眼镜凑到眼前看起来。

不一会,老李就抬起头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段亦阳,不可思议的问道:“小兄弟,这也是你刚才弄到的?”

见段亦阳点点头,老李不竟伸出个大拇指感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此话果然不虚,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的眼力和运气,不得了呀!这样的名泉你也能如此轻松捡漏!”

沙发上的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老李所说的“名泉”是啥意思,但从老李那激动兴奋的神情中就能猜到几分他手里的铜片非同一般。

老李见其他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于是笑笑解释道:“都怪我,没说清楚。各位有所不知,这位段小兄弟是个奇人呀,他今天一个照面风轻云淡的就捡了两件宝贝,你们说他是不是英雄出少年呀?哈哈。”

摸金张一听这话,腾的窜起来,跑到老李身边,也不管礼貌不礼貌了,把老李手里的铜片拿了过来仔细看起来。

老李也不见怪,知道这小子是个急性子加财迷,呵呵的笑道:“这不起眼的铜片来头可不小,这是战国时期楚国的铜钱牌,名叫视金四铢,钱币中的珍品呀,少说也得三十万,这枚铜钱牌品相还不错,价格应该更高。”

他顿了顿,叹息一声:“只可惜我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不然我一定收下,自己收藏了,按目前收藏品的走势,未来升值空间一定不小,唉。”

摸金张听到这话,刚才的热乎劲顿时又冷了一半:“还以为能值个上百万呢,李老板您别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么,我这小心脏受不了呀。”

段亦阳听老李这么说,于是道:“李老板,这样吧,您要是喜欢,这铜钱牌先放你这,你啥时候有钱了再给我,或者您找个老板出手,我只要三十万,多的归您。”

老李一听这话,喜出望外,连声道谢:“多谢段兄弟高怀,便宜了我这老头子。如此我便先保管,尽快把小兄弟的钱补上。”

摸金张一听,识趣的把那铜钱牌交给了老李,同时对段亦阳的安排也是心服口服。老李接过铜钱牌,连忙上李良找盒子藏好放入保险柜中自是不提。

此时,许久不说话的马匀站起身来,很诚恳的对段亦阳说道:“段兄弟,你看古玩的眼力我和老雷真的是佩服之至,所以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想把段兄弟推荐给陶三爷,敢问段兄弟可愿和我们同去?”

段亦阳心想,这正好,能跟收藏圈中有“北陶”之称的陶三爷认识,对于他今后的发展也大有益处。再说这陶三爷在十几年后的收藏圈中完全就是一个精神领袖一般的人物,能跟这样的人物有认识也是他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想到这,他没有多少犹豫,当下就答应马匀一同去见见那往后神一般存在的陶三爷。

正说话间,老李一脸笑容地从后院走进来,后面的李良手里拎着一个人造革的双肩包,来到几人面前。

老李一拱手对段亦阳道:“幸得段小兄弟垂爱,把如此珍品交给我阅古斋,诚惶诚恐,我现在手里钱不多,这里有十万块钱,就当作铜钱牌的定金,还望笑纳。”

段亦阳见老李挺如此,知道不收只怕老李不敢帮他处理那枚铜钱牌,于是也就爽快的收下了。

老李见段亦阳收下钱,心下大定,忙叫李良把白玉山子的钱递上,并把那玻璃盘也找了个盒子装上,一并交给了段亦阳。

段亦阳接下那白玉山子的钱和盒子,老李这才又说道:“段小兄弟,我们阅古斋也是老字号了,还望小兄弟以后能成为阅古斋的常客,有啥好宝贝一定要给我老头子涨涨见识。”

段亦阳笑道:“李老板客气了,李老板是个实在人,能认识李老板实在是段某之幸,以后我遇到啥东西肯定少不得会来叨扰李老板。”

老李见段亦阳如此说,知道这算是同意长期合作了,心下大喜,心想有这样的奇才给他找货,以后还愁阅古斋的发展?当下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有段兄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旋即,老李又道:“各位老板,这都到了午饭饭点了,几位不嫌弃的话,我请几位去随便吃点。”

摸金张老实不客气的接话道:“那是,正好饿了,李老板请带路吧。”

众人见惯了摸金张这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模样,都不意外,于是纷纷点头:“那就让李老板破费了。”

离古玩市场不远有一个酒楼,一共三层,是一家主营清真食品的牛肉馆。老李平日里也经常来这家酒楼请一些有生意往来的老板吃饭,所以也就熟门熟路的带大家进了这家酒楼。

跟老板打过招呼,几人就在二楼选了间靠马路的包厢落座。李良掏出烟,开始给几个人递烟,除了老李和马匀不抽烟,其他人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突然,段亦阳听到隔壁包间有两人正在嘀嘀咕咕的交谈,虽然竭力压低声音,但仍然没有逃过段亦阳被暗物质淬炼过的耳力。

段亦阳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这耳朵变得灵敏了,啥劳什子都能听到,都成听墙根的了。”

越是这样骂自己,却越是不由自主的想听别人聊些什么,好奇心永远都是人类的弱点,段亦阳也不例外,于是他不知不觉间开始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只听一个有点沙哑年纪较大的声音说道:“吴少,这次我们奉家族之命来长安,这次一定要把事办得干净利落,也让族里长老和那帮小子对吴少您刮目相看。”

一个懒洋洋的少年声音随口道:“放心吧,老田,有你在还怕搞不定一个陶老三?到时候让他乖乖的同意我们的条件?”

段亦阳一惊,陶老三?莫非是马匀口里说的陶三爷?想到这里,段亦阳更加仔细的听起来。

那沙哑的声音又开口道:“吴少,那陶老三身边也有一个高手,咱们不能硬来,要是这事闹大了,陶家手眼通天,我们吴家也是不容易摆平,只怕还会连累你争夺世子之位。”

半晌之后,年轻人的声音才响起:“老田,虽然陶家政商两界都有牛人,我江南吴家两千年的底蕴,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他陶老三不答应这事,老子就不让他好过!”

“吴少,还是想一个万全之策,万一陶老三不答应合作,咱们也最好不要来硬的,找到他的软肋,把他捏在手里,那不是更好?”沙哑的声音再次劝道。

年轻人恶狠狠的说道:“哼!这陶老三虽然跟京城叶家的丫头订婚了,却迟迟不完婚,听说是放不下在外面的红颜知己,只怕这次来长安,就是打着勘察乾陵的幌子私会这个老相好。你就让你手下,把陶老三这位红颜知己给我揪出来!”

沙哑嗓子的老田连忙回道:“吴少高明,那个女人属下只知道是这长安人,具体是谁还不知道。这陶老三为人十分谨慎,这几天下来一直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吴少不耐烦的打断老田的话:“给我加派人手,没日没夜的盯着,连他上厕所都不要放过!一定要顺藤摸瓜找到这个女人。”

老田忙不迭的应是,然后就去一边打电话去了。

此时就听见吴少咬着后槽牙阴恻恻的道:“陶老三,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再不就范,那就让你女人吃点苦头,看你服不服软!”

段亦阳听得目瞪口呆,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一出,正待继续听下去,肩膀就被摸金张拍了一下:“伙计,想啥呢,这么入神?”

段亦阳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敷衍道:“没事,在想那个玻璃盘怎么出手呢。”

吃过饭,一行人在酒楼门口别过,马匀拦了一辆出租车,四人上了车,直奔长安大酒店而去。

到了长安大酒店门口,几人下车,马匀掏出手机给陶三爷秘书打电话,打完之后,对三人说道:“我们进去吧,在大厅等陶三爷秘书下来接我们。”

几人进入长安大酒店大厅,在沙发上坐下。摸金张坐下后,嘴里低声咕哝着:“这陶三爷架子真大,以前在电视上看他人挺随和的呀。”

段亦阳笑笑解释道:“人家毕竟是京城陶家三少,这点排场还是要的,身份敏感,也怕有人算计,越是上层越是刀光剑影,其实这些上层社会人物过得比我们还不轻松。”

想到包间里的对话,段亦阳摇摇头,禁不住感叹了一句。

不一会,就见到一个气质不俗,带着成熟魅惑的职业装年轻女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长发飘逸,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精致的五官和穿着丝袜的美腿让摸金张看得有点发呆,就差流鼻血了。

段亦阳看着摸金张这一副猪哥样,没好气的低声说道:“老张,能不能不要这么色咪咪的看别人的大腿。”

摸金张哦了一声,稀嗦一声擦了一把嘴边的哈喇子,嘿嘿干笑两声,眼睛仍然没有从美女的大腿上挪开。

段亦阳见摸金张这模样,也懒得管他了。

长腿美女走到近前,问道:“请问哪位是马匀先生?”声音如同流莺婉转,摸金张终于是忍不住鼻血狂喷。

马匀礼貌的站起来,点点头回答道:“我就是,这几位就是我一起带过来见陶三爷的朋友。”

美女扫了其它三人一眼,见到段亦阳时,不由得多打量的一眼,然后轻轻的点头道:“几位随我来。”

摸金张第一个想要上前跟紧美女,却被段亦阳一把拽住,把马匀和雷均让过去,然后瞪了摸金张一眼,用嘴型无声的说道;“注意形象。”

摸金张一脸的生无可恋,无奈的点点头,跟着雷均屁股后面进了电梯。

到了顶层,几人走出电梯,一路踩着厚厚的地毯来到一扇十分豪华的实木大门前,美女紧走几步,轻轻敲了几下,然后便推开门,对马匀几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进到屋内,就见一个微胖的寸头男人做在欧式沙发上品着手里的香茶,旁边站着一个个子不高但却十分结实的汉子。

汉子一身黑色运动装,浑身透着一股杀气,如一尊暗黑杀神般的矗在沙发边,这让几人有点不太自在。

马匀急步上前,在沙发边躬身道:“杭城马匀,见过陶三爷。”

坐在沙发上的陶三爷放下手里的茶杯,缓缓站起身来,伸出手跟马匀握了一下,笑道:“欢迎几位的到来,刚才林秘书已经跟我说了你们要来,这不,我上好的明前龙井都给你们泡好了,几位请坐。”

几人看陶三爷的态度和蔼,才稍微安心,放下刚才那杀神带来的不安。见陶三爷对几个人比较和善,并无戒心,那劲装汉子的存在感一下子就消失了,仿佛只是沙发边的一个摆设一般。

见此情形,段亦阳心里暗忖:“果然是高手,杀气收放自如,而且收起杀气还能让自己如不存在一般,难怪那似乎也是高手的老田都不敢轻举妄动。”

林秘书上前,为几人分别斟上茶,顿时一股淡淡的茶香就在几人的鼻腔里流转,久久不散。

“好茶!”马匀和雷均不由自主的赞道。

陶三爷呵呵一笑,直起身子,问道:“几位前来找陶某,有何贵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