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一幕:想当厨师的好医生(1)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278字
  • 2020-08-18 17:44:49

“你在找什么?”

由于要做值日,白枫早早来到学校,发现王雨桐正在矮栅栏围成的花圃中寻找着什么。

王雨桐回过头,见是白枫,手指点着唇瓣,眸间满是困惑:“你有看到一枚吊坠,上面是荆棘缠绕的红宝石么?”

“红宝石……”白枫瞪大眼睛,“要好贵的吧……”

“嗯……”

见王雨桐可怜巴巴地低下头,白枫轻舒口气:“我来帮你吧。”

说罢,白枫小心地跨入花圃,生怕踩折怒放的鸢尾。

“可是你还有值日……”

“稍微晚点也来得及。”白枫一边扒开嫩叶一边出声询问,“你的吊坠是在这里丢的?”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那是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我明明一直挂在胸口的,今天早上却找不到了。”

白枫从未见过失落焦急模样的王雨桐,也不再询问,迈着小碎步穿梭于花海之中。

王雨桐皱着眉头,似是在回想什么,但是越想记忆越模糊,唯独这枚荆棘红宝石吊坠存在于她的记忆中。

弯下腰,王雨桐一寸一寸地剥开遮挡,祈祷吊坠就隐藏在某一片绿叶的下方。

找寻一阵后,白枫才明白何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些花远没有想象的那般坚韧,手指轻轻一拉,叶子就可能被扯断,裤管微微蹭过,几片花瓣便滑落,美得令人心碎。

回头看向雨桐,她极有耐心地做着最精细的活,既想找到吊坠,又不想伤害这些花朵。

白枫微微一笑,也许是自己太过急功近利吧。

刚刚弯下腰,王雨桐的声音传来:“呐,你听过这句话么?我愿如荆棘般将你缠绕,却发现是你鲜血淋漓仍不松手。”

“什么意思?”白枫不解。

“嗯~嗯~”王雨桐自顾自地摇摇头,“突然就想到了,也许这就是我要找到吊坠的原因吧。”

结果白枫和王雨桐依旧没有找到那块吊坠,两人先后回到教室。

透过清晨的朝阳,可以明显看出,王雨桐很苦恼,也很害怕,但她究竟在害怕什么?白枫不知道,只是看了看干净的手掌,然后攥了攥空气。

——————————————

第二日清晨四点,浑身血迹昏迷中的白枫被打扫街道的职工发现。

没多久,这片土地上,警笛声四起。

警车声和救护车声吸引了一大批附近起早的居民,这让有些偏僻的废弃区充满人气。

围观者们无不对昏迷的白枫指指点点,甚至有人脑补一场阴谋大戏,一传十十传百,引得众人唏嘘不已。

在这些人中,有一双目光始终保持平静,这道目光看了看铁皮仓库的方向,低眉若有所思。

光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几个身着绿褂、戴着口罩的医生还有白枫的父母推着担架在走廊内疾驰。

白母早已哭成泪人,看着白枫胸前血肉模糊,就连一向坚强的白父也不由动容。

很难想象,受了这么重的伤,白枫硬是挺到了医院。

透过呼吸机能看见,白枫毫无血色的嘴唇轻轻地吸气、呼气,每呼一口气,都能看到呼吸器上凝成一层水雾,而后又迅速消散,周而复始。

一路上,白父和白母不停地和白枫说话,因为医生说过,病人能否坚持活下去,他本人的求生意志也是重要的一环。

直到将白枫推进手术室,白父白母依旧恍如昨日,那时候白枫还是活蹦乱跳的。

手术室的灯光亮起,宣告白枫的抢救开始。

白母趴在白父怀里,一边拼命敲打白父的胸膛一边埋怨白父,两人眼睛红得吓人,看得出,昨晚一宿没睡。

白父也很自责,任由白母发泄,也许是太过心力交瘁,没一会,白母便晕了过去。

手术室中。

白枫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爬山。

抬头望去,山顶没有尽头,低头看去,迷雾中即是深渊。

他爬啊爬啊,狂风呼啸,在耳边打着转,气温越来越低,冻得他直哆嗦。

也不知过了多久,偶然抬头间,白枫竟看到了山顶,不光如此,他还看到一个漆黑的人影站在山顶俯视着他。

谁?是谁?

白枫想开口,但是嘴唇颤抖着就是发不出声。

他好想哭,但又忍着泪水向上爬。

手指扣住山顶平面的土块上,黑影近在眼前,那黑影似是没有发觉白枫,他依旧极目远眺,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一动不动,白枫用尽全力蹬着陡峭山峰的凸起。

“咔!”

突然,岩石碎裂,白枫脚下一空,失重的眩晕感和恐惧感连带手中抓着的土块都不自觉松开。

我这是……要掉下去了?

也对,只要掉下去,一切都轻松了,不用再努力爬山,只要大脑放空就可以了。

“啪!”

就在白枫放弃抵抗的时候,黑影蹲下来,一把抓住白枫的手。

“哗——”

黑影身体后倾,但脚底却不住地往悬崖边滑。

那只抓住白枫的手宛如救命的稻草,白枫先是一愣,随后升起拼命拽住这只手爬上去的恶念。

但是在听到黑影滑动的声音,感觉到自己身体猛地一沉后,他放弃了。

即使自己自私地抓住对方,也不过是减缓坠落的时间,两个人都救不了的。

想到这点,白枫抬头释然一笑,看向那个不知名的黑影,嘴唇缓缓张开。

“不用白费力气了,谢谢。”

山顶的罡风猛烈地吹,白枫也不确定对方能不能听到,只是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垂下头,手指轻轻松开。

“不要放弃啊,笨蛋!”

熟悉的声音透过罡风钻进耳朵,白枫猛然抬头,山顶死死拉着自己的,哪里是什么黑影,明明是雨桐。

“我愿如荆棘般将你缠绕,却发现是你鲜血淋漓仍不松手。”

过去雨桐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看着死命拉着自己的雨桐,白枫喉头哽咽了。

紧紧握拳的右手松开,颤抖着抓向雨桐的手腕、胳膊……

王雨桐的身体不住地往悬崖边缘滑,就在两人即将同时掉入深渊之时,白枫突然狂吼一声!

“我们一起拼尽全力去寻找幸福吧!”

可能是吼声的作用,白枫身体一轻,整个人突然借力跳上悬崖,狠狠撞上即将跌落悬崖的王雨桐。

在猛烈的相撞下,王雨桐不自觉向后退去,而刚刚上岸的白枫脚步踉跄,几乎是他推着王雨桐后退。

脚步不稳的王雨桐跌倒在地,白枫只觉身前一空,没有支撑的双腿瞬间软下去,整个人压在王雨桐身上。

“唔……”

王雨桐吃痛,正要扶白枫起来,却发现白枫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失声啜泣。

眸中一暖,王雨桐轻轻抱住白枫。

回想起刚刚白枫的吼声,王雨桐眼中充满眷恋与不舍,因为那句话,正是《银河铁道之夜》中乔班尼对康贝聂拉说的话。

她缓缓闭上眼睛,露出满足的微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