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序幕:卑鄙的杀人犯(完)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772字
  • 2020-08-17 19:46:24

随着王平脚步声由远及近,隐藏在桌底的白枫眸中凶狠之色愈浓。

他用尽全身力气抓住即将涣散的神智,唯有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敲响活下去的警钟。

强忍喉头温热的腥甜,他攥着小刀的手都在颤抖,头上的桌面上,摘眼器正安静地躺着,两根针尖上,阴芒流转。

不能发出声音!绝对不能让王平生疑!即使痛死在这里!

牙齿狠狠嵌入唇瓣,浓郁的液体凝成珠子缓缓淌下,即使胸腔炸裂,呼出的气体烫得发晕,白枫依旧一声不吭。

因为他知道王平的狡猾,即使眼眶烫到快要将眼珠融化,他依旧死死咬着牙关,看向王平的来向。

他一定知道我在这里,但我的机会,大概只有一次到两次吧……不,很可能只有一次,铁棍就会落下。

汗毛倒立,胸口与衣服仿佛已经黏在一起,但白枫依然颤抖着伸出双手,似是在比对着什么的距离。

脚步声戛然而止,王平双眼微眯,脑内的暴走被他强行抑制下去。

太安静了!

除了铁棍的滑动声和皮鞋的拖沓声,一点动静都没有,连些许急促的呼吸都听不见。

若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军人或警察在这种情况下蛰伏待机他倒是相信,但是一个年仅14岁的少年,心智和忍耐力都远逊于成年人,竟然能忍得住胸口撕裂的痛苦?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少年已经死了,要么,就是有什么阴谋。

就在王平停下的一瞬间,白枫脑中一白,他发现了?不可能,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他应该是看不到我的……

白枫突然一顿,失去太多血液的他呼吸特别困难,而他又不能发出声响,只能小心地控制呼吸,以短而轻但却快速的方式呼吸着空气。

肺部的灼烧可以忍耐,但胸口的伤口却在快速呼吸的牵动下裂开,灼热的液体喷涌而出,洒落在地。

糟了!

溅落在地的血液不自觉发出“嗒嗒”的声响。

白枫有些绝望,这个声音会让本就怀疑的王平心中疑虑更甚,只要王平不动,他就会被耗死在这里。

此时白枫大脑开始昏沉,连续失去大量鲜血的他氧气供应已经不足。

天在动,地在转,白枫知道,自己恐怕在劫难逃,不是输给王平,而是输给他自己的身体。

会不会有奇迹呢?好痛苦,手脚开始发麻了,大脑也不听使唤了,有没有人,有没有人能借我一点运气!

白枫噙着泪水,死死瞪向王平的方向:来啊,来杀我啊,我就在这里!

“卡拉——卡拉——”

白枫突然愣了,王平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

希望总是美好的,它可以让濒死之人拥有超越人类极限的力量。

白枫的手也不抖了,大脑内的思路也变得清晰了。

他将自己的一切抛到脑后,在这一刻,他没有伤痛,没有苦难,只能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原本王平的确是想静观其变的,因为突然诡异的气氛让他无所适从,这是一种直觉,对危险的敏锐感知。

他开始回忆刚刚抡飞白枫的时候,那时,他听到了除白枫落地之外的一丝不和谐的声音,而在白枫起身的瞬间,那种不和谐的声音他又听到了。

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铁片刮在地上的声音、又被捡起的声音。

是那柄切断电线的小刀?

王平不敢确定,因为他知道,刚刚攻击白枫的地方是他自己的实验台,那上面可有不少杀人的东西,最糟糕的是,他偏偏还嘴欠地和白枫通通介绍了一遍,也不知道这小鬼听了几分。

迷雾,这次又笼罩在王平心头,尽管他知道白枫大概的躲藏位置,但是,太反常了,只要一想到白枫拼命忍痛的画面,他就不自觉脊背发寒。

到了山穷水尽的处境,即使是个普通的成年人,也不会刻意忍痛吧。

这个小鬼,究竟在盘算什么?

然而接下来血液的迸溅声彻底打消了王平的疑虑。

他一定是容器!而且还是没有收获种子的容器!

“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隐藏得这么深,但是游戏已经结束了,刚才受了那么重的伤,又流了那么多的血,现在的你恐怕连抬手都做不到吧。”

王平自信地朝白枫的方向走去。

可以不费出灰之力干掉一个容器,lucky!

他知道白枫可能还有行动能力,但是人类是有极限的,就算再精巧的杀人工具,也会败于颤抖的手。

现在想想,在重伤的情况下,最适合白枫用来攻击自己的,最具有杀伤效率的,也只有那柄小刀,但,对他自己来说,却并不致命。

年龄的差距导致身高的差距,白枫根本够不到他的要害。

在判断出白枫是容器后,王平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杀意,因为隐藏起来的容器可不那么好找。

面对王平的挑衅,白枫充耳不闻,他现在只能听到王平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其他,不在大脑的处理范围之内。

“卡拉!”

这次王平已经走到白枫面前,两人的距离不足20厘米,仅仅隔着一张桌板,可以说,这个距离就连对方最微弱的呼吸声也可以听到。

“去死吧!”

机会!

在听到铁棍抬起的破空声时,白枫立刻暴起,相比于沉重的铁棍,小刀更为轻便。

拜托,一定要中啊!

此刻的白枫用出百分之一千的专注,甚至可以隐隐透过黑暗看到王平皮鞋的轮廓。

“噗嗞——”

是刀入肉的声音,白枫一刀狠狠刺在王平的脚背上,刀口处,“噗呲噗呲”地喷着污血。

王平吃痛,但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内,即使受一点轻伤也无所谓,诛杀这个容器才是首要!

你已经没有攻击手段了,去死吧!

破空声响起,就在铁棍落下之前的瞬间,失去大量鲜血本该行动缓慢的白枫却奇迹般地抓住了那一瞬间。

顿时,白枫眸中精光四射,一条40厘米的红线出现在他眼中,从王平的左脚连到右脚。

“噗嗞!”

刀再入肉,径直插入王平另一只脚的脚踝。

刺痛传来,本来可以支撑身体的脚全部受伤的情况下,王平不自觉地顺着铁棍抡下的方向倒去。

就在王平心头肝火正盛之时,突然眼前一凉,他便失去了知觉。

“嗡嗡”两声,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响起,王平的身体抽搐几下,最终归于平静,趴在桌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咳咳……”

白枫连呕几口喉头的污血,一边身体疯狂抖动,一边低笑着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知道人的两脚之间,生与死的界限是多少么?咳咳……40厘米!你知道人眼睛的上下距是多少么?12毫米!上帝选择了我!咳咳……”

白枫突然连咳不停,大口大口的血液被吐出,神智愈发模糊。

“钥匙……钥匙……”

此时白枫哆嗦着爬向王平的尸体,他好冷,劫后余生的轻松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超负荷使用自己的身体。

一开始,是他被王平步步紧逼,可以说,已经到了玩弄的地步。

但是被王平铁棍砸倒的瞬间,他突然意识到这场游戏中王平唯一一次露出的微不足道的破绽,那就是在放学后偏僻的小路上,王平并没有追他,而是放任他逃跑,并在中途换上女装。

虽然自己当时的确慌不择路,甚至往早上撞到王平的路口跑,然而事实上,那条小路不但有树枝做掩护,还有其他的岔路口,王平如何有自信可以如此悠哉悠哉地化妆,放任自己跑掉呢?

或者说,这种执着于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怎么会允许玩物逃离自己的视线?

结合断电之后,王平的种种自信来看,他判断,王平可以通过感知地面的震动来锁定猎物的位置。

虽然很不可置信,但是他没有选择,只能以此为诱饵引诱王平前来,摘眼器的陷阱也是设计好的。

实际上,能杀死王平,运气成分很大,一是要引诱王平走到小刀能插入的范围之内,二是小刀准确地插入王平的脚踝,三是在王平跌倒的瞬间,眼睛正对摘眼器。

正如白枫说的那样,他先是赢在对两脚之间40厘米的判断上,后是赢在对眼睛上下距12毫米的运气上,是上帝选择让他活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