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发展:暴动的别墅区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284字
  • 2020-10-14 16:00:11

“如果我说,当年那场行动,除你之外还有人活着呢?”

“你说什么!不可……”突然,刘焜猛地看向墓碑,脸色阴晴不定,“是谁?”

“孙天磊,同时也是我们要找的方青柏!”

“不可能!不可能是班长!当年我亲眼看着他牺牲!”

“眼睛是会欺骗你的,至于这件事背后有没有深层原因,我就不知道了。”白枫深知惯性思维的可怕,错误的判断自然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刘焜呆了很久,似是在消化白枫的情报,又好像在回忆当初接头时的细节。

“今天到这里吧,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班长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白枫没有明说,他怕刘焜会拒绝,因为他已经答应了刘焜的妻子。

第二天,两人乘车来到别墅区。

门内,女主人正给花浇水,但是她神色有些恍惚,经常一发呆就是好几分钟,随后才意识到这片花圃已经浇过水。

当刘焜看到女主人的瞬间,眼睛瞪大,随后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飞扑向母亲怀抱,他眸中更是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刚退一步,就被白枫拉住。

而这时,女主人仿佛注意到门口的异样,转过头去。

四目相对,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震惊与痛苦。

“我……”刘焜只想逃离,却被白枫死死拉住,但是白枫哪里真拉得动,被刘焜拖着走。

“站住!”

背后传来一声吼叫,刘焜不由得停下脚步。

“十年了,你躲了我整整十年!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随着脚步声渐渐靠近,刘焜也转过身来,但他依旧不敢直视爱妻的面庞。

“我现在身份特殊,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

刘焜看向妻子时,却发现泪水早已冲破大堤,他此刻竟升不起一丝怒意。

“你混蛋!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可以忍受没有丈夫,但是小寒呢?小寒可以没有父亲么!”

“爸爸……”

这个时候,一直缩在母亲身后的刘亦寒才弱弱地出声。

白枫很头疼,虽然他有想过刘焜一家重逢的场面,但是双方的复杂情绪让他不能理解。

刘焜不想拖累家人卖身风云是对的,而刘氏想要家人陪伴也是对的,但是两个都对的人却导致一个错误的结果。

这时,一辆熟悉的车停在门口,刘谭从车上走下,当他看到刘焜时同样震惊得无以复加。

白枫推了推刘焜,刘焜这才会意。

“老班……”

就连刘焜自己都觉得诧异,明明他应该恨透了这个叛徒,做梦都想杀掉他为兄弟们报仇,但是再次见面,恨意却锐减九分。

“你还活着。”

刘谭索性也卸下戴了十年的面具,他看向白枫,苦笑道:“你就是白枫吧?真没想到,仅仅是一丝气味,你就能查到我的真实身份。”

他很了解刘焜,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刘焜对自己的死深信不疑,不可能查到这些。

“天磊,你不是说阿焜在任务中牺牲了么?怎么……”

“牺牲的人是他才对,你利用了我,对么?”

刘谭没有否认,身为领导者,他深知自己部下的秉性,正常情况下,他们是不会草率出手的,但如果,是他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这种愤怒与憎恨就会让人变得盲目。

尤其是,死在最尊敬他的刘焜面前,就算其他人能保持克制,也会被重感情的刘焜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曾经说过,你太重感情了,这是优点,也是致命的缺陷。”

“为什么?”

“我现在有钱有势,这就是理由。”

“放你娘的屁!直到现在你还不说实话么!当我是傻子不成!”

一旁的刘氏也听出些许意味,但是这些年刘谭对他们母子可谓掏心挖肺。

小寒没有父亲,刘谭就当小寒的父亲,她没有依靠,刘谭就是她的依靠,而且刘谭的行为举止都十分克制,从心底尊敬她这个单亲母亲。

一年的伪装叫伪装,十年,整整十年啊,十年的陪伴,刘谭甚至没有婚娶,错过了最青春的时光,是害怕多了妻子后对她们母子的关心就少了么?

她不知道刘谭是怎么想的,但是十年尽职尽责的陪伴,就是块石头,也该感化了。

她说不出责备的话,哪怕刘谭欺骗了她。

“十年前,我在调查红河研究会时身份暴露,由于时间紧急,军首命我假意投敌,伺机待命。”

“也就是说,兄弟们被联合政府给卖了,对么?”

“准确地说,你们是我打入敌人内部的投名状,我愧对你们,但不想浪费你们的牺牲。”

见刘焜将信将疑,刘谭笑了:“阴谋论这种东西不适合你,你要知道,如果政府真的出卖你们,万一这件事泄露,谁还肯为政府卖命,再者,政府不会养寇为患,而是在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逮捕以薛战为首敌恶势力的核心人物,将整个蓝星集团一网打尽!”

“你可知,七月三十号之后,我什么都没了,兄弟、家人……”

“待任务结束后,我自绝于你母亲墓前,给你和兄弟们谢罪!”

“恐怕来不及了。”白枫突然插嘴。

“什么意思?”

“周围有人包过来了,很多人。”白枫面色凝重。

刘焜刘谭一惊,看向路边,不知何时多出一排车。

刘谭反应最快:“不好!boss要对我动手了!快卧倒!”

话音刚落,车门打开,很多拿着武器的人出现,对准刘谭几人疯狂扫射。

关键时刻,刘谭立刻扑倒刘焜妻儿,刘焜和白枫立刻躲到栅栏后掏出枪械。

“快进去!这里我们顶住!”刘焜疯狂地吼道。

刘谭看了眼刘焜,点点头,带着两人在地上匍匐。

“他们这是……”面对敌人的疯狂射击,刘焜被逼得头都伸不出来,更别提射击了。

“红河会的人!”白枫咬牙。

“他们难道知道我们的行踪?”

白枫神色一变:“不,应该不知道,他们很可能想让方青柏顶罪!”

“那也要政府相信才行!”刘焜刚想露头,疯狂倾泻的子弹瞬间将他逼回掩体。

“所以他们动用这种近乎疯狂的袭击,目的就是为了震慑政府,大不了鱼死网破!而如果居民损失惨重的话,政府很容易被构陷,别忘了,红河研究会的试验品还没参与行动,万一蓝星集团被逼急了,很可能导致飞鸟市及周围市区再一次陷入黑暗时代!”

刘焜这才警醒,敌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输了就会认输的那种,而是狡猾残忍、不惜让世界陷入黑暗的畜生!

如果说吸毒者是魔鬼的话,那么贩毒者就是恶魔,不将人榨成人干不罢休的恶魔!

然而此时白枫心中仍有疑惑,那就是:敌人动用这么极端的方式,真的只是狗急跳墙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