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序幕:卑鄙的杀人犯(7)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96字
  • 2020-08-16 15:59:53

一间布满银色的精密机器的房间内,灯光柔和地洒下,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坐在监视屏前输入更改着各项参数。

中途,男人停了下来,看向其中一块屏幕,皱着眉头推了推眼镜。

他视线中的那块屏幕里,正是王平即将手刃白枫的画面,不同的是,屏幕中并不是黑暗的,能清清楚楚看到两人所有的行为。

就在男人疑惑的时候,自动门打开,助手急匆匆赶了进来。

“博士,试验品出问题了。”

将手中的资料放在桌上,助手继续说道:“我们原定的五号试验品是一个强奸妹妹、在法庭上公然对抗法官、被判处死刑的14岁少年白枫,然而白枫的父母知道后,花重金偷梁换柱,保下了白枫,被替代的五号试验品,名叫安星宇,只是个普通的少年。”

“哒——哒——”

被唤作博士的男人一边翻看资料,一边用手指缓缓地点着桌面。

没一会,敲打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是我那个不争气的舅舅泄的密吧?”

“这……”助手心知肚明,却不敢说出来,他不确定博士会如何处理这件事,真要被博士迁怒,他哭都来不及。

博士摆了摆手:“真以为能瞒过我,就能瞒得过所有人么?”

助手突然心中一寒,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小何,带上执刑者去把我那个贪得无厌的舅舅处理掉,记住,要将他这些年来贪污的所有资产榨干,充当实验经费。”

何凡心中一抽,他没想到这位刚刚上任的夏落夏博士竟然如此狠辣,他本以为夏博士最多派一只猎犬处理此事,却没想到派出的竟是组织内以残忍著称的执刑者。

“那、那那对夫妇……”

“随便派只猎犬让他们人间蒸发……唔,我记得十三号试验品已经通过实验了,这个任务就派给她吧。”

“是!”

“至于这孩子的父母……”博士瞥了眼监视屏中宛如死鱼一般倒在地上等待死亡的五号试验品“白枫”,“按组织规定的最大限额发一笔抚恤金。”

“明白。”

何凡正要离去,却又被夏博士叫住。

“小何,通报整个基地,过去发生什么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以后,谁再敢违背风云的规矩,别怪我翻脸……嗯?”

夏博士的余光瞥到,监视屏中,五号试验品突然站了起来。

有意思,这样的毅力可不是普通的14岁少年能拥有的,况且,他还只是个没有种子的容器。

“那,博士,我去了?”

博士不耐地摆了摆手,示意何凡可以离去。

——————————————

“你真的不在意么?”

体育课上,两个孤独的身影躲在树林的阴翳,坐在操场边缘的斜坡上,看着自由奔跑、欢快玩耍的孩子们,尽管,他们也是孩子。

“在意什么?”王雨桐侧过脸,看向认真发问地白枫。

“他们背地里说你是丑女,带来死亡的巫婆什么的。”

“嗯——”王雨桐欢快地拖着长音,“那你呢,不介意我这个沾染尸体晦气的丑女么?”

“我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比和他们的感觉要真实得多。”

“那我就不介意喽。”王雨桐痴痴地笑出了声,踢踏着的小腿都变得愉悦起来。

白枫微微皱眉,他不理解王雨桐的意思,但感觉她好像已经回答完了这个问题,又不知该如何再问,只能闭上嘴思考王雨桐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爸爸是刑警,所以我可能无意之间沾染了爸爸身上的味道。”见白枫蹙额,王雨桐解释道。

沉默……

王雨桐并没有着急,因为她习惯了白枫的节奏,说着说着就会突然思考的沉默。

“是真实的味道么?”

良久,白枫才挤出这么一句。

“呐,知道么?为了抵达幸福的彼岸,就要充分感受人生的苦难与悲伤,这可能是上帝的安排吧。”

“上帝是谁?”

“全知全能,最接近真实的人哦~”

——————————————

经历苦难与悲伤,就能感觉到幸福么?雨桐,你到底是有多坚强啊,配不上做你朋友的,是我啊……

往事如走马灯一般穿梭在白枫眼前,从撞到王平开始,到被跟踪,被欺骗,陷入险境,环环相扣。

“原来是这样,咳咳……”

意识重新回归,痛苦紧紧箍着白枫脆弱的灵魂,不让其消散。

肺部仿佛变成被吹胀的气球,稍微吸进一点空气,都有刺痛的、即将爆炸的感觉。

通过声音,白枫能感觉到,王平依旧保持着缓缓举起铁棍的动作。

才一秒不到么?

白枫有些自嘲,原来刚刚的记忆都在一秒之内闪过的,是看到我要死了,所以万能的上帝奖励给我的时间么?

活着,还真是痛苦……

白枫想起身,却发现浑身如散了架一般,动一根手指头都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耳边突然尖叫一声,然后痛得失去力气。

泪,不停地流,此刻唯一能让他感觉到安心的,就是回荡在耳边的雨桐的话。

“呵……呵呵……”

痛到发抖的意识开始扭曲,极速旋转,扭成麻花状,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到——

感受苦难与痛苦,然后享受名为真实的快乐吧!

此时白枫站起了身,哪怕浑身抖个不停,他咧开嘴,狂笑声仿佛卡在嗓子眼里,“咴儿咴儿”地笑着,眸中流露出择人而噬的瘆人光芒,仿佛有什么在瞳孔内极速汇集着。

听到起身的声音,王平神色一变,手中举起的铁棍停了仅仅一瞬,然后瞄准声音来源,狠狠砸去。

王平能预感到,即将有鲜嫩的汁液迸溅开来!

“当——”

爆裂声伴随火星飞舞炸响!

王平拿着铁棍的手颤抖着,此时空气中仿佛还有铁棍“嗡嗡”的震动声。

头一偏,王平立刻锁定逃往杂物堆积处的白枫。

他越来越兴奋,挨了他刚刚一下闷棍还有力气悄悄逃跑的人,他生平仅见,白枫的坚韧让王平每个毛孔都散发出愉悦的轰鸣!

啊,好舒服!

无数刺激神经元愉悦的物质疯狂在大脑内暴走、炸裂!

“小白兔,藏好了么?我要来了。”

病态的呻吟声传遍仓库,仿佛空气中的煞气都染上了一层红雾。

殊不知,此刻的白枫也悄悄躲在一张桌子下面,眼中疯狂之色愈发浓烈,期待地看向王平声音的来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