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发展: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685字
  • 2020-10-13 15:31:18

下午,白枫来到刘焜住处,发现人去楼空。

随意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同时白枫脑中不断思考、设计明天的计划。

从线索上看,方青柏,也就是孙天磊应该和刘焜有着很深的交情,也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

蓝星集团总公司大楼。

“你看起来很憔悴嘛,怎么不躲着我了?”

屏幕中,红河会会长没有理会艾薇儿的挖苦:“不论我们采取什么行动,你们都会配合我,对么?”

艾薇儿掩唇轻笑:“只要你付出足够的代价。”

“哼!boss已经和你们博士谈过了!”

“那就没问题,还有……”

艾薇儿刚要提蛛窠的事,视频瞬间被切断,她气得直跺脚。

而另一边,挂断视频后,红河会会长掐了掐鼻梁,这段时间警方的行动极为迅猛,让他焦头烂额。

不过,在得到boss的命令后,他决定发挥一下红河会最后的余热,顺便震慑一下警方。

“将余部召集,明天开始行动!”

一条条命令下发,红河会会长眸中冰冷而又无情。

“青柏,对不住了!”

——————————————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刘焜刚回到住所就发现了白枫的存在。

“我需要知道十年前你们对蓝星集团采取行动的内幕。”

“呵!”刘焜冷笑,“你说让我给你五天时间,我等了,现在又要套我的情报?白枫,你不觉得脸皮发烫么!”

白枫微微一笑,起身落地:“当然不是在这里讲。”

“什么意思!”

“去一个你会说实话的地方讲。”

——————————————

西陵公墓。

刘焜将信将疑地跟随白枫,一路上,全是淮大学生的坟墓。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他们染毒已深,已经废掉了。”

“哦?”

面对讽刺的结果,刘焜没有多做评价,直到白枫停在某个墓前祭拜。

在祭拜曾经的同学么?

当刘焜看到墓碑上的铭文时,瞬间呆住了,因为眼前的墓碑上,“郑芸”二字让他如遭雷击。

白枫拜了拜,转过身:“你该不会觉得我无缘无故带你来这里吧?”

“扑通!”

刘焜跪倒在墓前,眸中神色急剧变化,面皮隐隐在抽动。

“唉,罢了,本来不想让外人掺和我的事,好吧,我告诉你。”

刘焜深情地盯着母亲的墓碑,开始讲述。

“约瑟尔平原圣战后,政府对蓝星集团给予高度重视,从其他地区秘密抽调10名警察和飞鸟市警察局局长对接,展开了一场针对破获蓝星集团非法盈利的行动。”

“但结果你也知道,由于叛徒的出卖,行动小组计划失败,惨遭屠戮,而那个叛徒正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本是同一期进入军队,但是他没有入选,被分配到公安系统。”

“本来军方是不打算出手的,但是在那之后,发生了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试验品外逃事件!”

突然,白枫心头一惊,试验品外逃,难道说……

“没错,正是你想的那样。”看到白枫诧异的表情,刘焜就知道白枫意识到了。“根据我们的调查,红河研究会制造出一种缺陷极大的怪物,这个怪物先是杀了研究人员,然后逃出实验室,一路为非作歹,杀人如麻。”

“最严重的便是姜堰区,死亡人数占了九成以上,后因力竭被红河研究会回收。”

“你听说过隐谲么?”

白枫皱眉,他不明白刘焜的意思。

“那就是没听说过,也对,你入世尚浅,我告诉你,隐谲是联合政府手下的战士组织,归军方统辖却又独立于军队体系之外,由高到低分天、地、玄、黄四等,我当时所在的组织正是隐谲,军阶是黄阶。”

“黄阶指的是没有特殊能力,却能与战士抗衡的士兵。”

“面对蓝星集团的猖狂,军首下令,命我所在的班秘密潜入飞鸟市,查清蓝星集团的组织结构,寻找他们的犯罪证据,并从根本上摧毁蓝星集团。”

“类似的任务我们执行过很多,班长很轻松地就潜入蓝星集团,一切都很顺利地进行着。”

“但是,在一次秘密接头的过程中,我亲眼看到班长被狙击,子弹直接爆掉班长的头颅,但我却不能过去为他收尸。”

“后来我才发现班长给我发过一条消息,原来他早就知道敌人发现了他的身份,故意早接头时间半个小时到接头地点,同时,他也告诉了我敌人秘密实验室的位置。”

“七月三十号,正是我们针对敌人实验室行动的日子,但是等待我们的,不是蓝星集团的研究人员,而是惨烈的爆炸,一个卑鄙的陷阱。”

“我因为被安排把风,阻止敌人逃脱的缘故仅仅被炸断两条腿,而进屋的兄弟们全部罹难!”

说到这里,刘焜面色沉重,仿佛那场爆炸就在眼前,他却无力阻止。

“你可能不知道,我加入隐谲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任务的奖金。”

刘焜苦笑着起身,眸中泪液涌动,他温柔地抚摸着墓碑:“为了凑够我病重母亲的医药费,为了我妻子不再那么操劳,为了我儿子能上得起学。”

讲到此处,就是这位硬汉,也不禁潸然泪下。

“可是那场爆炸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兄弟,我的家人……”

白枫自认也见过不少人的泪水,但是刘焜的哀恸声却让他心底发慌。

生活的重担竟然可以压垮像刘焜这样的硬汉。

白枫不禁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们是不是也是为了生活才把自己卖出去的呢?

但是转而,他的眸子中又变得冷酷而残忍。

不一样的,他们比焜叔要卑鄙得多!

刘焜宁愿委屈自己也要让家人过得好,战士的任务可危险得多,可以说,刘焜一直在搏命。

而反观自己的父母,白枫沉默了,有什么困难需要以卖掉亲生儿子为代价的?

呵,孩子这种东西,没了再生一个不就可以了?最重要的还是钱啊。

越想,白枫就越烦躁,十四年的相处,十四年的亲情,竟然抵不过生活带来的压力。

我只不过是个孤儿罢了!

明明拥有温馨的过去,白枫却不得不与这些过去道别,甚至厌恶,觉得恶心!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一个失去双腿的人,有什么颜面回家,继续增添妻子的负担?也是因缘巧合,风云竟然愿出高价买我这种残废,我索性就将灵魂卖给风云,钱都打入我妻子的账户,想必有这些钱,她应该过得很好吧。”

真的很好么?见过刘焜妻子的白枫心底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现在甚至连家人是什么都不明白了。

“本来我以为当初那场爆炸,是有内部人员为蓝星提供消息,但是根据我这些天的调查,我越发地觉得,我们班就是政府送上去去死的炮灰,为了堵住民众的嘴,为了延续蓝星集团的命!”

“什么意思?”白枫不能理解,既然联合政府一开始就打算处理掉蓝星集团,又为什么不想让蓝星集团毁灭呢?

“那我问你个问题,如果十年前,蓝星集团被处理掉,政府能得到什么?”

“新型毒品的制作技术?又或者是红河研究会的研究资料?”白枫试探性地回答道。

“还有一个近乎空壳的公司,而且联合政府自己不能贩毒。”刘焜补充道,进而继续追问,“那现在呢?可以充盈国库的财富,丰富且种类多样的研究资料,还有为民众除害的名声!”

“可笑蓝星集团自视甚高,以为政府会顾忌其他家族,不敢对他动手,殊不知,它只是一只养肥了待宰的猪,现在正是收割的时候。”

听到这,白枫突然瞪大眼睛,自从和夏落博士通话后那股奇怪的感觉逐渐明朗,他终于意识到夏落博士话里的意思。

不是返回基地有危险,而是继续调查下去才有危险,但是他又不想落下口实,于是用话术引我继续调查!

看着信誓旦旦的刘焜,白枫心底的不安越发强烈了:也许,焜叔的任务并不是偶然,难道说夏博士在下一场大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