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发展:击破幻境与红河会的暴露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3379字
  • 2020-10-07 17:04:58

1103号房内。

白枫灵巧地躲避着两个僵尸的攻击,心中想着对策。

对付这种死亡后触发能力的怪物,难就难在对方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无法用“杀死”这种方式阻止。

而且,如果说红河会干部拥有能力是正常的话,那为什么连同那个女人都有变成僵尸的能力?

突然,白枫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虽然男人也在张牙舞爪地攻击他,但身体却有意地挡住窗户,阻止他逃跑。

有智慧么?或者说是被人操控的?

此时白枫心头大惊,连忙打了个滚躲避女人的攻击,然后四下张望。

“轰!”

女人的拳头宛如铁锤,瞬间,地板龟裂,木屑飞溅。

一枚锋利的木屑从白枫侧颊切过,顿时,一抹温润顺势流淌。

然而白枫却没有擦拭的心思,刚刚的轰鸣声让他想起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刘焜的枪声迟迟不到。

劲风呼啸,眼看一记铁拳离眼睛越来越近,白枫汗毛倒竖,一记铁板桥堪堪躲开拳头,然后手脚一松,摔倒在地,滚了几个圈。

哪怕在生死边缘,白枫依旧没有停止思考,他在脑中模拟刘焜和自己所处的位置和窗口的宽度,然后得出刘焜一定能狙到男僵尸的判断。

迟来的枪声,以及剧烈轰鸣声下安静的门口,将一切线索串联起来,白枫笑了。

这是幻觉!

不愧是红河会的干部,随行都有战士保护!

环视四周,白枫并没有看到敌人的半点影子。

近战能力很差么……

白枫的判断并非没有依据,如果对方有着如百色一样出色的格斗能力,那么至少可以阻止女人的死亡,而且一直用幻境与他周旋这点也足以说明对方的心虚。

其实白枫还是想多了,屋内隐藏的敌人并非是为了保护男人,而是通过能力让男人享受更强烈的快感,增加情趣的,被白枫突然袭击只能说是歪打正着。

对付幻术类的敌人,白枫还算经验丰富,只要不相信,幻境所产生的一切后果就都不存在,幻境不过是一种让被困者自己杀死自己的戏码。

但是知道归知道,五感会不自觉地接收幻境的信号,并传输给大脑,这是白枫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的,也就是说,对方幻境的迷惑能力很强。

如果这种情况下被僵尸打伤或者打死,那么大脑真的会默认肌体已经失去生命体征,从而被杀死。

好难缠的能力,如果知道她在哪里就好了。

白枫咬牙,四下里环视,奈何敌人隐藏得很好,幻境滴水不漏,不给白枫任何机会。

如果我弄出声音,引门外的保镖进来,会不会让幻境出现一丝破绽呢?

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中就被白枫否决。

不行!焜叔说过,这些保镖都带着枪,就算那时幻境能露出破绽,逃跑的速度也不可能快过子弹的速度。

等等,为什么敌人不直接叫外面的保镖呢?

面对攻击越来越狂暴的僵尸,白枫嘴角微微翘起。

不管是什么原因,有立刻杀掉敌人的方法而不去做的话,无异于将刀子递给敌人。

攻守之势要转变了!

即使白枫依旧没有办法破除幻境,但他就是有这种自信,如果连给的机会都把握不住,那么活该死在对方手上。

一边躲避汹涌的劲风,一边再一次打量一成不变的房间。

幻境……

白枫猛然想起对付变成莉莉丝模样的百色的时候,百色是通过改变自身细胞和骨骼的位置进行伪装的,和幻觉还有些差别。

不经意间抬头看向窗户的上边缘,白枫知道在不远处的楼顶上,刘焜正看着这里,那么他看到的是怎样一副光景呢?

感受到体力的快速流逝,白枫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僵尸的攻击越来越凶猛,而白枫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此消彼长,磨也会被磨死。

喘息声越发浓重,又一次躲开僵尸的铁拳后,白枫缓缓抬头,眸中闪烁着狠厉之色。

我真笨啊!这个时候还在纠结焜叔看到的是真实还是幻觉!

幻境又不是法阵、结界这种不科学的东西,而是战士的能力啊!

想起之前在致远阁中的幻觉,白枫再一次对幻觉这个东西加深了印象。

所谓幻觉,就是要欺骗五感,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都需要媒介。

而刘焜正处于一个很难用这种媒介影响的地方,所以他看到的当然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敌人正处在刘焜的视角盲区!

要找到你了!

白枫估算了一下自己与刘焜的高度差,以刘焜的视角,能看到的地方大概在窗户上边缘50°到60°靠近窗户以内的位置,窗帘侧边缘15°到20°靠近中间的位置。

这样一来,范围便缩小到了窗帘外侧的两个夹角,以及距窗户2米到3米以外包括玄关的狭小区域。

西南角的盲区根本无法容纳一个人的位置可以排除,可疑的是西北角的桌子下,还有玄关方向的区域。

白枫犹豫了,因为他知道,出手的时机只有一次,一次不中,先不说对方会更加谨慎地隐藏行踪,就是枪声,也会引来门外的保镖。

冷汗从额头流下,至今为止,很多敌人都死在他手上,他也正是凭借实力和运气一路走到今天。

但是现在,他不敢赌,因为银色杀手中只有六发子弹,而剩下的区域却无法用六枚子弹覆盖,而且,试验品和普通人不同,无法掌控开枪的角度,也就是说,目前的胜算不足以让白枫冒险。

有没有方法可以继续将敌人的范围缩小?

白枫有些急了,他在想敌人会不会有什么心理上的偏好,比方说会躲在角落里,或是躲在玄关中。

但是这些想法太过于一厢情愿,把生还的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本身就是愚蠢的行为。

突然,一道灵光从白枫脑海中闪过。

有办法的,就是我第一次透过窗帘缝隙观察时的视角盲区!

那个时候窗户是关着的,我应该没有被屋内的致幻媒介影响到才对。

但是这个判断要基于一点,那就是从一开始敌人就没有移动过。

敌人真的没有移动过么?

迷雾扩散,逐渐笼罩白枫的大脑。

近战能力很差,只用幻觉消耗的谨慎,以及不屑于叫普通人帮助的高傲……

这种人,连一点风险都不肯冒,看似谨慎,实则愚蠢!

如果刚刚,敌人在白枫面对两个僵尸围攻的时候偷袭,那么有很大可能得手,即使现在,面对体力不支的白枫,敌人都没有一点出手的意思。

敌人的过分谨慎让白枫愈发确定,除非被威胁到,否则敌人是不可能自己改变位置的,因为移动有可能让幻境露出破绽,对方是不可能冒这个险的。

那么玄关以及以窗帘为中心,5-10°以内的范围也被排除,剩下的只有房间的三个角落。

人的肩宽大概在35-40厘米左右,胸口高度大概在20厘米左右,唯一难以确定的就是敌人的身高。

白枫大脑不停运转,在确定敌人的范围后,他并没有着急出手,反而想方设法提高胜率,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一次次危机中活下来的原因。

确定出枪的角度后,白枫瞬间体力不支,猝不及防之下,胸口被僵尸狠狠砸了一下。

气血上涌,白枫只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出,然后,他强忍痛苦,几个打滚来到房间西北角,寒光起,小刀交叉割了两下桌底后才发现扑了个空。

但是,还没有结束,白枫甚至连惊讶这种情绪都没有,反手抽出银色杀手。

“砰砰砰砰砰砰!”

六枪连发,白枫拼命地压枪,扫射房间的东南角和东北角。

突然,东南角处,一团绿色与紫色混合的不知名液体凭空流出,随后一个长着蝴蝶翅膀的女人浮现,她双手捂着腹部,不敢置信地盯着白枫。

在白枫“松、紧、松”的心理攻势下,蝴蝶女子最后一丝逃生的希望被掐灭。

白枫没有理会蝴蝶女子,三步并两步来到房门前,趁着保镖们还在懵逼的瞬间将门反锁,挂上门栓。

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完成这些后,白枫才捂着胸口往窗户的方向走。

这时,他才发现空中漂浮着无数亮晶晶的磷粉,而磷粉的来源就是蝴蝶女子的翅膀。

这应该就是致幻的媒介,而之前没有发现的原因就是玻璃上光的反射完美地掩盖了这些亮晶晶的磷粉。白枫的反应很快,立刻作出判断。

快步来到蝴蝶女子面前,刀口锋利的光芒仿佛择人而噬,蝴蝶女子惊恐地摇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只是……额……”

额头上疯狂摇动的触须瞬间停止,白枫已经切下蝴蝶女子的头颅,紫的、绿的连带腥臭的气味一股脑地迸发出来。

门口的撞门声愈演愈烈,白枫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既然没办法留下线索,那就让这里成为人间炼狱吧!

白枫一把扯过蝴蝶女子的尸体,用力旋转,只见无数形状各异的脏器被甩在白墙上,瞬间,整个房间腥臭味弥漫。

手一松,蝴蝶女子的尸体顺着窗户就被扔到楼下。

做完这一切后,白枫立刻调整腰带,从窗户跳出去。

看着楼下引起的骚乱,白枫邪魅一笑,眸中满是残忍与狠厉:这样,你红河会就彻底暴露在公众面前,那么淮大爆炸案里的邪恶组织是谁,也就呼之欲出了!

此时白枫虽然精疲力竭,但他不能停下,重力和罡风仿佛魔鬼一般折磨着他疲惫的身躯,想将他拖入万丈深渊,但是换来的却是一步又一步坚定的步伐。

到了楼顶,白枫利用滑轮滑回中汇商场大楼楼顶。

刘焜早已将武器收好,控制滑轮继续往倒钩的方向滑。

只听“咔”得一声轻响,滑轮将吊在栏杆上的倒钩挤了出来,就在倒钩做自由落体的瞬间,刘焜立刻扣下扳机,细绳疯狂地回收,不多时,所有痕迹都被刘焜收走。

“走吧!”

“嗯!”

白枫正要和刘焜一同离去,突然,他整个人蹲在地上,浑身抽搐,冷汗直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