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发展:指向刘焜的线索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995字
  • 2020-10-07 12:24:40

七点,好不容易送走钱绘萱,白枫疲惫地躺在床上。

歇息一阵后,白枫看了看时间,离和刘焜约好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于是又开始从众多郑芸之中查找线索。

没有!没有!全都没有!

查看八百多个郑芸后,白枫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眼看积分如流水般削减,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怀着犹豫不决的心思,白枫再次打开一个郑芸的信息,正当他准备关闭界面看下一个郑芸时,一条信息的出现让他的手指停下来了。

在众多生平事迹中,六个字对白枫来说极为刺眼。

“生有一子刘焜。”

白枫眼神微眯,如果不是同名同姓的话,那这条情报中隐藏的信息量有点大。

“刘焜,刘焜,嘶,刘谭!”

此时白枫脑海中立刻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难道说,这刘谭是焜叔的兄弟?

但是白枫看情报上,郑芸只有一个儿子。

或者说,是领养的?亦或是同父异母?

白枫虽然还不确定这个郑芸是不是焜叔的生母,但是唯独确定一点,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偶然,所有的线索都必将通往名为真相的大门。

“也就是说,刘谭说的那个朋友很可能是焜叔?”

对着刘焜母亲的墓碑祭拜刘焜好像也说得过去。

但是问题就在于,刘焜并没有死,而刘谭却以为刘焜死了,在每年的七月三十号祭拜。

推理到这里,白枫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摸到了真相的一角,但又有很多疑点想不通。

反复翻看郑芸的资料,白枫希望能找到更多蛛丝马迹来印证他的推理。

但是,索然无味的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唯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关于刘焜的那条。

看着看着,白枫心中突然有一丝违和感。

手指滑动逐渐缓慢,突然,白枫目光一凝,立马将刘谭的资料调出来,两相对比,他终于发现刘谭的资料少些什么了。

过去!

这就是之前白枫一直觉得违和的地方。

郑芸的资料较为详尽,从出生到死亡,从中能清楚地看到一个人的生命轨迹。

而刘谭的资料就很别扭,虽然从中也能看到人生轨迹,但是有关于过去的事少之又少,即使有也非常模糊,根本无法考证,就像是把一个完整的人生砍成两半,前半段用泥巴活活糊死的感觉。

白枫用手拄着下巴,眉头皱得很深。

要么他有意隐藏了过去,要么他这个人就没有过去!

想起刘谭之前的种种行为,白枫判断,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过去呢?

白枫嘴角微微勾起,然后,他给莉莉丝发了条消息。

“在么?帮我个忙。”

约摸有半个小时,白枫才收到回复。

“你这是请人帮忙的口气,讨厌鬼?”

白枫琢磨了一下,看莉莉丝的语气不像是要拒绝的意思,于是改口道:“请帮我个忙。”

“……没空!”

“欠你个人情。”

“说!”

“帮我查一下天泽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谭的整容记录。”

一条消息下去宛如石沉大海,又过了十分钟,莉莉丝才回复:“有空的!”

看了莉莉丝的回复,白枫这才安心。

没错,只有抛弃了过去的人才没有过去。

白枫很想看看,那张温和的面容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狰狞面孔!

——————————————

晚十点,白枫准时来到中汇商业中心。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这里的生意特别火爆,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白枫想从人群中找到刘焜无异于大海捞针。

突然,他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白枫转过身,熟悉的身影走过。

白枫会意,径直跟了上去。

“焜叔,这次怎么选这么热闹的地方?”

“目标在两条街外的世纪大酒店1103号,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上楼顶。”

两人并排走着,和那些来逛商场的普通父子一般无二。

“这次目标,门口有保镖把守,你要立刻悄无声息地处理掉敌人。”

“嗯,对了,焜叔,你有没有兄弟姐妹?”

“没有,你为什么这么问?”刘焜疑惑地看向白枫。

“没什么,之前在路上看到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

“这有什么,长得像的人很多,再说,我老家也不是这里,就算有兄弟姐妹,也不会跑来这边。”

“这样啊。”白枫双眼微眯,不再继续交谈。

来到楼顶,刘焜从角落里拿出一个黑色皮袋,然后掏出一杆枪,枪管是镂空的,而且前端并不是黑洞洞的枪口,而是类似箭头的尖锐物,箭矢的倒钩很长,看上去异常狰狞。

“嗖”得一声,箭矢发射,借助惯性,倒钩稳稳地钩在另一边大楼的栏杆上。

刘焜将线头这边的滑轮缠绕好,然后固定线头。

“1103号房在西侧。”刘焜一边组装枪一边说道,“我在这里掩护你。”

白枫抓紧滑轮,顿时,悬空的细绳荡了荡。

高空的风吹动白枫瘦弱的身躯,脚下万丈悬空,唯有白枫死命抓住的滑轮才能给他一丝安全感。

“必要的话,不然会留下线索。”

白枫回头冲刘焜点点头,刘焜会意,比了个大拇指后,开始操控滑轮移动。

“滋滋”声响起,白枫抬头看向滑轮,神奇的是,滑轮由两部分组成,当它滑动的时候,一部分用来放线,一部分用来收线,这样就能做到进退自如。

刘焜的操作很稳,一看就知道是精通潜入的行家,除了罡风还在割白枫的皮肤外,几乎没有任何阻力就来到世纪大酒店楼顶。

为了躲避监控,他采用莉莉丝曾经潜入办公楼的方法。

落定后,白枫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将腰带上的铁环拴在西侧的栏杆上,一点一点在90°的陡坡上往下走。

楼下,灯红酒绿,繁华都市的夜生活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没有人会发现头顶几十米的高空,有一个人影正悄悄地潜行着。

11楼,3号房近在咫尺,白枫小心地趴在窗沿,透过窗帘的一丝缝隙查看里面的情况。

只见一对近乎赤裸的男女。

看到此情此景,白枫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对付松懈的敌人总好过对付谨慎的敌人。

窗户是锁上的,但这难不倒白枫。

“噌”得一声,小刀抽出,白枫打量一下窗户的结构,然后一点点将玻璃切开。

白枫弄得很小心很仔细,生怕里面的人听到。

不过谨慎真不是人人都具备的,哪怕有一些细微动静传到男人耳中,他也毫不在意,毕竟,这里可是十一楼!

“啵——”

一声轻响,一块玻璃便被白枫切下,空隙刚好够手掌伸入。

将锁打开,白枫慢慢地推开窗户,小心地控制着腰带的长度。

双脚踩实,由于窗户被打开,一阵微风吹进了房间,窗帘轻轻摇曳着。

床上,男人一个冷颤看向窗边:“宝贝儿,你开的窗户?”

女人满脸红晕,轻轻拍了一下男人肥硕的胸肌:“讨厌,刚刚人家在做什么,你还不知道么。”

那声音媚得男人骨头都要松了。

但是该有的警惕男人还是有的,况且,小风一吹,该有的兴致也全都没有了。

“奇怪,窗户怎么自己开了,扫兴!”男人一路骂骂咧咧来到窗帘前,刚要拉开窗帘,一把明晃晃的刀口便冲他袭来。

“扑通——”尸体倒地,血液混合脂肪仿佛不要钱地往外流。

女人正想趁男人关窗户之际歇息一下,却被尸体倒地的声音吸引。

睁开眼,女人正要往声音来源处看时,只见一个陌生少年凭空出现在床边,眼角一瞥,正好看到倒在血泊之中抽搐的男人。

手起刀落,白枫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在女人尖叫还卡在嗓子眼里的时候就结果了她。

整个过程毫不拖沓,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惊动门外的保镖。

看着赤裸的两具尸体,白枫心中叹了口气。

“习惯还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拉开窗帘后,白枫将男人的衣服团在一起,蘸上血液,就在他要留下红河会的线索时,后背突然一阵劲风袭来。

整个身体在地上打了个滚,死亡之风呼啸着在他耳边吹过,他将将躲开袭击。

站定,转过身,白枫眯起双眼,因为他面前突然多了两个敌人。

只见刚刚被杀死的男人和女人从地上爬起,男人的肠子还甩在地上,女人的头一顿一顿的,仿佛随时都会掉落在地。

这难道是死亡后才会触发的能力?!

就在白枫震惊的那一瞬间,两只怪物咆哮着冲向白枫,悍不畏死!

不远处,刘焜正端着枪瞄准1103号房的窗口,然而他的枪上并没有狙击镜,只见他的瞳孔变成金黄的竖瞳,宛如苍鹰一般直视着白枫。

然而令他奇怪的是,从击杀完房间内的两个人后,白枫并没有撤退,而是上蹿下跳,仿佛在躲避着什么东西。

突然,刘焜心中一惊:难道说,房间内的情形和我看到的不一样?有战士存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