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发展:真情与套路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556字
  • 2020-10-05 17:03:25

“把蛛窠叫来。”

一声吩咐,其中一名手下立刻出去执行。

艾薇儿悠闲地喝着咖啡,她心中清楚,对方妥协了。

半个小时后。

“啊啦,大名鼎鼎的会长大人竟然会有求于我,我还以为自从那件事后,你就把小女子给遗忘了呢。”

刚刚踏入办公室,蛛窠立刻警觉地看向另一旁享受茶点的艾薇儿。

“你的煞气很重。”蛛窠神色凝重,与刚刚阴阳怪气的从容模样大相径庭。

听到蛛窠前后语气的转变,屏幕中红河会会长的眉毛动了动。

“感知很敏锐嘛,小妹妹。”风衣内,艾薇儿的尾巴躁乱地摇动着,在看到蛛窠的瞬间,她就食指大动,仿佛看到了珍馐美味,而且还是大多数食物无法比拟的那种美味。

不过目前,她的首要任务是完成爱德华博士的嘱托,其他一切必须为任务让步。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蛛窠呲出小虎牙,面目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不好意思小妹妹。”艾薇儿立刻收回目光,就在蛛窠逐渐放松下来的时候,艾薇儿又说了句让她毛骨悚然的话,“小妹妹,你能告诉姐姐你是怎么保养得这么美味么?”

“好了,艾薇儿,不要再逗蛛窠了,把她吓走了,谁给你找人。”红河会会长终于发话。

“人家只是对可爱的东西无法抗拒嘛。”见到顶级的食材,心情都变得明媚起来,艾薇儿的语气逐渐放缓,但她无法压抑心中的躁动,心想哪怕舔一口也是不错的。

但是看着瑟瑟发抖的蛛窠小可爱,艾薇儿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刚才红河会会长也说了,这位蛛窠小妹妹搜寻猎物的能力应该很强,如果舔舐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咬了一口,那任务该怎么办?

在美味与任务之间,艾薇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蛛窠,你替我找一个人。”

“替那个女人找么?”蛛窠冷哼一声。

“小妹妹,你知道没用的人是什么下场么?”艾薇儿笑靥如花:啊,真的好想豢养一只。

“找、找谁?”蛛窠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形势比人强,现在哪里有她选择的余地。

“白枫。”

“可以,不过你应该知道,我使用能力的代价。”蛛窠瞟了一眼艾薇儿然后往旁边移了几步。

“可以,你要多少只?”

蛛窠比了个“十”的手势:“十只。”

“这么多!”红河会会长有些讶然,“即使是黑市,短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货。”

蛛窠没有说话,只是赌气似的盯着红河会会长的背影。

“好吧,货我会在一天后给你送过去,你做好准备。”

蛛窠点点头,正要离去时,艾薇儿发话了:“小妹妹,还有一件事,姐姐我这个人比较懒,如果你找到白枫,而我到了你说的地点他却不在的话……”

“我、我知道了……”蛛窠慌乱地逃离办公室。

临走之前,她还依稀听到艾薇儿管会长索要她作为宠物的事,她一个激灵,不敢再停留,逃也似地离开了。

办公室内,面对艾薇儿的无理要求,红河会会长只能保持沉默。

良久。

“那有没有同型号的试验品,和蛛窠小妹妹差不多的?”

红河会会长无语凝噎,先不说研究会不归他管,就算他能管方青柏要,他也开不了这个口。

“咳咳,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视频一关,红河会会长果断跑路。

“哼!”艾薇儿不满地冷哼一声,琢磨着等任务结束后让博士给薛家施压,一定要把蛛窠小可爱弄到手。

——————————————

另一边。

白枫浑浑噩噩地回到家,直到按响门铃,他才发现钱绘萱没有跟过来。

白枫依稀记得,放学的时候钱绘萱好像跟他说了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压根没听。

不过也好,这样就没有人打扰他继续调查刘谭。

一下午的思考并非是徒劳的,白枫还是找到了一个线索,那就是郑芸。

八年前,古怪男人的朋友死于七月三十号,然后过了半年,郑芸去世后,男人才迁坟。

如果说男人的目的是用其他人的坟墓作为掩饰的话,那为什么要等半年之久?

所以,这个叫郑芸的人,有很大可能不是虚构出来的,而是确有其人,而且还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人。

但猜测终究是猜测,白枫甚至都不知道此人是被男人从哪里迁出的。

打开情报端,搜索郑芸。

整整数千页的数据惊得白枫眼球都快瞪出来了。

这时候,情报不足的问题就显现出来。

因为白枫对郑芸知之甚少,所以哪怕他要找的那个郑芸的信息就放在他眼前,他也未必知道。

而且,查看每个人的基本信息就需要固定100积分,详细信息会因人的保密程度而有所不同。

也不知道积分够不够……

就在白枫如火如荼地查找郑芸时,门铃响了。

“来了。”

邹沂打开门,钱绘萱欢快地跳进房间。

“你……”

还不等邹沂说话,钱绘萱便打断道:“爷爷奶奶,我是钱绘萱,是云杰的同学,来辅导他学习的!”

邹沂没有说话,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钱绘萱。

“怎么了,爷爷?”钱绘萱大眼睛眨啊眨,写满了无辜与灵动。

“没什么,进来吧,小杰在房间呢。”

“我来喽,小杰杰!”

换上鞋子后,钱绘萱一溜烟就跑进白枫的房间。

此时白枫正专注地查阅情报,突然有人闯入,他立刻关闭电脑,神色不善地盯着钱绘萱。

“偷偷打游戏被我发现了吧?”

钱绘萱笑眯眯的,眸中满是狡黠,但当她感受到白枫灼热的目光后,愣了一瞬,然后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噘着嘴慢慢退出房间,轻轻敲了敲房门。

“小云杰,你在不?”

看着钱绘萱气鼓鼓的委屈模样,白枫心好累,你跟她计较吧,人家已经用实际行动道歉了,你不计较吧,退一步还越想越气。

“不在。”白枫毫不留情,他算是看出来了,跟钱绘萱相处不能太惯着她,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

“你明明在!”

“那你还问!”

“哼,小云杰,不要把我的礼貌当成是对你的纵容!”钱绘萱双手叉腰,微微抬颌,一副神气的样子。

“突然闯入别人房间也是礼貌?”

“小云杰呦,太斤斤计较可是会被可爱的女孩子讨厌哦~”

“那请你尽情讨厌我吧!”

“嘿嘿,谢谢夸奖。”钱绘萱久违地露出小狐狸一般的神色。

白枫听后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不由得拳头紧攥:就不该给她蹬鼻子上脸的机会!

心中的无名火熊熊燃烧,但白枫还真不能把钱绘萱怎么样,这反而让他心中更加憋屈。

“太过心机的女孩子也会被男孩子讨厌!”白枫不甘示弱地反击道。

“哦?这么说你之前一直喜欢我?你在撩我?”

“才有鬼了好吧!话说我为什么一定要撩你啊!难道你之前也喜欢我?逻辑强暴啊!”白枫再一次破防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和钱绘萱待在一起就莫名火大。

“对啊。”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毫不矫揉造作的落落大方,直接让白枫原地愣神。

回过神来,看到钱绘萱像小狐狸一样的狡黠笑容,白枫气笑了。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

自己又被套路了……

白枫平静地起身,下床,往客厅走。

这丫头,有毒!

“你干什么去?”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钱绘萱一把拉住白枫。

被钱绘萱柔嫩的小手握住,此刻白枫心中毫无波动。

“吃饭。”

这样,就可以回归平静了吧。白枫这样想着。

“那我看着你吃啊?”

白枫,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