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发展:疑惑与合作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795字
  • 2020-10-04 17:08:54

“嗯?不是啊,我是替我爷爷来祭拜一下他的学生。”

“你爷爷是?”

“我爷爷是淮中大学的邹教授。”

“哦,这样啊……”

就在白枫松口气的瞬间,男人又说了句让白枫毛骨悚然的话:“叔叔还以为你是来祭拜自己的同学呢。”

话音刚落,白枫身体瞬间紧绷:是无心之言?还是说……别有用心!

“叔叔,你在说什么?我才初中啊,是慧谷二中的学生。”

眼看男人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而冷漠,白枫心中大惊:不会这么巧吧……

“也对,就算家庭是书香门第,也不会那么快就上大学。”男人重展柔和的笑容,半蹲下身,摸了摸白枫的头,“不过我蛮喜欢聪明的小朋友的。”

果然是无心之言么……

看着男人转身离去,白枫心中思绪很乱。

偶遇的男人很古怪,不但对着别人的墓碑祭拜另一个人,就连说出的话都感觉意味深长。

要不要调查一下他?

白枫犹豫了,按理说,想来墓地祭拜谁是个人的自由,而且淮大爆炸案过于轰动,几乎人尽皆知,几句话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但是,谨慎如白枫这般,还是决定对刚才的古怪男人稍微展开调查,没有结果最好,如果有蛛丝马迹表明对方与淮大爆炸案息息相关,那么……

白枫眸中杀意流转,缓步往门口走。

门口,守墓人老头正悠闲地抽着烟卷,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爷爷,刚才离去的那个穿西装的叔叔你认识么?他掉了一千联币。”

白枫一边晃着手中的一千纸币一边问道。

“刚刚出去的?哦,你是说刘谭吧,小朋友?”老头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像是被烟呛到了一样。

“嗯,爷爷你有他的联系方式么?我把钱还给他。”

老头听后苦笑:“这倒是没有,小朋友,要不你把钱先放我这,等他再过来,我再还给他,不过八成要等明年喽。”

听到老头的感慨,白枫心头一动:“爷爷,您的意思是,他每年都会来?”

“是每年的七月三十号。”难得有人愿意搭理他,老头也打开了话匣子,“不过今年他来得有点早,按往年来看,他是个很守时的人才对。”

七月三十号……

白枫眉头微微皱起:既然每年都会准时祭拜,那就说明这个朋友对他很重要才对,但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去朋友的墓前祭拜,反而在郑芸之墓前祭拜呢?

“爷爷,那个刘谭叔叔是每次都在那个墓碑前祭拜么?”白枫用手指向郑芸墓碑的方向。

“对啊,其实这个墓还是他从外地迁进墓园的,老头我当时还帮过忙哩。”

那就更奇怪了!特意将别人的坟墓迁到这里年年祭拜,而且祭拜的日子还和死者死去的时间不一样……难道墓碑是伪装?墓里收殓的尸体其实是他的朋友?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不论那墓里的人是谁,都能确定一点,那就是,对方要隐藏祭拜之人的身份。

“爷爷,你还记得那个墓是什么时候迁进来的么?”此刻白枫脑中突然灵光乍现。

十年前!一切的根源都从十年前开始,那这墓会不会也和十年前的某件事有所关联?

“我记得好像是……七八年前吧……”

令白枫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期待的答案。

难道我的判断错了?

“小朋友,你看墓碑上面有死者过世的时间,算一下就知道了。”

八年前!

白枫立刻算出时间,然后,他心头一动:难道说八年前真的有个叫郑芸的人过世了?

想来想去,白枫痛苦地捂住额头:不行,线索不够,即使靠猜测也无法还原一个完整的事件。

将钱交到守墓人手中后,白枫打车回家。

一下午,白枫都浑浑噩噩的,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面容总是在脑海中回荡。

神秘会引来窥伺,白枫就是这样。

中午的时候,他登录情报端搜索“刘谭”,搜索结果一共有几百页,花费几千积分后,白枫如愿以偿找到刘谭的身份信息。

刘谭,男,43岁,天泽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未婚,无女朋友,无不良行为,家住……

再正常不过的个人信息,除了43岁还没结婚这点。

但是总不能因为不结婚还没女朋友就怀疑对方吧……

看上去,这人生活上还挺检点,而且天泽机械有限公司和其他的中小企业一样,都和蓝星集团有一定的商业往来。

但是白枫觉得怪怪的,他总感觉这些情报好像少了点什么。

——————————————

蓝星集团总公司大楼。

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纤瘦女人出现在大门前。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么?”传达室的保安从窗户探出头来询问。

“如果我没有预约呢?”女子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那我不能放您进入,还请您谅解。”

风衣下,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只听“啵”得一声,保安瞪直了双眼倒在地上,额头上多出一个黑黢黢的洞。

“真是美味。”女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极近魅惑。

才刚走进一楼大厅,一队保安鱼贯而出,十几支枪管全部对准诡异女人。

“叫你们管事的出来。”谁也没有看见墨镜下,女子那双兴奋得骤缩的瞳孔,以及意犹未尽的渴求。

保安们面面相觑,他们似乎没想到死到临头了,这女人还敢这么嚣张。

双方开始对峙,就在诡异女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两个身着西装的员工从楼上走下,两人的电脑对接,顿时,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虚拟屏幕,一个男人的背影浮现。

“有什么事,说吧。”

“你是红河会会长?”

屏幕中的男人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藏头藏尾之徒,怪不得连待客之道都不懂,看起来,我要大开杀戒了。”

女子毫无顾忌,看着周围一排排食物,她迫不及待想逼对方撕破脸皮,然而——

“请这位小姐到顶层办公室。”

“是!”

两名员工让开道路:“请!”

倒不是红河会会长仅凭诡异女人的一句话就服软,只是到了他这个位置,礼仪这种东西算什么,如果对方真的有大能力,一时低头交个朋友也未尝不可,而如果对方只是虚张声势的草包,那么等待她的将是极其悲惨的命运。

两人一路引诡异女人来到顶层,沏好咖啡,端出茶点。

“阁下怎么称呼?”屏幕内,红河会会长依旧背对着女人。

“问别人的时候,难道自己不该自报家门?”诡异女人毫不留情地挑衅着对方。

“你可以随意称呼我,不过我总要叫你,代号也好,随你。”

女人冷哼一声:“我是爱德华博士手下C级猎犬艾薇儿·苏珊,这次找你,是让你配合我杀一个人!”

“谁?”

“白枫。”

红河会会长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据我所知,白枫也是你们风云的猎犬吧?”

“他冒犯博士,死有余辜!”末了,艾薇儿话锋一转,“我的耐心有限。”

“最后一个问题,我凭什么帮你?”

“哈哈哈哈哈哈——”艾薇儿笑得花枝乱颤。

“你笑什么!”

“我笑你无知!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这次计划是我风云另一个观察员和联合政府联手对你蓝星集团的双重绞杀,不然你以为这些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白枫还能外逃,你们和他,都是棋子罢了!等你们毁灭之后,联合政府能捞到的财富恐怕有十年的税收,你说这么大一笔钱,政府真的舍得一直寄放在你们这里么?”

艾薇儿没有说的是,万一计划成功,夏落这个爱德华博士的死对头也会一举晋升为D级观察员,获得无数试验经费,这是爱德华博士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可笑,难道和你们合作你们就会放过我们么?别忘了你们是风云……”

“原则上禁毒!”艾薇儿打断道,“但是付出代价可以保你们性命和富贵。”

见对方依然犹豫,艾薇儿哼笑道:“其实我一个人就可以灭了你们,但是那样对博士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可以问问你的主子想死想活。”

红河会会长犹豫一阵:“可是白枫已经被我的人杀死了。”

“他还活着。”

“你说什么!”

红河会会长大惊,联想起今天早上的案件,他突然感觉到有一张巨大的网正凶猛地向他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