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发展:古灵精怪钱绘萱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426字
  • 2020-10-02 17:05:51

“你会被盯上的。”

白枫若无其事地回到餐桌,照常吃饭。

余光看了一眼刚才的案发现场,发现餐馆门框和街道拐角刚好卡出一条细缝。

“焜叔,你眼神挺好的。”

白枫知道,公开杀戮不但会引起警方的注意,还会上蓝星集团的必杀名单。但是,目前的淮中大学城就像一潭蓄势待发的清水,需要借助一场极强的风暴将平静掀起,露出内部的浑浊,而白枫则以自身为饵,激化警方与蓝星集团的矛盾。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变相的赌博,用白枫自己的命去搏蓝星集团的轰塌。

“我是为了任务,你是为了什么?”

仅仅是任务么?白枫抬头神色平静地与刘焜对视。

如果只是任务的话,没必要执着于亲手除掉薛战,更没必要隐藏关键信息。

没错,昨夜的偶遇让白枫从刘焜口中得知大量信息,但也只停留在表面上,因为结合刘焜提供的信息,白枫发现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尤其是十年前军方介入后的事情,就像突然打碎的花瓶一样戛然而止,虽然当时刘焜用话术很好地掩盖过去,但是只要细细推敲不难发现这其中存在的问题。

既然刘焜不想说,白枫也不会问,目前重要的是两人合作,如果这个时候关系出现裂隙,那么获益的将是蓝星集团,而且,看刘焜的样子,他似乎也有难言之隐。

“为了活着。”

白枫打算静观其变,他知道,就算是普通人之间也不会推心置腹,所以不会因此质问刘焜。

沉默,尴尬的氛围逐渐蔓延。

两人都在思考下一步采取什么措施,谁都不想多言。

这顿饭以白枫酒足饭饱告终,直到两人离开,小巷内的尸体都没有被人发现。

第二天一早。

白枫起床后才看到关于劳伦斯酒吧杀人案件的报道。

不过可惜的是,警方并没有将矛头指向蓝星集团,而是以仇杀的方向展开调查。

白枫无语扶额,他又陷入到名为常识的怪圈中,因为知道结果,所以对细节的处理格外粗糙。

他想当然地以为红河会成员遇袭,警方会以追查他这个嫌疑人为由调查蓝星集团,但是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白枫有些懊恼,如果当时在案发现场写下有关红河会的字样,这时警方肯定会对红河会展开调查。

大意了,不,是太自信了。

此刻白枫终于意识到自淮大爆炸案后隐藏在心底的自负。

即使知道谨慎的重要性,我仍然露出松懈了么?

眉头紧皱,这种微不足道的松懈虽然暂时还不致命,但是白枫却心头沉重,曾经的敌人就是因为露出微末的破绽而被他杀死的。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真的只是微不足道么?

不,他的血腥手段已经惊动了蓝星集团,虽然警方将案件定性为仇杀,但是蓝星集团的人真的会这么想么?尤其还是在丢掉淮中大学基地这种多事之秋。

经历过生死磨练的白枫深切地清楚一点,那就是不能将自己的安危一厢情愿地赌在对方的判断上。

白枫大脑不停运转,在一天开始之际,恐怕没有哪个初中生会像他一样焦虑。

“只能抢时间了……”

拳头紧攥,白枫能预感到来自警方空前的压力。

但是杀戮初现端倪,只能趁蓝星集团还在犹豫疑惑之际,一举激发对方与警方纠缠多年的矛盾。

将消息发给刘焜后,白枫开始穿衣服、洗漱,待到一切忙完准备上学时,刘焜已经回了消息。

“今晚十点,中汇商业中心A口。”

好快!

白枫心中惊叹之余,又有些担忧。

这次任务遇到刘焜是碰巧,如果只是他自己,能用如此快的速度查到红河会成员的下落么?

恐怕还不等查清敌人的事,他自己就暴露了。

社会经验!

白枫越发感觉到自己的不足,这一刻,他有些理解夏博士的话了。

“活下去就是任务!”

活下去,对于普通人来说理所当然的词汇,但是对于像白枫这样的战士来说却有千钧之重。

在任务中挣扎,在挣扎中死亡,毫无意义。

白枫的手指停在虚拟按键上,似乎有些颤抖。

即便面对这样毫无意义的一生,对于白枫来说却依然有意义。

曾亲眼看着王雨桐化为初日中的一缕光亮,白枫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就是努力活下去完成她的遗愿。

“所以,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悲伤的眼神重拾冷静,白枫再次传过去一条消息。

“焜叔,您会使用狙击步枪么?”

——————————————

慧谷二中。

刚进班级,白枫便引起注目。

“小邹,身体恢复啦?你昨天可吓死我了。”

听到“小邹”这个称呼,白枫眸中顿时升起浓浓的嫌弃。

“你觉得呢,小!钱!”白枫狠狠咬着最后两个字。

“小钱……”钱绘萱拄着下巴自言自语,“怎么你一叫我小钱我就想起小钱钱呢,不行,这称呼太难听了,换一个!”

“换成什么?”白枫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杰杰?”

……

……

……

“小萱萱!”

短暂的尴尬后,白枫咬牙叫道。

“噫,恶心——”

“因为谁啊!”白枫有些抓狂,不知不觉被破了防,曾经无数敌人没能做到的事,却被一个普通的初中生女孩做到了。

“要不还是朴素一点,以名字称呼吧,云杰?”

“不,就叫你小萱萱!”

“又在撩我?”

“才!怪!”

就连白枫自己都没发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开始融入校园生活。

早自习开始没多久,钱绘萱一边读课文一边用余光偷瞄白枫。

只见白枫板着个脸,丝毫没有搭理钱绘萱的意思。

“还生气呢?”钱绘萱凑到白枫耳边问道。

白枫没有回答,他倒不是在生钱绘萱的气,只是和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斤斤计较这点让他有些不好面对钱绘萱。

刚才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被钱绘萱调笑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现在自然不好意思再和钱绘萱搭话。

“唉,你要是不搭理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听着这逐渐嚣张的语气,白枫心头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什、什么意思?”看着越凑越近的笑脸,白枫声音都有些许的颤抖,嫌弃地往过道蹭了蹭,保持距离。

“放学我要去你家辅导你学习啊,落了几个学期的课了,我这个同桌说什么也不该袖手旁观啊。”

“你!说!什!么!我……”

反对二字还没出口,就被钱绘萱打断:“忘了和你说了,我可是取得老班和你爷爷奶奶的同意哦~”

“我……”心中的预感变成现实,白枫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可是你一个女孩子,放学去我家不好吧,你爸爸妈妈那边……”

“他们说助人是快乐之本。”

一句话直接把白枫呛得不行。

“可是就你和我待在我的房间里,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钱绘萱眼珠一转,顿时露出一丝暧昧的微笑,“哦~你想撩我?”

“才有鬼了好吧!”

“那就没问题了。”

“你、你……”

“还有什么理由么,小杰杰?”

白枫紧咬嘴唇,心中满是悲愤和屈辱,半晌,他才张开嘴恶狠狠地说道:“算你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