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开端:同桌的你,钱绘萱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423字
  • 2020-09-30 20:16:47

第二日,慧谷第二中学。

“同学们,我宣布一件事情,因病请假多天的邹云杰同学今天终于重回校园,邹云杰,你就坐在钱绘萱旁边吧,有什么不会的就问她。”

上课前,班主任提前给白枫安排好位置。

“嗨。”见白枫坐定,钱绘萱冲白枫眨眨眼睛,目光中透露出灵动,没有丝毫被繁重学业压垮的阴郁。

“你好,我是邹云杰。”

“我知道我知道。”钱绘萱微微一笑,两个小酒窝可爱地打着转。

她拿出笔纸,一边写下名字一边说道:“我叫钱绘萱,看,这么写的。”

“哦,谢谢。”

“嗯?谢什么?”

“这难道不是你的亲笔签名么?”

“嗯——”钱绘萱拉着长音,眼珠一转,一把将演草纸撕下,递给白枫,“那送给你啦!”

白枫接过,顺手夹在书里。

不得不说,钱绘萱的开朗仿佛渲染了白枫,连他自己都觉得沉重的负担一轻,内心的阴暗一扫而空,仿佛年轻了十岁。

意识到这点的白枫不由得苦笑,他本来就十四岁,再年轻个十岁岂不成了小孩子?但是他就是觉得心态变得放松,连带着整个人都不那么死气沉沉了。

突然,钱绘萱凑过来,翻开白枫桌上的书,翻到某一页时在标题上一笔画成一只兔子。

“课讲到这里了,你把你其他书也拿出来,早自习时间太短,等课间我再详细和你说说。”

“好。”白枫没想到对方还挺负责。

看着钱绘萱认真恬静的侧颜,白枫一时有些痴了。

同样是初中,同样是同桌,白枫永远也无法忘记和王雨桐趴在书桌上对视时的心动。

是爱情么?

白枫不知道,如果是爱情的话,容器爱上了种子?好讽刺!

大概是朋友间的相互扶持吧,谁也不觊觎谁,她把活下来的机会留给我,让我帮她寻找吊坠。

“唉……”白枫不自觉叹了口气。

钱绘萱转过头看向白枫:“怎么?看我看到叹气?”

越是受到钱绘萱的鼓舞,白枫心中对王雨桐的愧意越深。

如果雨桐能活下来,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充满活力呢?会不会不再用坚强来伪装自己呢?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哎——”钱绘萱拖着长音,逐渐靠近白枫,眸中澄澈如清泉流响,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难道说——你是在撩我?”

白枫立刻板起脸,目光中透露出浓浓的嫌弃:“我说的是安静的时候。”

“切!”见没有逗到白枫,钱绘萱偏过头去继续画兔子,“第一次见把吵闹说得这么文艺的,嫌我吵就直说啊。”

白枫无奈:这……算是和同桌之间闹掰了吧……

不过钱绘萱还是兢兢业业地把学习进度画给白枫。

课上,白枫一点听讲的心思都没有,他一直在琢磨任务的事。

按照焜叔所说,蓝星集团应该是靠贩毒的暴利起家,开始应该只是小规模贩毒,直到和神圣教会交易之后,才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寻求到新的机遇。

但是树大招风,这个时候蓝星集团引起了政府的注意,警方派人调查,结果由于叛徒出卖而告终。

那么这个时候应该是打草惊蛇了,所以蓝星集团选择淮大作为新的制毒基地以躲避政府的追查。

然后军方出手……

思路突然断了,因为蓝星集团存在至今就说明军方的行动也失败了,也就是说蓝星集团转移基地的计划成功了。

是军方没找到证据还是说有其他原因导致的失败呢?

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凭空冒出的红河会会长,他出现的时间节点应该在哪段?

凭空出现还被立刻委以重任,说明此人肯定对蓝星集团有大功。

如果他是在圣战前出现的,那么很大可能为蓝星集团联系到神圣教会这个大客户,如果是在圣战之后,转移基地之前,那么很可能提供转移淮大这个恶魔的策略。

再之后应该不太可能,因为自转移基地过后,蓝星集团危机解除,没有危机,立再大的功劳也不值得如此重视。

与那位神秘的红河会会长有关的,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亦或是两者皆有呢?

“邹云杰,邹云杰!邹云杰,你给我站起来!”

突然,手臂被摇动,白枫回过神来,转头疑惑地看向钱绘萱。

“老师,老师叫你。”钱绘萱用手挡在嘴边,悄声说道。

“邹云杰!”讲台上,老师都要气疯了,她本来想提醒白枫专心听讲,没曾想,叫了他好几遍名字,他都像没听到一样,这让老师很下不来台。

哦,对,我是邹云杰。

白枫恍然,暗叫自己太不小心,正常人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名字没有任何反应呢。

起身,白枫垂下头,一副认错的模样。

见白枫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老师无奈地压下嗓子里的怒火:“邹云杰,上课给我认真听课,刚刚叫了你几遍,知道耽误大家多少时间么!坐下吧!”

“抱歉,老师。”白枫小心翼翼地坐下,如坐针毡。

“听不懂也尽量听,到时候我会教你的,没事的。”

白枫瞥了钱绘萱一眼,对方笑嘻嘻地比出一个大拇指。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就到了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

做完准备运动后,整个班级的人开始绕操场慢跑两圈。

虽然是慢跑,但是速度是由最前排的人控制的,毛头小子们总是不甘落后,一点一点加快速度,很快地,一部分人开始落队。

白枫落在最后面,他慢悠悠地跑着,甚至比正常人走路的速度还要慢。

他顺着队伍远眺,在很多女生落队的情况下,钱绘萱游刃有余地跟着胡闹的男生们。

这点和雨桐不一样,雨桐运动神经很差的。

见钱绘萱还冲自己挥手,白枫笑了笑,收回目光,闷头慢跑。

不多时,一个身影从前方逐渐靠近白枫。

白枫抬头一看,正是钱绘萱,为了在减速的同时消磨体内多余的精力,钱绘萱一边高抬腿一边与白枫同行。

“怎么,这你就受不了了?”

嘲讽的声音响起,白枫目光一沉:但是和雨桐一样的小心眼儿。

“我体弱多病。”

“扑哧——”听了白枫的话,钱绘萱不由得笑出声来。

“笑什么?”

“笑你笨啊,找个借口都这么烂。”

“哪里烂了?”

钱绘萱喘得有些急促,但她还是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说话习惯啊,正常人都会说自己不舒服啊,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哪有说自己体弱多病的?听着就像是在说谎。”

“但是我真的体弱多病,弱不禁风啊。”被钱绘萱调笑,白枫也起了玩闹的心思。

“是是,我知道你在家里养病养了很久,这就是很少与人沟通的原因啦,你是不知道该怎么和我表达,所以才会用体弱多病这个词对吧?第一节课老师叫你半天你也不回答,也是因为这期间很少有人叫你的名字,所以反应有些迟钝吧?我都知道的,所以,我要开始训练你,让你早日可以融入正常生活,邹云杰同学!”

迎上钱绘萱真诚的目光,白枫嘴角微微翘起,除了原因没猜对外,几乎都被这个小丫头猜中了。

有意思,看来久违的校园生活不会太平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