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序幕:再次笼罩的迷雾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3199字
  • 2020-09-26 17:02:51

清晨,一缕曦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在白枫脸上,白枫皱了皱眉头,嘴唇动了动,翻了个身。

床柔软得仿佛都能陷进去,被窝里很温暖,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熏香。

好舒服,我这是在家里么?

没有什么比全身放松更舒坦的事了。

嗯?被子?床?

白枫身体动了动,柔软的弹性让他瞬间惊醒!

起身,身体紧绷,环顾四周。

房间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右手边书桌,书都整齐地摆放在书架上,书架旁边,一个组装而成的机器人正摆着胜利的poss。

除此之外,还有衣柜、挂历还有衣架上自己的衣服。

看到自己的衣服时,白枫暗叫不好,连忙利落地跳到床下,蹑手蹑脚来到衣架旁,取下衣服。

小刀、银色杀手、钢线、打火机、铭牌还有其他的任务用品一样没缺。

不对,电脑手环呢!

白枫一个激灵,再次环视房屋,终于在床头柜上看到。

此时白枫低头看了看自己,正穿着印着动物图案的睡衣。

这……

白枫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看到自己一项项任务用品时就知道之前发生的事绝不是做梦,那么问题来了,就算是做梦,这里也不是他家啊!

家?

白枫恍如昨世,这个字对他来说很陌生,明明就在记忆里,却好像从未拥有过。

对了,伤势!

白枫立刻往后背摸,然而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

情急之下,白枫立刻脱下睡衣,只见白花花的纱布缠在自己身上。

有人为我处理过伤口?

“到时间了,我该去给我家小杰换药了。”

“你就宠他吧。”

突然,门外传来声音,白枫犹豫了下,还是将银色杀手揣在兜里,回到床上,等待对方到来。

门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走了进来,见白枫坐在床上,她惊喜地叫道:“小杰,你醒了?”

小杰?小杰是谁?

纵使白枫心中疑惑,但此刻房间也没有外人,对方还有可能叫谁……

白枫大脑活泛起来,既然对方信誓旦旦自己就是小杰,那么何不将计就计,看看对方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看年龄,我应该叫她奶奶吧。

“嗯,奶奶,我醒了。”

老妇人连忙走到白枫身边,将药箱放在床头柜上,一把揽过白枫,声音有些颤抖:“好孙子,乖孙子,你没事就好。”

吮吸着对方身上的熏香,白枫有些茫然,她、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来,乖孙子,趴床上,奶奶给你换药。”

白枫刚要拒绝,但想起自己的伤口很可能就是对方处理的,于是背过身去。

手中紧紧攥着银色杀手,就算对方要害自己,自己也有自保之力。

绷带一圈一圈被拆开,看着白枫的后背,老妇人露出惊奇的神色。

“怎么了,奶、奶奶?”

白枫舔了舔嘴唇,总觉得“奶奶”的称呼怎么叫怎么别扭,不然也不会突然咬到舌头。

“没什么,小杰,你恢复得很好。”

一抹清凉在后背升起,白枫甚至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苦,就被绷带再次缠绕上了。

再次起身,白枫正要与这位“奶奶”虚与委蛇,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走进视线。

“这么快就醒了?”

话音刚落,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出现在门口。

四目相对,白枫突然有些心虚,原因无他,这人正是淮大机械工程学院副院长邹沂。

“小杰,感觉怎么样?可以下地了么?”

这是陷阱?

白枫缓缓将子弹上膛,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好多了,爷爷,应该可以下床了。”

虽然表面和气,但白枫心中却不以为然。

装,接着装!我不但上过你的课,还问过你问题,你还能不认识我是谁?

难道他是想稳住我,好报警!

不,不对,听他们的语气,我很久之前就应该被他们发现了,没必要等到我醒来,那么,他们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此时白枫心中警惕,邹沂,他可是白枫怀疑的对象之一,昨日办公楼的爆炸应该很轰动才是,这个时候,傻子都知道爆炸很可能与他有关,难道是蓝星集团让他找个借口监视我?

“既然无事,又恢复得这么好,下午就去上学吧,你请的病假太久,我怕老师会不高兴。”

“老头子,让小杰多休息一天有什么不好!”老妇人狠狠瞪了邹沂一眼,护犊之情,溢于言表。

邹沂苦笑:“好好好,老婆子,都听你的,那就让小杰再静养一天。”

听了这话,老妇人这才重拾笑脸,摸了摸白枫的头:“别听这老头子瞎说,老师不会怪你的,你不要着急上学,好好养病才是。”

“好,谢谢奶奶。”白枫骨子里透露出乖巧。

“哎,乖孙子,饿了吧?来吃饭。”

白枫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多了个爷爷奶奶,在事情弄清楚之前,他并不打算拆穿邹沂。

吃过饭后,老妇人以白枫睡午觉为由轰走邹沂,她顺势带上门,透过门缝,眉开眼笑地冲白枫摆了摆手,这才关上门。

门关上,听到脚步声走远后,白枫才起身。

一番翻箱倒柜后,白枫并没有发现窃听装置,他甚至把椅子放在桌子上,踩着椅子把灯管检查了一遍,依旧没有半点收获。

奇怪,这样子还怎么监视我?

既然没有窃听和监控设施,白枫也就打开手环。

果然,冯恪的事几乎以屠版的形式在网上哄传。

什么冯恪与邪恶组织勾结,以淮大为基地贩毒运毒,各种言论层出不穷,就如同冯恪自己说的那样,他用一生清誉换来爱人续命三个月。

白枫不知道为什么联合政府没有对蓝星集团采取措施,但从网络上的言论来看,其中免不了蓝星集团的水军在推波助澜。

关闭消息,白枫将U盘插入手环,调取部分资料后,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这才拨通一个陌生电话。

视频展开,何凡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有事么,五号?”

“我已经调查出淮中大学的异样,蓝星集团借淮中大学的幌子暗中建造地下实验室,并为部分官员、商人提供特殊服务,还有就是暗中制造、销售毒品。”

“你做的不错,有证据么?”

另一边,何凡正在询问,却被夏落叫住。

“怎么了,博士?”

“把视频接给我,我跟他说。”

白枫视频上的屏幕突然一花,何凡就变成了夏落。

“一会将数据传给我。”

“收到。”白枫犹豫了下,问道,“博士,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么?”

“你觉得完成了就回来吧。”

白枫眉头微皱,他总觉得夏落话里有话。

“您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白枫不动声色地套着夏落的话。

“是啊,”夏落也不避讳,“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就更高兴了。”

白枫心中一惊,本想套话的他却被夏落的一句话弄得有些心神不宁。

什么意思?是确定我回不来么?还是回去的路上有危险?或者说,危险正在靠近?

白枫强行压下心头的震惊,询问道:“博士,为什么不告诉我风云禁毒的事情。”

虽是询问,但却隐隐有些质问的意思。

夏落听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冷笑一声:“你这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我是风云的人,您总不能总是让其他人告诉我风云的事情吧?”白枫步步紧逼,他知道在风云是没有公平的,一切资源都要靠自己争取到,包括情报。

“好吧,算是我的疏忽,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风云,原则上是禁毒的,所有沾染毒品的成员,要么主动戒毒,要么被组织灭杀,像你说的蓝星集团那种庞大的贩毒组织,风云绝不姑息。”

“明白了。”白枫这才知道任务的最终目的,大概的方向应该就是毁灭蓝星集团。

怪不得,我就说任务没有这么简单。

“最后一个问题。”

“说!”

“为什么风云如此严厉地禁毒?”

夏落听后微微一笑,随后语气逐渐严厉:“记住,猎犬的任务是执行,而不是弄清楚为什么!”

白枫猛然一惊,脑中阴凉开始蠢蠢欲动。

“不过嘛,我倒是可以回答你,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明白。”白枫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很讨厌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如果因为自己失误而死在敌人手中,他死不足惜,如果是被精神栓这种东西炸死,那他死不瞑目!

“风云禁毒的规矩,是能神立下的,你可以理解为,不是风云在执行能神的命令,而是违背能神的猎犬,都会被他猎杀。”

能神,能神……强大到能神的地步,就可以无视一切么?

视频已经被夏落切断,但变强的种子,却留在白枫的心里。

——————————————

另一边,何凡有些不解:“博士,五号的任务不就是调查取证么?您难道真打算让一个见习猎犬和蓝星集团硬碰硬?还有,爱德华博士那边……”

夏落伸出手,示意何凡停下,指着屏幕中正在传输的数据说道:“自十年前圣战过后,政府不是一直想拔除蓝星集团这个钉子么?小何啊,只要利用好手中的资源,我们甚至没必要亲自出手。”

引虎驱狼!

何凡立刻意识到夏博士的想法,但是——

“那您还让白枫继续调查?”

“我说了么?我只是希望他能活着回来。”

何凡听后更加不解,愈发觉得夏博士高深莫测。

如果说博士想让联合政府和蓝星集团相互争斗,那更应该撤出五号才对,留下五号,岂不是留给他人把柄?

突然,何凡意识到一种可能:难道说,五号是佯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