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结局:背负罪恶的爆炸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156字
  • 2020-09-25 17:00:24

“老狐狸!死老头!”

退一步,莉莉丝越想越气,然而冯恪已经在爆炸中丧生,和一个死人置气已经没有意义。

不同于莉莉丝,白枫心中清楚,刚刚冯恪已经提醒过他,让他赶紧离去。

哪怕知道我是风云的人也要保护自己的学生么?

白枫偏过头,看着熊熊火海陷入沉思。

剧烈的爆炸声一定会引来警察,这么恶劣的事件,警方一定会严查到底,顺势发现地底的毒品库,但是冯恪已死,死无对证。

即便到生命的尽头,你还是想将这一切独自抗下,保你背后的薛总么?

白枫心情很沉闷,他想起冯恪的自白,他不明白,一辈子清清白白的人为何要殚精竭虑为虎作伥,甚至不惜生命。

是爱情么?

对妻子的爱?亦或是愧疚?

白枫想尽办法串联线索,却始终无法找到一个借口,让自己心中无憾。

当初雨桐的话,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呢?

可是我只想和她一起去寻找幸福啊。

她坐上了列车,却留下了我,就如同康贝聂拉与乔班尼的告别。

“喂,讨厌鬼,你干嘛上我的滑翔翼,万一你身上的炸弹爆炸了怎么办!”

白枫腾出一只手,从腰带上取下一根炸弹。

“呲——”

火机点燃,引线瞬间飞速燃烧。

“喂!你不要命了!”莉莉丝吓得声音都变了。

然而白枫反手将炸弹往下扔。

“轰——啪——”

在坠落过程中,炸弹轰然炸成两半,然后剩下两半在空中再一次炸响。

“东北二踢脚。”白枫的语气不咸不淡。

实际上白枫状态很差,被爆炸物溅射的后背逐渐恢复痛觉,灼热焚烧内脏,白枫呼出的气体都是热浪。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力正在飞速流逝,所以不得不佯装轻松,不然万一莉莉丝执意将他甩下滑翔翼的话,他可没有自保之力。

“你这家伙……”莉莉丝那个恨啊,白枫的计策一般人还真不会中招,只有像她这样知道白枫身份的人才会把鞭炮当做炸弹。

“白兄,你是怎么判断出房间内有炸弹的?”见白枫调笑莉莉丝,阿诺德微微一笑,在空中喊出声。

“直觉。”白枫轻轻地极速呼出几口气,平复下内脏的痛苦,继续回答,“还记得我问过莉莉丝的问题么?”

莉莉丝眼珠一转:“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留在那里的?”

“没错,如果说他是为了保证资料不泄露才留在那里,那么你们过去的时候他应该通过监控看到你们才对,但是他依旧没有离开,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但是就没有可能是他虽然看到我们了,但却要保证数据传输,所以才继续留下?”

“你这么说,也对,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地下有一个巨大的毒品库,里面堆满了毒品。”

“那又如何?”

白枫用力眨了眨眼睛,眼中涣散的景物重新凝聚:“其他地方都撤得一干二净,唯独留下一间毒品库,你不觉得奇怪么?”

“冯恪是想将所有罪名抗下,死无对证!”阿诺德立刻下了判断。

“没错,阿兄,不过、不过你这是结果论,按照当时的处境,冯恪已然是绝境,但他还悠哉悠哉地给我们讲故事,虽然、虽然是亲身过往,但是情绪不对……”

白枫死死咬住嘴唇:不要睡过去,不要睡过去……

“你不觉得他的故事感染力太强了么?这可不像是一个被逼到绝境的人讲出的,还是那句话,他明知道你们会来,所以一定有后手,这也是你们会被蒙蔽的原因,你们以为他逃不了,其实他就没打算逃。”

听了白枫的分析,阿诺德苦笑,当时他和莉莉丝确实都对冯恪的过往唏嘘不已,哪里还能想到这些。

同时,他心中对白枫的警惕更甚,因为这种能不被任何因素影响,纯粹为了活下去的战士求生意志更强,求生意志强,就意味着不好杀,如果有一天他们成为对手、甚至死敌……

“他还是放水了。”

“什么意思?”

“还记得故事开始前冯老头说过的话么?”

“是……让你快走?”

“没错,呵呵,哪怕到最后他也不忍心杀掉我这个学生,人啊,真是矛盾。”

阿诺德沉默了,他本以为白枫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因为他见识过白枫的演技,第一次,坑死了欺诈大师百色,第二次,从冯恪口中套出十三年前的真相。

但是听了白枫近乎自言自语的感慨后,他心中动摇了:白枫此人,真的仅仅是在演戏么?

沉默一直持续,直到三人降落,白枫离开。

看着白枫残破的背影渐行渐远,莉莉丝和阿诺德仿佛商量好一般,谁也没有行动。

末了,莉莉丝出声道:“你看到他的伤势了?”

阿诺德点点头:“虽然他强装无事,但是脚步隐隐有些杂乱,只要我出手,必能将数据抢夺回来,甚至杀死他。”

“可你没有。”莉莉丝转过头,紧紧盯着阿诺德的眼睛。

“就算一命换一命吧……”

莉莉丝微微一笑,她知道阿诺德在说谎,但是,看破不说破,她也没有对白枫出手,理由很简单,那就是——

这样的人死掉,太可惜了。

——————————————

路边一个巷口内,白枫双手抱膝跪坐在地上。

只见他身体颤抖,冷汗涔涔,脚边,一滩鲜血冒着热气。

突然,他双目圆瞪,用嘴叼住小刀,刀背抵在嘴角,他伸手抓向后背,一阵摸索后,手指用力一拔!

“哧!”

当爆炸物残片被拔出的瞬间,一股热气顺着内脏流出体外,汗水密布,涕泗横流,白枫狠狠咬着刀口,脸涨得通红。

“哼哧哼哧”的喘息声不绝于耳,就连呼出的气体都是颤抖的,断断续续。

白枫不是不想去医院,哪怕去个宾馆歇息,也比呆在户外独自一人处理伤口要好得多。

但是他知道不能,今夜的爆炸实在过于轰动,这个时候,他不能见任何人,更不能在任何地方留下信息。

他还记着,刘焜提醒过他,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要进入政府的眼线。

虽然莉莉丝和阿诺德很可能是政府的人,但他手中有莉莉丝的信物,想必对方也不会胡乱透露自己的信息。

脚下血液越流越多,白枫的意识逐渐模糊。

好在,他已经将滞留在皮肤表面的爆炸残片拔出,更深的伤口只能等明天再想办法了。

大脑越来越累,白枫就这么倚在墙边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