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高潮:拖延时间的陷阱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3316字
  • 2020-09-24 17:00:46

办公楼。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莉莉丝终于再度破解暗门的密码。

由于她自己的电脑手环被蓝星锁定,她只能用办公室内的电脑进行密码破译,为此花费了不少时间。

暗门打开,冯恪地坐在座椅上,神色平静,似乎在等待命运的审判。

“老狐狸,我承认你给我带来很多麻烦,还有什么花招,全都使出来吧!”

“没有了,可不可告诉老头我,你们是如何逃出深渊之女之口?”

“哼!”

莉莉丝冷哼一声,走上前去,一把推开椅子,插上U盘,立刻开始操作,阻止数据继续传输。

这时,界面上数据传输进度条已经完成95%,如果他们进来得再晚一点,恐怕就被冯恪得逞了!

就剩5%了啊!

莉莉丝心中隐隐作痛,她倒不是贪图红河研究会的研究资料,她只怕剩余的数据里没有蓝星集团和教会进行毒品交易的证据。

“拖时间的小把戏就不要再用了,免得折辱你的手段。”即使冯恪的命运已经注定,也不妨碍这位骑士对对手的敬佩。

以凡人之躯,将他们和白枫这样的战士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屡次威胁到他们的生命,这等手段,令人佩服。

冯恪抚须笑了笑,满是褶皱的面庞更是重峦叠嶂、沟壑纵横。

“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我们之所以能逃出来,全仗白兄让深渊之女打了个喷嚏。”

“喷嚏?”冯恪眼神微眯,这才注意到莉莉丝和阿诺德身上已经凝固的痕迹。

“老头我百密一疏,认栽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和蓝星作对?”

“这种话术就不要卖弄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其实我们并不想难为蓝星,只是需要你们的一小部分数据而已。”

“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么?”冯恪犹豫了下,还是问出这句话。

“现在不可以了,因为你处于劣势,没有资格谈条件。”

敬佩归敬佩,如果迂腐地执着于尊敬对手,那么阿诺德早就无法站在这里了。

斩草除根!任何一个对他们身份有所猜测的人都必须死!

“也对,我想多问一句,如果当初我就与你们交易,你们会同意么?”

“可以,如果没有白兄的存在,我们也不想沾上蓝星集团这个麻烦。”

“哈哈哈……”冯恪只是笑着,不再言语。

没过多久,莉莉丝飞快拔出U盘:“数据拷好了,阿诺德,处理掉这个老狐狸我们该走了,希望这里面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阿诺德点点头,来到冯恪面前,沙包大的拳头攥起,青筋暴起,血管突出,就在出拳的瞬间,一个声音制止了他。

“等等!”

莉莉丝和阿诺德回过头去,只见白枫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先不要杀他,我有个问题!”

拳头松开,阿诺德给白枫让开道路。

“为什么?”白枫惜字如金,但他知道,冯恪一定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世间关系繁冗复杂,即便是我,也难逃这种纽带。”

白枫听后沉默,良久,他呼了口气:“金羽很尊敬你。”

“我知道,毕竟他是我的学生。”

“那你为什么要背叛他!为什么要引狼入室!”

冯恪抬头望天,柔和的光辉仿佛珍珠雨露倾泻而下,将人的灵魂净化。

“莫要问了,快走吧,年轻人。”

“我要给金羽,还有那些被你荼毒的学生一个交代。”白枫言辞凿凿。

“唉,痴儿,好吧,你想听,我便讲给你听。”

陷入回忆之中,冯恪浑浊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澄澈,嘴角也不自觉上扬,仿佛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那是十四年前,我妻子被医院诊断只有半年可活的那一天。”

“其实小蓉她从小便体弱多病,按她自己来说,她早就是该死之人。”

“她看得很开,每当我下课去看她时,总能看到她的笑容,那时,我忙碌一天的疲惫都消散得无影无踪。”

“但是,天不遂人愿,苍天要收她,谁又拦得住呢。只要一想到小蓉她马上就会去世,我这心,就像有针尖那么不停地点。”

“我希望她活着,但是奈何家里真的没有钱再支付小蓉的医药费了,就凭我这张老脸,学校、社会里帮忙募捐,就连院方也极为宽容,让我不要急,没事的,他们会照顾好小蓉的,钱的事,再说。”

说到此处,冯恪苍老的声音都在颤抖,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撒手人寰。

“那时候,所有人都在鼓励我这个糟老头子,但是好景不长,小蓉的身体从那时开始急剧恶化,甚至都没有半年可活。”

“就在我心如死灰的时候,薛战,也就是薛邵群的父亲,他花费重金从帝都请来医生为小蓉治疗。”

“三个月,三个月啊,薛总为小蓉续命了三个月,是我这辈子都报答不完的恩情。”

“但是那时薛总他却并没有要挟我报恩,而是劝我好好活下去,但我实在承受不住小蓉离去的痛苦,这才退居二线,当起了教导主任,这职位也算是最亲近学生的了。”

“后来,大概是十年前吧,薛总突然找到我,说想资助淮大,我一听,这不是莫大的善事么?然而当薛总和我说了他的计划后,我犹豫了。”

“我知道这是要赔上一辈子清誉的事,薛总也不勉强我,说他在淮大的计划还有备选方案,但是,我还是下定决心,三个月,换我一辈子的清誉,值。”

“也许一开始我还有些厌恶,但是习惯了,也就变成这副鬼样子。”冯恪倒也坦然,也许是释然了。

然而疑点却留在白枫的脑海里,按照冯恪的说法,并不是他引来了蓝星集团,这本身就有漏洞。

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有没有可能是冯恪一直在伪装呢?

白枫不知道,或者说不敢确信,有没有这样一种人,可以瞒天过海数十年,欺骗他见过的所有人呢?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白枫突然感觉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他总觉得冯恪是在求死。

异常的气氛弥漫整间办公室。

“既然你不信,又何必多问?”冯恪神色平静地看着白枫,眸中流露出一丝惋惜。

迎上冯恪的怪异目光,白枫心底的疑惑之色更浓。

他一边压下心头的疑问一边对莉莉丝说道:“莉莉丝,你得到的数据可不可以复制给我一份?”

紫眸微闪,莉莉丝还在感慨冯恪的故事,没想到白枫转身就管她要数据。

“你在搞笑么?”莉莉丝盯着白枫,这个讨厌鬼,刚刚又在演戏,说什么讨个公道,不就是套话的话术么,得不到想要的信息又把矛头对准我。

“我是认真的。”

白枫拉下外衣拉锁,顿时,一排炸弹紧紧绑在白枫腰间。

“噌!”

火机打响。

莉莉丝和阿诺德同时一惊。

“你敢引爆炸弹?”

“反正完不成任务也要死,没有差别,如果可以,我并不想杀死你。”白枫面无表情地举起打火机,“要不这样吧,我只要一半,你拷给我一半就可以。”

“好啊,拷在你的电脑上么?”莉莉丝一边说着一边走近白枫。

“你应该不会只带一个U盘吧?”白枫后退一步,微笑道。

莉莉丝气得直咬银牙:谨慎的讨厌鬼!

如此一来,她通过在白枫电脑里植入病毒并窥视白枫的想法泡汤了。

就在莉莉丝忿忿给白枫拷数据的时候,白枫心中奇怪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莉莉丝,如果只是传输数据的话,需要有人看着么?”

“需要,不过传输开始就不用了,你想说什么?”

到底哪里不对劲?

地下满满一仓库的毒品,坚守在暗门内即使从监控看到莉莉丝仍然不逃走的冯恪,以及……

刚刚的故事!

“给你,讨厌鬼!现在可以把打火机放下了……你怎么了?”

白枫猛地回过神,一把抓住U盘,急声道:“莉莉丝,快跑!他要自杀!”

虽然莉莉丝和阿诺德一头雾水,但见白枫转身就往门外跑,他们也被紧张的氛围感染了。

来到办公室,白枫不由分说就往门口跑,莉莉丝冲阿诺德努了努嘴,阿诺德会意,一记横撞将窗户撞得粉碎,两人一跃而出,折叠翼展开,随风翱翔。

然而,莉莉丝的折叠翼猛地一歪,她一低头,只见白枫正抓着折叠翼的一角,她刚要出声斥责,突然,身后大楼仿佛所有灯火都被点亮,刚刚的办公室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微缩了一下,随后——

“轰——”

火柱冲天而起,燃成一把巨大的火炬,赤红横扫夜空,将寂静的夜空分割成白昼与黑夜,整个办公楼七层在爆炸的一瞬间,墙体灰飞烟灭,楼层猛地矮了一截。

巨大的冲击力吹打在白枫三人身上,莉莉丝的阿诺德强行操控折叠翼,而白枫在火石和爆炸的冲击力下,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差点从折叠翼上摔落。

此时他后背如火烧一般,只能感觉到温热,其他知觉完全消失。

“咳咳……”白枫呕出几口灼热的鲜血,耳中轰鸣声不断,竟已短暂失聪。

他强忍剧烈的痛苦,双手死死抓住折叠翼的边缘,并配合莉莉丝控制折叠翼,免得从高空摔下。

强大的推进力直接将三人吹出将近一公里远。

等折叠翼稳定下来,阿诺德和莉莉丝不由得一阵后怕。

尤其是阿诺德,爆炸的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又被冯恪的心理诈术迷惑了。

当冯恪意图拖延时间的时候,他只想到冯恪是在苟延残喘,却没想到他还有这步大杀招。

面对不断挣扎的敌人,还有谁能想到自己仍然身在局中呢?

此时莉莉丝和阿诺德心情复杂,如果说从深渊之女口中逃生是白枫的奇谋的话,那么这次从爆炸中逃生算什么?

这时,莉莉丝和阿诺德才重新认识白枫,谨慎,多疑,又智谋过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