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高潮:杀戮之夜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505字
  • 2020-09-23 19:22:30

“哼哼哼!哈哈哈哈——”薛邵群顿时纵情狂笑。

他一把抓住银色杀手的枪管,瞳孔中心充满破灭而又挑衅的光芒:“现在你还敢动我么?”

白枫依旧镇定自若,手指稳稳地按在扳机上,没有撤下的意思。

“你可要想好了,杀了我,什么都不会改变。”

回想起与杜芊芊为数不多的接触,白枫开始动用话术撩拨她的心弦,他也在赌,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杜芊芊。

“芊芊,不要听他废话!杀了他!你不是爱我么?杀了他!快杀了他!”

“不管你动不动手,我都会杀了他。”白枫手指开始缓缓扣动扳机。

“不、不要!”

杜芊芊的尖叫声阻止白枫继续下去。

“怎么,难道你想保他?”

白枫瞥向杜芊芊,发现她整个人颤抖不停,一边擦眼泪一边凝视着枪管。

“不、不是……”

“你说什么!我这么爱你,你竟然要背叛我!”

杜芊芊猛地一激灵,抽泣不止。

“杀了他,杀了他啊!我叫你杀了他——”

“啊——”

“砰砰砰砰砰砰!”

听到枪声,白枫刚要动作,却发现自己毫发无损,而对面的薛邵群胸口上多了三颗窟窿。

鲜血汩汩涌出,薛邵群不可置信地低下头,随着生命力逐渐流逝,轰然倒地。

而此时,杜芊芊依旧疯狂扣着扳机,甚至用手臂疯狂甩动手枪。

眼见此情此景,白枫心头一沉,他明白,他能活下来不是什么运气,而是踩在别人的良知上,唯独通过这种方式存活,他难以接受。

眼见杜芊芊发疯似的压枪,白枫立刻来到她身边,用手死死攥住发烫的枪管。

“你放手,放手!”杜芊芊挣扎无果,松开手枪,双目无神地跪倒在地,泪水沿眼角淌出,喃喃道,“我只不过是个替代品罢了……他毁了我,他毁了我一辈子……”

呜咽声在腿边响起,白枫想要安慰的话被吞到肚子里。

他掂了掂管制手枪,声音冷漠而无情:“你应该知道这把枪的来历,我一直都觉得,杀过人的人,不该再害怕死亡。”

哭声戛然而止,杜芊芊抬起头,想看看冷言冷语的人是不是真的心冷。

当她看到白枫纯粹而又冷静的目光时,心中竟陡然升起一丝感动。

“杀了我吧,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你不该死。”

“但是杀了邵群的人是我。”

四目相对,杜芊芊眸中已是死志。

缓缓抬起银色杀手,枪管直指杜芊芊的额头,白枫沉下眼皮,偏过头去。

“砰!”

火舌喷出的瞬间,杜芊芊缓缓闭上眼睛。

不知为何,她觉得心里暖暖的,仿佛有人刚刚为她洗刷过一样。

啊,原来冰冷的子弹是这样的热切。

再见了,爸爸,妈妈。

再见了,特别的白枫。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本名……

血液漫过脚底,白枫颧骨僵着、喉咙哽着。

也许薛邵群是真的爱着高月的。

也许他们曾许下终生。

也许他曾经真的想要为她改变什么。

也许是身为家族独子而无法改变什么。

也许她是为了改变什么而以死明志。

也许……

“他曾经真的爱上过你。”

白枫对着安静的尸体悄悄说道。

也许这样,所有人都不会再有遗憾。

也许是这样,也许不是这样,白枫的依据也仅仅是那一句轻飘飘的“我只不过是个替代品罢了”。

情绪不稳的人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度呢?

至此,高月之死的所有线索都串联在一起了,然而白枫却并没有感到高兴。

也许,在杜芊芊慨然赴死的那一刻,他才明白,猜不透的,才是人性。

收起银色杀手,白枫手执小刀走向密集的人群。

白雾仿佛生命源泉唤醒白枫的每一个细胞。

“噌!”

一刀见红,身首异处。

圆滚滚的头颅非但没有吓到周围的学生,反而刺激得他们愈发癫狂,一个个爬在地上,像猪吃食一样舔舐着还未凝固的血液。

异常的味道。

手起刀落,更浓的血腥味引来更多的豺狼,循环往复,直到只剩金羽一人。

真正的血流成河,白枫踏在红色的毛毯上一步一步走向金羽,每落一步,白枫就会想起一段关于金羽的记忆。

怨恨金羽的背叛?又或是恼怒金羽的软骨头?

都不是,只是越走,心底的感觉就越复杂。

他知道,金羽就是个纯小人,同患难时可以报团取暖,虽然有些小聪明,有些功利,但是直到上周五下午,在他已经倒戈的情况下,依然拿自己当朋友。

朋友啊……

白枫叹了口气,这个词语对他来说太过沉重。

正因为白枫知道金羽是个普通人,才明白金羽所做的,不过是个正常人都会去做的选择,但是普通人的正常对于白枫来说就是异常。

越靠近金羽,白枫越能感到这种强烈的反差,虽然两人身处同一个房间,距离却如同天堑。

白枫明白金羽的正常,但金羽却不懂白枫的正常,这种不正常的关系用“朋友”二字蒙蔽、掩盖,实在是太过沉重。

近在咫尺。

此时金羽舔一口墙壁上白色的粉末,然后再舔一口地上的血液,吃得不亦乐乎。

突然,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回头看向白枫,微微一笑,又转过身拼命地舔。

那一笑,宛如一个孩子,就如同两人最初的相遇那样,你吃不上饭,我便送你一个面包。

白枫狠狠吸了一口气,刀面上,寒芒转瞬而过。

转身,离去。

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何必太多牵绊。

泪水,落在血潭中,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离开类似角斗场的房间后,接下来的一切就简单多了。

莉莉丝那边恐怕已经得手了,那白枫别无选择,只能从地下建筑群里寻找可以当做证据的东西。

搜索一个又一个房间,白枫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零零散散遗落的几张纸上根本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反而有几间类似实验室的房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瞄准角度拍了几张照片后,白枫正要离去,突然,一张铭牌引起了他的注意。

来到角落,将铭牌捡起,白枫皱眉看了起来。

“方青柏,红河研究会高级顾问兼定向研究员……”白枫双眼微眯:看起来,这标牌应该是匆忙之中遗落的。

将铭牌揣起,白枫继续搜查其他房间。

又来到一个房门口,门怎么都打不开。

白枫熟练地取出小刀,插入门的缝隙,一阵摸索后确定锁芯的位置,然后一刀两断,

门打开,突如其来的冷气刺激得白枫打了一个冷颤。

然而接下来映入眼帘的东西足以让白枫震惊。

放眼望去,整个房间内排列着整整齐齐的白色粉末,它们都用同样型号的袋子装着,从房间里不断升腾的冷气可以判断,这里是一个冷藏柜。

小山似的白花花的粉末让白枫迟疑,他大摇大摆走进冷藏间,拿起一袋粉末,用小刀割开,嗅了嗅,这才断定,里面的东西和之前的白雾是同一类物质,按照整个房间的规模,保守估计,恐怕得有个几吨。

白枫陷入沉思:在所有相关人员和实验设施全部撤走的情况下,唯独留下一间毒品冷藏库是什么意思?

来不及撤离么?

刚刚冒出这个念头,白枫立刻否决。

不对,既然出动深渊之女这种怪物,也就代表敌人有万全把握杀死我和莉莉丝,那么在地下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留下这么显眼的证据,敌人到底要做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