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高潮:直面淋漓的鲜血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426字
  • 2020-09-23 10:51:15

从地底钻出,莉莉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打开电脑手环,只见无数个弹窗弹出,全部都是提醒她拦截信息的。

“狡猾的老狐狸!”莉莉丝立刻操作起来。

阿诺德护在莉莉丝身边,不远处,白枫正“吭哧吭哧”地搬着重物,仔细看去,竟然是一台超大的电风扇。

“他这是做什么?”阿诺德不由得问出声。

莉莉丝抬头看了一眼白枫,立刻集中精力在拦截信息上。

“排毒,看来他早就发现这雾的异常。怎么可能!”

莉莉丝失声叫道,原因无他,她的电脑被不知名的黑客给锁定了。

蓝星集团的人出手了!

莉莉丝眉头紧锁,她没想到一直平安无事的拦截装置竟然反成为对方突破自己电脑的手段。

要是有超级计算机的话……

莉莉丝银牙紧咬,条件的恶劣局限了她的手段。

“阿诺德,我们立刻前往办公楼!直接拆了那老狐狸的家!”

莉莉丝一马当先,如今她也只能壮士断腕,放弃手环的防御,好在手环里并没有太多关于她和阿诺德的资料,只要能再次接触到暗门内的电脑,她就有把握强行扣下剩余的数据。

临走之前,阿诺德看向缓缓沉入地底的白枫,转头离去。

——————————————

地下,白枫抱着风扇一步一步往洞口的光亮走。

他知道,目前最要紧的地方是办公楼,如果放任莉莉丝和阿诺德的话,他的任务很可能失败。

精神栓的阴影始终笼罩着白枫,有时他甚至能感觉到隐藏在大脑神经中的冰凉。

但是,有些事情他必须确认,伪装必须撕开,迷雾必须破除,哪怕最后得到的,是血淋淋的现实。

雾,渐渐浓了。

白枫的呼吸变得急促,白雾仿佛琼浆玉液从鼻孔流入,散到四肢百骸,筋不再跳,骨头也不再酸痛……

如果可以舒服地死去,谁又愿意痛苦地活着呢?

活着是痛苦的?

白枫沉默了,如果那时,他和雨桐一起搭乘从晨曦驶来的列车,会不会轻松一点呢?会不会一起寻找幸福呢?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雨桐让他活下去,寻找被荆棘缠绕的红宝石吊坠。

是雨桐将痛苦留给自己么?

不可能!不可能的!

白枫眼角蓄满泪水,他好累,好想休息一下。

地心引力突然变得好重,全世界都在阻止他继续前行。

他走啊,走啊,即使大脑舒服到近乎宕机,他也不能停下,更不能休息,还要去面对惨痛的现实。

在一扇大门前,白枫止步,人声嘈杂,尖叫连连,隔着门都能感觉到里面的狂热,仿佛温度都逐渐升高。

“呼。”

用力地吮吸一口浓郁的白雾,白枫推门,没有推开。

“噌!”

小刀拔出,顺着门缝塞入,用力向下。

“咔!”

几乎没有任何阻隔的,门锁就被削成两半。

一脚踹开,热闹的喧嚣宛如狂风一般要将白枫掀飞。

房间内部宛如一个角斗场,每一排座位都绕成一个环,中心,金羽身着暴露的芭蕾舞服,搔首弄姿,一边笨拙地转圈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周围起哄的同学,在旋转跳跃中,他非但没有觉得羞耻,反而在连连喝好声中露出享受的模样。

台上,有的学生在疯狂喝彩,有的学生勾搭身旁的女伴,都没有人注意突然被打开的大门。

唯独正对大门坐在主座上的薛邵群在白枫闯入的一瞬间就死死锁定白枫。

四目相对,薛邵群依旧毫无顾忌地搂着杜芊芊,而杜芊芊则是神色陶醉地回应着薛邵群。

打开风扇,调整成最大功率。

顿时,浓郁的白雾被强风吹起,由于房间相对封闭,白雾被吹散,靠向薛邵群,

靠近门口的白雾一扫而空,处于癫狂状态的学生们在白雾变淡后恍若隔世,他们神情呆滞地打量周围,看到白雾的流向后,立刻放下手中的事,追着白雾就往里面跑。

场面变得混乱起来。

从混乱的人群中,白枫看到四脚并用、发疯般往白雾里冲的金羽,他跑到另一侧的墙根处,不停地舔舐墙壁,模样很焦急。

吸食足够的白雾后,金羽才逐渐放松下来,倚着墙壁露出幸福的神色,对空中不知名的东西傻笑着。

看着越来越混乱的聚会,薛邵群起身,杜芊芊身体一僵,眸中似有挣扎之色一闪而过,随后顺从地依偎在薛邵群肩膀上,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眸光柔和。

白枫也走下阶梯,来到角斗场,与薛邵群针锋相对。

“看样子,连深渊之女都没能杀死你。”薛邵群很平静,好像暴风雨的前兆。

“你不是魔都人,对么?”

白枫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薛邵群,以及他眉头不断凸起的血管。

“高月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消遣她!啊!就是为了将一丝丝怀疑注入我们心里么!”薛邵群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白枫食肉寝皮。

“邵群……”杜芊芊被吓得一激灵,没了白雾的维系,她的眼神开始恢复清明。

“你滚开!”薛邵群一扫胳膊,如弃敝履般将杜芊芊扫开,他目不斜视,眼中只有白枫。

白枫叹了口气,暴躁易怒,性格反复无常,就像曾经的王平一样,他早该想到的。

看着倒地哭泣的杜芊芊,白枫嘴角一偏,好廉价的真爱。

“害死了高月的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我没杀她——”薛邵群突然仰天长啸,一声炸雷平地起,仿佛抽干了他全身力气。

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薛邵群突然失声啜泣,神色落寞,声音颤抖:“是我杀了她,是我害了她……”

白枫一步一步走向薛邵群,白雾已经彻底腐蚀了他,他已经废了。

当正常人不再正常,就会走向自我毁灭。

但对于白枫来说,或许异常才是正常,但是薛邵群不是白枫。

来到薛邵群面前,小刀的寒芒已经闪进对方眼中。

“但是你也必须死!”薛邵群咆哮着,掏出手枪暴起。

“刷!”

一刀,一只握着手枪的血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噗嗤——”

血液喷出,溅了白枫满身。

舔了口嘴角温热的血液,白枫依旧面无表情,用银色杀手指着薛邵群的脑门。

殊不知,此刻白枫的心中对白雾的忌惮更甚,虽然肉体本能地接受稀薄白雾的馈赠,但是心理上,白枫强行抗拒着白雾,原因很简单,他讨厌这种会降智的东西,包括愤怒、憎恨,王远兄弟俩的血还没凉透,前车之鉴让白枫心中更加排斥。

“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选择淮大?”白枫虽然心知以薛邵群的状态很难回答他,但是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呵,呵呵……你不敢杀我。”薛邵群阴狠地瞪着白枫,毫不惧怕地瞪着银色杀手的枪管。

“所有人都会保护我,那些来过这里享受的人,他们会变成巨大的舆论压力,无论你是哪个组织的,敢对我动手都将面临被审判的命运!”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勾当,还有,不要威胁风云的猎犬,因为代价你承受不起。”白枫邪笑着,继续给薛邵群施加心理压力。

“不、不要动,不然我就开、开枪了!”

白枫目光一凝,只见一旁的杜芊芊正举枪对准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