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序幕:卑鄙的杀人犯(5)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715字
  • 2020-08-12 17:00:30

“那、那今早的案件、是你做的?”

白枫尽力压制自己激动的声线,然而颤抖的嗓音却变形,连破好几个音节。

王平瞟了白枫一眼,视线又回到他手中完美的艺术品上。

他丝毫没有发现到嘴的珍馐有任何异样。

一个小孩子罢了,只能白着脸软在地上,连说话都说不好。

倒不如说,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无论再强硬的人,在他手中都会屈膝服软。

没出息,这种人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遇上我是他们的幸运。

“你说的是顾总吧?”王平叹了口气,似在回味,亦或是惋惜,“本来我没打算那么早杀他的,现在看来,我也不得不杀他。”

白枫心中一顿,趁着王平分心缓慢移动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

这句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也许所有的男人都想把漂亮的女人占为己有吧,若不是他猴急,我也不会对他下手。”

“男人还真是虚伪,明明在公司里一见到我就臭骂不停,和我拍拖的时候却极尽甜言蜜语,约我去他别墅的时候竟然还对我下迷药。”

“哼!哼哼!真是肮脏又令人作呕。看他那么熟练,八成是尝到甜头了,应该有几个少女被他玷污过吧。”

怨恨……么?

白枫搞不懂了,他完全猜不到王平在想什么,甚至对他的自白也一知半解。

“你是没看到那头肮脏的公猪被我捆在床上时那副贱样,我说亲爱的,我们现在玩个游戏,我用刀子捅你十下作为惩罚,如果你还活着,我就随你处置。他以为我在闹着玩,直到第一刀。”

“嘣!”王平双目圆睁,两只手突然摆在两侧,作出爆炸的样子,看着被吓得一跳的白枫,“嗤嗤嗤”地笑出了声。

“污血和着油腻的脂肪跳出一米高。”

白枫紧盯着王平的瞳孔,不敢再有丝毫异动,因为他看得到,王平的瞳孔内丝毫没有笑意,剖开最表层的疯狂和一层层冷漠,名为破灭的光芒正在瞳孔深处急剧收缩着。

他在享受别人的痛苦!

余光看到自己发抖的手,白枫愣了。

我这是在害怕?

白枫死死压抑住发麻的脑门,他不敢放松,生怕心脏泵出的血液炸开他的头颅。

不可能,我明明已经抛弃了恐惧,怎么还会颤抖。

啊,原来恐惧是会传染的。

我不是在害怕他,我只是在害怕自己的恐惧。

等死么?

不。

白枫瞥了眼墙角,还差一点,就差一点,动起来啊!

“结果你也知道了,他输了,明明我一点医学天分都没有,明明我连人体都捉摸不透,都怪他太脆弱了。”

“他的秘书不也是你杀死的?”

王平听后有些惊愕,随后反应过来:“你说那个贪吃的家伙啊,怪只怪她的胃口越来越大,我只能让她自己吃掉自己。”

“所以白枫弟弟啊,以后一定要做表里如一的好男人哦~”

话音刚落,王平一拍额头:“抱歉抱歉,差点忘了,你没有以后了。”

“是么!”白枫猛然间一反常态,稚嫩的声音中虽还有颤音,但却多了几分自信与狠厉。

王平放下手中的器械,饶有兴趣地看向白枫,眉毛微挑,视线横移,看向白枫最开始跌倒的地方。

“哗啦啦——”

王平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钥匙,拿在手中,还故意弄得声音很大,嘴角嘲弄。

“打开锁的钥匙在这,你不会真觉得自己逃得掉吧。”王平瞪大双眼,眼珠激烈地外凸,仿佛要逃脱眼眶的束缚,“不用偷偷摸摸,你可以跑起来,只要你能跑得掉,啊?”

白枫没有理会状态狂热的王平,缓缓举起一把小刀。

“噗嗤!那算什么,玩耍的玩具么?”王平收敛笑容,眼皮逐渐僵硬,“好了,游戏结束了,我也该测测你的极限了。”

“刷!”

王平话音刚落,整间仓库的日光灯管突然熄灭,世界重新陷入黑暗。

王平眉头紧锁,他本以为白枫和他之前杀过的人一样软弱无力,却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将仓库的电线给切断了。

没错,要怪就怪仓库的设施过于简陋,本来寻常人家的电线要么隐藏在墙体之内,要么被塑料隔膜所包被,然而这间仓库的电线却裸露在外,这就给了白枫机会。

怕王平有什么将电线接上的手段,白枫用出吃奶的劲又砍了一刀电线,将截下来的电线团在手上,立刻滚动起来,滚到杂乱的桌椅之间,静静蛰伏起来。

白枫知道自己处于弱势,比体力,比智慧,他都远逊于这位卑鄙的杀人犯,然而,在这漆黑的世界里,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毫无例外。

这就是白枫为自己谋得的公平,即使王平能找得到他,他依旧可以用小刀反击。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王平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此时烫的发白的灯管缓缓褪去颜色,仓库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和死寂。

在平台上摸索一阵后,王平抄起一根铁棒,他并没有因为猎物的反抗而愤怒,相反,吃正菜之前先来一道开胃菜,岂不美哉?

“吱——”

随着王平迈出脚步,铁棍在水泥地上拖出重重的长音。

“卡拉卡拉——”

近了!更近了!

白枫小心地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虽然危险将至,但他没有乱跑,因为他知道,或者说换位思考,如果他是王平,也会第一时间凭借印象来到断电之前他的位置查看。

因为他是小孩,比不得成年人,断电到现在才过去不到10秒,一个小孩又能逃到多远,况且,电线就在墙角,仓库又这么大,凭借刚才的滚动声,王平一定对他目前的位置有大概的印象。

但是问题来了,这边的杂物很多,相比于平台周围一览无余的空旷,这里的地形更加复杂,危险品又这么多,就算王平真的要找他也会小心翼翼,他只需要蛰伏待机,就有机会从王平手中抢下钥匙!

“切!”

王平摸索着找到电线断裂的位置,正想接上,发现电线长度不够,再用力抻恐怕会将其他位置的电线拉断。

谨慎的小鬼!

王平没想到,就在刚刚还被自己女装骗得团团转的小屁孩竟然如此心机。

但是他依旧胸有成竹,若是以前,在黑暗的环境中找寻猎物,他还会恼火一阵,然而对于已经将顾兹杀掉的他来说,黑暗,就是他的眼睛。

“小白兔到底藏在哪里呢?呵呵呵呵呵——”

丧心病狂的诱惑女声突然响起,回音打在白枫身上,不寒而栗。

一滴又一滴冷汗滴落,白枫不敢擦拭,因为王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在这里么?”

“还是在这里呢?”

“又或是在这里呢?”

王平一点一点摸索着,逼近着,直到逼到白枫退无可退。

没过多久,一双鞋出现在白枫躲藏的桌子前面。

刺鼻的香水味和着腥甜的血水味扑面而来,只是靠直觉都能感觉到王平就在自己面前。

白枫身体紧绷,鼻孔中呼出的热浪让他的体温急剧升高,他死死地捂住嘴巴,恨不得让心脏静止,防止王平察觉到桌子下的异样。

“好像也不是这里呢。”

王平玩味的声音悠悠传来,就在头顶,不足50厘米的上方,仅仅隔着一张桌板。

“卡拉——”

从脚步声中能感觉到王平转身走向了另一边,白枫不由得轻轻呼出口气。

“轰!!!!!!”

五雷轰顶般瞬间在白枫头顶炸响,在铁棒的沉重打击下,区区一层桌板根本护不了白枫周全,一记尖锐的刺破声将平静的仓库搅得波涛汹涌,那是铁棒与地面狠狠摩擦的声音,火星四溅,吓得白枫差点心脏骤停、血液倒流!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我就被砸成肉饼!

“咦?没有砸到呢,原来你躲在另一边啊~”

仿佛来自地狱恶魔的低语响起,白枫一个激灵,极速跳动的心脏给了他极限的反应,双腿绷起一跃,白枫就地打了个滚,“嗖嗖”两声换了个地方躲起来。

劫后余生的心有余悸之余,白枫大脑都在打颤:他究竟是如何发现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