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高潮:无意识的怪物——深渊之女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4367字
  • 2020-09-21 10:49:52

地下。

走廊很静,脚步很轻,但是仍能听见“踏踏”悠长的回声。

白枫看得见地底更深处的光亮,以及依稀的人影。

冯恪!

他连忙蹑手蹑脚地跟上去。

白枫已经很小心了,尽量和冯恪的脚步声保持同步,好在冯恪只顾急匆匆地往前走,并没有回头的迹象。

光线照在眼睛里,白枫不由得用手捂住眼睛,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被电灯一照特别刺眼。

白枫没想到地下竟然还通电,两旁墙壁上遍布青苔,而且湿乎乎的。

转了个弯,白枫靠在墙壁上偷偷往拐弯处瞟,只见冯恪走进一间房,没动静了。

白枫眸光微变:他……真的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么?还是说……他在引诱我?

白枫陷入了怀疑,他不太相信谨慎到前天才露出马脚的敌人会这么轻易给他机会。

等等!会不会他之前让我发现他也是故意的?这几天,他真的没有发现我在暗中监视他么?

迷雾渐渐笼罩白枫,怀疑引发更多的怀疑,白枫脚悬在空中,久久无法落下。

他大意的原因会不会是因为来得早?

对,没错!

从之前开始,他还偷偷摸摸的,但进了地下,就没有一点警惕,开始大大方方地往深处走。

回想起之前耳机里张珞癫狂的叫声,白枫心中开始坚定,或者说,他不得不去相信,因为这两天,他发现他的病来得一阵一阵的,痛苦的时候是真痛苦,轻松的时候也只是恢复一点体力,他拖不下去了。

八成现在,那扇门内,冯恪正在与某女行鱼水之欢吧。

地下,终归掩藏了太多的光明和罪恶。

轻手轻脚来到门外,白枫推门而入。

烛火悠悠,烛光飘飘。

房间内,地面和墙壁湿漉漉的,比走廊的墙壁更湿、更黏。

不远处,冯恪背对着他,凝视前方更深的黑暗。

“你来了。”

平静的三个字如同炸雷般在白枫脑中响起。

这是陷阱!

白枫攥了攥怀中的刀柄,声音冷静而又从容,因为他知道,慌乱是救不了他的,只会加速他的灭亡。

“说说你的条件吧,你不是有话想对我说么?”

一瞬间,白枫脑中想过好几个可能性,他似是而非地开始误导冯恪,本来是他落入对方的陷阱,但是这句话过后,对方就要掂量掂量,到底是谁落入谁的陷阱。

“你似乎很自信?”

白枫尽量放松身体,将双臂背过头去,悠闲道:“是啊,我更自信你不是冯恪,真正的冯恪还在办公室里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白枫能明显感觉到对方迟疑了一瞬,然后,对方的身体开始扭曲、变形,最后变成一个少女的模样。

高月……

此时白枫的心绪有些纠结,明明确定了对方的能力,但是看到对方幻化成高月时,他的心底还是被刺痛了。

如果那个女孩还活着,该有多好……

想被铭记的人却毫无价值地死去,意难平啊……

“原来是你,怎么,变成高月的样子是想让我手下留情么?”

“高月”笑了笑:“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监视了你整整四十八小时,我脸色该好么?”白枫脸色逐渐变冷,“好了,你不会是找我闲聊吧?”

“当然不是,到这一步了,我们就把话敞开,你到底是不是风云的人?”

“有区别么?”

“有,如果你不是,那我们可以和你背后的组织交易,只要你放弃调查我们,你背后的组织没准可以成为我们的客户。”

“如果是呢?”

“是?那我就会用尽一切办法杀了你,因为风云是禁止毒品交易的,怎么样?”

看到对方笑眯眯的样子,白枫心头一沉,毒品!

回想起王远的话,白枫终于明白他这两天得的是什么病了。

等等!这么说的话,那金羽……

想起这几天金羽的异常,白枫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那不是奶粉!

阴冷从心底升起,凉意直冲脑门。

“我在等你回……”

“答”字还没说出来,白枫刀光已至。

略微偏过头,转身,“高月”从容躲开白枫的进攻。

“你果然是风云的猎犬,很好,我很佩服你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镇定自若,不过,你的刀不够稳。”

“噌——”

刀声阵阵,白枫以各种刁钻角度袭击“高月”,但都被“高月”悉数躲下。

“喂喂,这就是你的手下留情么?”

“高月”瞄准角度,在白枫小刀穿刺过来的瞬间弓身、踢步,正中白枫手腕,白枫吃痛,手一松,小刀在空中转了几个圈狠狠嵌在地板上。

一记窝心脚,白枫连连倒退,坐在地上。

“很吃惊么?一点格斗基础都没有只凭借狠劲的人就是这么弱。”

“高月”缓步来到白枫面前,嘴角咧开,一记手刀狠狠砍向白枫的脖颈。

劲风袭来,白枫反应不及,就在手刀命中的瞬间,一只粗壮的臂膀挡住“高月”的进攻。

“高月”目光一凝,只觉手臂上突然传来巨大的力道,他“噔噔噔”地不断后退卸力看向来人。

“百色,红河研究会第一代试验品,能力是变幻外貌,精通格斗术,为薛氏家族效忠十五年。”

阴影中,莉莉丝从容不迫地走出,此时她身着劲装,青涩的曲线配合诱惑的紫眸让人心生摇曳。

“你们是另一批调查我们的人!”

“没错,交出数据,我饶你一命。”

“好,给你!”百色直接将U盘扔给莉莉丝。

而莉莉丝没有接,而是面色一冷:“杀了他!”

阿诺德瞬间暴起,欺身而上,一双铁拳逼得百色连连后退。

寒光现!

阿诺德面无表情,毫不吃惊,电光火石之间,一记手刀沿着刀背直接将小刀抽飞。

他是高手!

百色肝胆俱颤,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个男人的眼力、反应都远在他之上,已经不是技巧可以弥补的了。

气势泄了,百色开始节节败退,就在他心生绝望之时,余光瞥见一旁正与白枫交谈的莉莉丝,忽然,心生一计。

另一边。

“谢谢……”白枫捂住胸口,强忍发颤的身体起身。

“讨厌鬼,我巴不得你死,救你的人不是我,是阿诺德!”

见到白枫,莉莉丝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讨厌的家伙,是为数不多让她吃瘪的人之一。

“原来是阿兄。”

“扑哧——”莉莉丝笑出声来,宛如空谷幽鹂,“什么阿兄,你不会以为阿诺德姓阿名诺德吧?”

就是一旁正在战斗的阿诺德,听到莉莉丝的调笑也不由得手一抖,显然是被白枫的脑回路惊到了。

“阿诺德他全名是阿诺德·凯伊,名字是阿诺德,姓氏是凯伊。”

“唔……”

见白枫一副呆呆的模样,莉莉丝忍不住调笑道:“那你是不是要叫我莉姐姐?”

“你多大?”

莉莉丝听后撅了噘嘴,偏过头去:“哼,小鬼!”

“小心!莉莉娅!”

突然阿诺德的声音传来,白枫眼疾手快,眼看着百色迅猛地冲过来,他直接以肉身抵挡。

“滚开!”百色一巴掌将白枫甩飞,然后直奔莉莉丝。

“目标是我么?”莉莉丝紫眸中流露出一抹不屑,就在她准备迎敌时,百色突然一个滑步抄到莉莉丝的侧翼,改扑为抱,两人纠缠在一起往角落里滚去。

“莉莉娅!”

阿诺德一脚狠狠踏在地板上,顿时留下一个脚印,他立刻往莉莉丝的方向飞奔。

白枫正想过去,却不经意间发现刚刚被阿诺德踏出痕迹的地板正在缓慢恢复。

这是……

白枫虽然吃惊,但也没有多想,回过头去,看向莉莉丝的滚动的方向,只见阿诺德一脸无奈,而他身边,两个一模一样的莉莉丝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你竟然敢冒充我!”

百色……

白枫细细品味着百色的名字,他有些明白为什么百色毫不在意地将他的能力展现出来。

还真是个卑鄙的伪装者!

白枫缓步来到两个莉莉丝面前,一边绕着两人转圈一边从头到脚地打量两个莉莉丝。

“不要用恶心的目光看我啊!”

不分先后,几乎同时响起的声音让白枫头都大了。

也难怪阿诺德无从下手,实在是这个伪装者伪装得滴水不漏,就凭刚刚对莉莉丝为数不多的印象,百色就能模仿莉莉丝到真假难辨的地步,不得不说,百色对他能力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

“你不是最熟悉莉莉丝么?总有一些事是百色不知道的吧?”

对此,白枫的应对之法很简单,人可以伪装,但你总不能连同记忆一起拷贝过去吧?那这能力也太逆天了。

话音刚落,白枫敏锐地发现三道目光直直地盯着他。

“怎么……”

白枫话刚出口,看向莉莉丝的目光瞬间变成鄙视。

“又想让我救你,又不想暴露你们的任何信息,莉莉丝你好抠门啊。”

“哼!”两个异口同声的冷哼声响起。

双倍的嘲讽让白枫心头顿生不爽,之前一个莉莉丝就够气人了,现在是两个……百色,你别让我抓住你的破绽!

白枫相信,如果自己不在场,那么阿诺德肯定很轻易就能辨别出莉莉丝的真假,但是目前这种情况还真有些棘手。

这也是你的算计么,百色?

白枫一边踱步一边皱眉沉思。

“唉!”白枫最后停下脚步,气得直跺脚,“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啊!莉莉丝你也太难为人了!”

“白……”

“阿兄你不要说话!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数落数落这个莉莉丝!”

阿诺德旁观白枫的浮夸演技,心中怀疑:他莫不是想激百色露出马脚?可是这种情况下,百色肯定慎之又慎,怎么会被你诈出来呢?

“……啊,对了,就在前几天,莉莉丝这个家伙竟然差点杀死我!”白枫指着莉莉丝咆哮着,“你不是厉害么?你不是想杀我么?好啊,阿兄,让她们两个决斗,活下来的就是真正的莉莉丝!”

阿诺德刚要说话,又被白枫呛了回去:“现在,3!2!1!开始!”

只见两个莉莉丝同时往后一跳,与对方拉开距离,刚要出手的瞬间,白枫指着拔出腰间小刀的莉莉丝喊道:“阿兄,她是假的!”

阿诺德也不知道白枫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但是他却本能地相信这个初出茅庐但判断力与直觉极为敏锐的小子。

顿时,场面变成二打一,“莉莉丝”两面受敌,被阿诺德一拳抡飞,狠狠摔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莉莉丝连呕几口鲜血,不敢置信地指着白枫,面色痛苦:“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白枫掏出一根铁羽,冷漠地看着百色。

“可是,她……”

“你以为我腰间别着小刀,所以也会使用小刀对抗?”莉莉丝不屑地笑了,扬了扬手中的铁羽,紫眸里满是高高在上,“你不会以为讨厌鬼仅仅是为了激你露出破绽吧?讨厌鬼在让我和你决斗之前,反复地提醒我曾经差点杀死他这件事,也对,你不知道,这根天使之羽就是我唯一一次对他出手的证据,现在你甘心去死了么?”

“呵呵……”百色咧嘴笑了起来,想他曾经一手幻形欺骗了多少敌人,如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的拙劣演技所欺骗。

“呜——”

就在阿诺德准备击杀百色的时候,突然房间更深处传来一阵呜咽的轰鸣声。

“什么动静!”白枫立刻往房间深处看去,目光所及之处,却只有浓浓的黑暗。

“轰!”

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门口处透出走廊的光亮立刻从上而下熄灭,仿佛房门被自动关上一般。

阿诺德和莉莉丝也不得其解,疑惑地打量着周围。

大地在颤抖,不,应该说整个房间都在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百色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发疯似的狂笑。

“冯老头啊冯老头,你竟然连我都算计,我可是为薛总服务了十五年的人!整整十五年!比你都要早!”

“真没想到你竟然还会觉得自己功勋卓著?”莉莉丝嘲笑道,“你难道还不知道,像你们这种试验品还自称战士?那是抬举你们,你们不过是掌权者手下的一只狗,哼哼,风云至少不会那么虚伪,猎犬虽然不好听,但也是试验品的真实处境,你还不明白么?你就是用来钓我和阿诺德的饵,为了保全你背后的那位薛总的饵!”

“不可能!不可能!薛总他很看重我!他不可能舍弃我的!”百色拼命地嚎叫着,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突然,地下冒出一滩绿色的黏液,心如死灰倒在地上的百色沾染上黏液后,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依稀能看到白骨。

但是百色已经放弃反抗了,当他知道自己的处境时就放弃抵抗了,因为他知道,莉莉丝三人会给他陪葬的,没有人可以逃出去。

仅仅十秒钟,百色就化为一滩脓水。

白枫猛然看向莉莉丝:“你知道这是什么,对么?”

莉莉丝很平静,平静得有些可怕。

她一边躲着黏液一边回答道:“我们现在,在深渊之女的嘴里,逃不出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