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高潮:谁才是布局人?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3101字
  • 2020-09-19 17:07:00

“我出去一下!”

白枫起身,顿时天旋地转,手脚发麻。

“你要去哪?休息一天不行?”金羽连忙扶住白枫。

“不行。”一丝冷汗从侧颊淌过,白枫喘着粗气咬牙咧嘴笑道,“秘密会随着黎明到来而消融。”

看着白枫刚毅的笑容,金羽被震撼到了,他很想问:即使身体衰弱成这个样子,你还要做些什么么?

但是,他没有问,仅仅从白枫的眼神中,他已经得到了答案。

从歪歪扭扭的步伐中,他看到的是强大的意志,是他一辈子都不可能理解的东西。

“他出去了。”

在与薛邵群的聊天记录中,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静静地躺在那里。

也许是因为犹豫,亦或是烦闷,金羽舔了舔嘴唇,喉咙里开始冒烟。

有点口干舌燥了。

金羽吞了口口水,熟练地冲了杯“奶粉”。

另一边,白枫跌跌撞撞走出宿舍楼,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办公楼。

其实根本不用想那么多,为什么一定要知道那间暗门内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只要知道,在他和莉莉丝光顾之前,那里很重要就足够了!

白枫觉得自己很蠢,这么简单的问题反应半天才弄明白,如果暗门内是机密重地的话,在已经发现有暴露风险的时候,对方会采取什么措施?

当然是将某件重要的东西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以此推算,莉莉丝两人也是为了那件重要的东西。

虽然白枫不知道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但他知道,从他发现莉莉丝二人到达办公楼楼顶到他开灯吸引警卫注意力这段时间整整花了五十分钟。

也就是说,即使是莉莉丝,用了五十分钟的时间都没能带走这件东西。

出手的时机!

以此为基础逆推,莉莉丝二人选择的时间恰巧是地下狂欢日,是对方最松懈的时机。这就意味着,他们很可能打算花费很久的功夫来获得这件东西。

虽然仅仅是推论,但白枫还是不自觉加快脚步,从早上演戏到休息,这段时间可是被浪费掉了,对方很有可能已经将东西转移走,那么他唯一一次最轻易看到对方真容的机会也就没了!

一定要来得及啊!

白枫心里暗暗祈祷,已经错过良机的他,现在只能选择与时间赛跑。

——————————————

当白枫离开宿舍楼的时候,莉莉丝和阿诺德就从监控中清楚地看到了。

“他要去哪里?”

“办公楼!”莉莉丝指着其中一块监视屏,“他正要做与我们相同的事,本以为是个新手,没想到反应还挺快,不过,对电子设备的陌生就是你的催命符!”

莉莉丝双腿交替在空中欢快地踢来踢去,在她看来,白枫的判断足够准确,但是忽略的细节实在太致命了,她入侵的可是暗门内的监控,可以监视淮大各校区的风吹草动,如果白枫出现在她眼前,也就意味着……

突然,莉莉丝目光一凝,因为暗门打开了。

“这个时候下楼?”

莉莉丝有些不敢置信,因为男人这么做会被躲在楼下的白枫发现,从而暴露身份!他应该看到白枫了啊!

“会不会是诱敌之计?”阿诺德立刻判断道。

“也许吧……”紫眸显露的疑惑如何也掩盖不住,显然阿诺德的说法无法打消她心中的疑惑。

“他会不会已经将证据转移走了?”

“不可能,我这边一直在监视暗门内的电脑,一有讯号发出就能立刻收到消息并拦截。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他只可能用可移动设备转移数据。而十五年的交易记录和红河研究会的全部研究资料可没那么快备份,再等等吧,等他对付讨厌鬼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

办公楼下。

看到七楼亮起的灯光,白枫躲在大门不远的阴影内。

没一会,灯关了。

“怦怦——怦怦——”

白枫心脏直跳,既要为虚弱的身体泵血,又要抵抗紧张的压力。

他知道,马上从大门走出的人,就是办公室里的鬼。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下楼的人仿佛刻意测量白枫身体的韧性。

白枫的眼神逐渐涣散,又在刺痛中恢复冷静,反反复复,大脑的感知开始出现偏差,仿佛要出现幻觉了。

看到了,是冯恪!

白枫心头一惊,虽然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是他的话,要么他的伪装很精湛,能骗过所有人,要么当年的事另有隐情。

一瞬间,白枫顺理成章地推测起来。

但是,他马上又开始怀疑,以自己现在的状态,看到的,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

一刀入肉,这次不是在皮肤表面浅尝辄止,而是深入骨髓!

尖锐的痛苦在耳边汹涌地咆哮,白枫瞬间痛得冷汗直下,那一瞬,他的专注超越了对毒瘾的依赖。

是冯恪,没错!

白枫胸口起伏不定,有时连他自己都在怀疑,那些身躯健硕、下手狠毒的敌人一个个死在他的手上,而他这副孱弱的身子却活了下来,这本身就是没有道理的。

好痛苦……活着,好累……

雨桐……

当白枫回过神来的时候,冯恪早已不知去向。

我刚刚……在发呆?

后背瞬间惊出冷汗,汗滴仿佛银针从毛孔中被挤出,好在冯恪没有发现他。

精力越发无法集中,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白枫一屁股瘫坐在地上,阵痛不停地折磨着他……

——————————————

第二日,白枫是在草地上醒来的。

脑袋依旧昏昏沉沉,不过痛苦减轻了许多。

“我……还活着……”

整理下混乱的大脑,白枫立刻起身,虽然手脚依旧止不住地颤抖,但比起昨天时不时地抽搐已经好太多了。

冯恪!

刚刚转醒,白枫立刻锁定目标,只见冯恪再一次来到办公楼,而且神色有些偷偷摸摸的。

难道昨天他还没有带走那件东西?

隐藏在树后,白枫不动声色地监视着冯恪,直到他走进办公楼。

现在白枫的目标很明确,只要跟踪冯恪,弄清暗门内隐藏的重要东西就好了,这也是他体力所能支持的极限。

他还没忘记,当初冯恪试探他的时候派出的能力者,如果此人一直在暗中保护冯恪的话,那他免不了还有一场恶战,更需要珍惜来之不易的体力。

又过了一天。

冯恪早归晚出,生活轨迹两点一线,很规律。

周一也是枯燥的一天,冯恪直到晚上还依旧待在办公室,办公室的灯亮着。

白枫看了看时间,“11:10”,就在他打算回寝室的时候,突然,楼上的灯,灭了。

白枫也不知道宵禁自己不在的话会发生什么,衡量利弊后,他还是决定再等等,确认冯恪的路线后再回寝也来得及。

很快,冯恪从大门走出,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往校门走,而是往相反的方向走,而且他手中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行色匆匆。

后校区!

白枫立刻反应过来,他很想一直跟踪冯恪,但是他怕因为宵禁的原因惊到冯恪,权衡之下,他决定先回寝室,待宵禁过后,再用特质腰带从楼上走下来。

一路小跑,白枫终于在11点半之前赶回寝室。

“你去哪了?”

刚进门,金羽的声音便传来。

白枫看了看时间,一过“11:30”,他就打开窗户,推开栅栏,将腰带上的卡环扣在栏杆上。

“你去不去?”白枫做完这一切后,回头问道。

“我……就不去了吧……”金羽没有说实话,因为今晚,他也是地下狂欢的一员。

“那我走了。”

金羽没有回答,他死死皱着眉头,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出去了。”

将消息发给薛邵群后,金羽看着窗外茫茫夜色,喃喃道:“永别了,白枫……”

刚走到二楼,白枫突然感觉不太对,猛地抬头,发现头顶上很多宿舍的栅栏被打开,学生蜂拥往楼下走。

回想起冯恪的可疑行径,白枫心中有所猜测:混淆视听么?

没有理会一拥而下的学生们,白枫快速潜行到楼下后,急忙往后校区赶。

没有!

没有!

他到底去哪了!

白枫一路扫视周围,始终没有看到冯恪。

声东击西么?

就在白枫陷入怀疑的瞬间,他看到冯恪正在致远阁旁,而他所站的位置,正是白枫知道的三个出口之一。

看到冯恪的身影,白枫立刻蛰伏起来,过了一会,他偷瞄一眼,发现冯恪消失后,立刻来到冯恪之前的位置,在地上摸索一阵后,这才将通往地底的大门打开。

洞口幽邃不可见底,在月光的照耀下,只能看见最靠近地表的几阶阶梯。

白枫一步一步踏入其中,然后带上门。

就在白枫没入地底的瞬间,莉莉丝和阿诺德从一旁的荫蔽处走出。

“我们要进去么?这很可能是个陷阱。”阿诺德隐隐感觉不对劲,因为他们是站在上帝视角看整个过程的,冯恪明明知道白枫在监视他,还以身犯险,这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

“看来那个老头很有信心对付讨厌鬼,不过还是那一点,数据不能落在白枫手上。我知道这一定是陷阱,但是目前拦截信号并没有动静,这就说明,那老头手中拿的东西很有可能是备份数据。”

“我会保护你的!”阿诺德本能地敲了敲肩膀。

“我相信。”莉莉丝笑靥如花,紫眸流淌着温柔的神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