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发展:暴露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790字
  • 2020-09-15 17:03:20

从93栋离开,白枫突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他一边快速踱步往寝室走,一边思考刚才的事。

薛邵群和杜芊芊的态度不对劲。

理所当然的判断。

在别人眼中,薛邵群和杜芊芊是一对神仙眷侣,可谓羡煞旁人,但是白枫眼中,这两人却像精分一样。

第一次见面,薛邵群的暴躁和杜芊芊的忍让让他印象深刻;而第二次见面,薛邵群又变得冷静、进退自如,而杜芊芊却变得谨小慎微。

当然,也不排除杜芊芊迷迷糊糊中被他一吓精神有些不稳定,但是薛邵群的反应太反常了。

从第一次的见面和之后的堵截中,白枫确信,薛邵群不是那种特别会控制情绪的人,除非杜芊芊拉着,或者可能杜芊芊也拉不住。

这次,薛邵群竟然一改凶狠、欲杀他而后快的狂怒,还提醒他目前的处境,这里面的各种转折可就值得商榷了。

白枫疑惑了,困顿了。

按他的理解,一个人的性格无论是正常也好,扭曲也罢,总会趋于一个稳定的范围,只不过扭曲性格的人常常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而显得无法琢磨罢了,像王远兄弟这样。

但是薛邵群的种种行为更像是精神分裂,而导致这种行径的原因恐怕就是高月的事。

回想起薛邵群的语气,白枫觉得高月很可能真的是自杀的。

如果在被刺激的情况下,薛邵群还能演得那么真诚,白枫嗤之以鼻,根本没必要。

手中有枪的薛邵群占据主动,他可以逼走白枫,又何必说这些?

再者,如果真的是为了麻痹白枫,那就显得有点画蛇添足了,对于一个性格不稳定的人来说,这种猜测更难以让白枫接受。

白枫微微一笑,如果说再之前他还为线索太多、太杂而苦恼的话,就在刚刚,薛邵群掏出管制武器的同时,他就明确了目标。

目前,高月是不是自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致远阁地底的秘密和办公楼暗门内的秘密,这两个秘密又共同指向十年前发生的某一件事,那才是一切的开始。

回到寝室,金羽的床依旧是空着的,被子也一点没动,丝毫没有回来的迹象。

白枫立刻点了一份餐,持续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侦查,中途仅仅睡了一觉是不够的,现在他饿得眼冒金星。

——————————————

办公楼。

恢复不了!竟然恢复不了!

男子几近抓狂。

他经营保管多年的秘密被人随意破解不说,他还找不到犯人!

入侵者是高手!而且是顶尖黑客!

愤怒没有持续多久,男人就下了判断。

是那个新生?或者是外来人员作案?

看向存储重要数据的电脑,男人迟疑了。

即便是他,都没发现电脑中丢了什么数据,被拷走什么数据。

他有些惊恐,如果对方用来和蓝星做交换的筹码还好,万一这些数据被公之于众……

“嘶!”

男人倒吸一口凉气,之前处理警察灭门事件就已经让蓝星有些伤筋动骨,这要是雪上加霜,估计政府又要对付蓝星了。

男人有些后悔当初为了保密不给警卫配备监控了。

突然,男人目光一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快步走出暗门,关上、掩盖好。

他走出办公室,警卫们正在站岗,把守各个楼梯口。

勾勾手指,唤来警卫队长:“你刚才说,这里全部都保持原样?”

“是的,不过我们赶上来后立刻搜查,并没有入侵者的影子。”

“那这门就这么开着的?”

警卫队长看向男人手指的方向,正是男人办公室的门。

“没错,楼顶的门同样也是开着的,所以我们怀疑入侵者是从楼顶潜入的。”

男人半蹲下身,拧了拧门的锁芯,锁随着锁芯的转动而抽动着。

但当他看到隔壁的门时,顿时眯起双眼。

隔壁的门上,锁芯被不知道什么尖锐的东西整齐地切了下来,锁芯完好地放在地上,而门上却留下一个切口整齐的洞口。

“这个房间……”

“哦,这个房间就是我们发现的突然开灯的房间。”警卫队长连忙说道。

“唔,是这样……走,去楼上看看!”

来到顶楼,门依旧完好无损,只是没有上锁罢了。

继续向上,来到楼顶,男人极目远眺,顿时校内的风景一览无余,随即,他的目光停在远处一家大型商场上。

看了大概有一分钟,男人开口道:“去,派人把那家商场的监控给我调来。”

“是!”

男人总算松了口气:只要有线索,事情就不算太坏。

正当他要离去的时候,目光突然停在楼侧面的救生楼梯上。

他指着救生楼梯问道:“那里你们查过了么?”

“查过了。”

“真的?”男人瞥了眼警卫队长,眼中满是怀疑之色。

“我们先是从大门进来,搜查七楼后才到楼顶,最后查看的救生楼梯。”在男人的逼问下,警卫队长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我、我们已经确定过,所有救生楼梯的侧门都是锁上的,没有撬动的痕迹。”

“蠢货!楼顶的门开着,这就足够了!”

“您的意思是……”

男人气得无话可说,也难怪,警卫们第一时间搜查灯亮的七楼也没问题,但这正中了敌人声东击西的计策!

声东击西?

男人扫视一圈楼下:如果是声东击西,是不是显得太过多余了?

回想起七楼两扇被撬开的门,以及不该在那个时候亮起的灯,男人瞬间咬住牙齿,“嘎嘎”作响。

两拨人!竟然有两拨人偷偷潜入办公楼!这是耻辱!

“叔父,那个白枫有问题,必须立刻处理掉他!”

男人回过头,看到来人后神色缓和。

“邵群,你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小鬼,刚才竟然拿刀威胁芊芊,还好我及时赶到,被我赶走了。”

“为了高月的事?”

听闻男人的话,薛邵群脸上有些挂不住。

“邵群啊,我知道你讨厌那个新生,但是不要逞一时之快,你忘了你之前杀掉的警察?总裁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平息下去。还有,神仙粉少用,不然啊,你迟早会出事!”

男人苦口婆心,不管薛邵群爱不爱听,他都要说。

“昨晚有人潜入我的办公室。”

本来还有些不甘心的薛邵群听闻此事后立刻神情严肃:“那里也被发现了?”

男人缓缓点头。

薛邵群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怀疑目标么?”

“据我的观察,昨夜至少有两批人潜入过,本来我是怀疑那个新生的,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又觉得不像是他,因为他并不知道我们昨夜的事。”

“会不会是我们的敌人?”薛邵群立刻联想到几个家族的人。

“也有可能是我们的朋友,毕竟虽然我们从没有少过他们的供奉,但是只要证据还掌握在我们手里,无论如何,他们都要保我蓝星集团。”

男人叹了口气:“别忘了十年前的事,潜入者也有很大可能是政府的人,你以为政府不想搞掉我们么?没证据罢了,不然惹得其他家族人人自危,联合政府就危险了,毕竟政府可没有极。”

就在男人侃侃而谈之时,薛邵群的手环响了。

打开视频通话,映入眼帘的是张珞、宋穆以及一个笑呵呵的丑陋面孔。

“张珞,你又有什么事?”

“群少,打扰了,这位金羽兄弟想买点神仙粉,钱都准备好了,您看……”

“就凭他?他有什么资格管我要神仙粉?让他滚,不要打扰我!”说罢,薛邵群直接关闭了视频通话,虚拟投影的光芒也被收回手环。

“金羽,金羽……”

“怎么了,叔父?你认识这个丑东西?”

“嘶,我记得这个金羽好像和那个新生是室友吧,这两人走得好像还挺近?”

“是吧?”薛邵群也不确定,正如他所说的,金羽就是个滑稽小丑,他多看一眼都欠奉。

“他为什么突然需要神仙粉?”

“谁知道,可能是被其他人吸引的吧?”

“不,我的意思是,他为什么会在这个节点需要神仙粉。”

“这个节点?嘶——”薛邵群有点明白自己这位叔父的意思了,“您是说昨晚……”

“嗯——”男人瞪着眼睛缓缓点头,“不管是他需要,还是那个新生需要,都说明昨夜他们在场,那么我的怀疑就可以排除了,昨夜潜入的人里,必定有这个新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