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发展:死亡与被删除的数据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231字
  • 2020-09-15 10:28:52

“金羽学长!金羽学长!”

白枫屏住呼吸、掩住口鼻,再次走进白雾中。

然而无论白枫怎么叫金羽,甚至粗暴地摇晃也无法唤醒正在幻境中享乐的金羽。

隔着手掌,白枫都能感觉到白雾的甘甜逐渐沁入他的鼻孔,不停地撩拨着鼻孔上的黏毛。

他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陷入幻境,金羽是安乐梦,而他却是被追杀的梦,但是他知道,再次吸入过多白雾陷入幻境后,他不一定有命活着出来。

取出小刀,刀尖闪烁着凛冽的寒光,而白枫眸中也异常平静,一刀见血,金羽拇指瞬间见红。

“嗷——”

十指连心,金羽立刻清醒,手脚一松,从歪脖子树上跌落在地。

白枫不由分说,拉着金羽就往外跑,一刻也不敢停歇。

迷迷糊糊跑出白雾范围,金羽才恢复神智,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干什么!”

“白雾会让人产生幻觉,我不确定一直待在里面,会不会对人体有副作用,所以抱歉。”

金羽捂着手指连吸几口冷气,听到一向不苟辞色的白枫的道歉,心中的怒火当即就消了一半。

“嘶,那也不用这么狠吧……”无奈,金羽只得嘟囔着埋怨一句。

白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许是一起经历过敌人的暗算,此时他竟对一个普通人生出同仇敌忾的心思来。

打开手环,白枫操作起来。

“老弟,你在找什么?”金羽日常询问。

“地形图。”既然已经把金羽当做战友,白枫也乐得回答。

“什么地形图?”

“淮大的。”

此时一副立体投影图像展现在两人面前,白枫用手指放大比例尺,以淮大为中心、飞鸟市附近的地形跃然眼前。

见白枫眉头越皱越深,金羽不由得询问道:“怎、怎么了?”

“你看,淮大的位置,虽然地势也很平坦,却要比其他的位置要高。”

“什么意思?”

白枫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他知道地势高可以在地底做文章,但是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员,也许土质、地质的不同也会影响地下工程,但是有为数不多的点去佐证他的判断,已经算是迷雾中的一点光亮了。

“学长,你知道杜芊芊的寝室是哪间么?”

“93栋105啊……”金羽脱口而出,然后捂住嘴,瞪大眼睛,“老弟,你想干什么?”

“问点问题。”

“你可以问我!”

白枫盯了金羽一会,缓缓摇头:“不行,必须问她,有些事,只有她知道。”

金羽有些泄气,趴在白枫耳边低声咆哮:“你不会真觉得群少很好说话吧!听我的,不要犯傻。如果人连命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了,高月学姐那么漂亮的人,你看她死了之后还有几个人会记得她!”

“至少我还记得。”白枫叹了口气,微微一笑,他在之前的骗局中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被高月文章中的那句话震撼到了。

人肉体上的死亡并不是结束,被人遗忘才是真正的凋零。

“我也不会真正的死亡,至少这几天的事,你会一直记下去,不是么?”

白枫用手心盖住胸口,静静地聆听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动乃至骨髓的轻响,那是雨桐的痕迹。

“我、我……”金羽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他一直以为白枫是个有些冷漠的人,但是今天白枫的一席话让他有些感动。

因为相貌的关系,几乎所有人都把他当小丑,欺负他、嘲笑他,也唯有白枫真正把他当个人看。

想起自己的功利,金羽有些自行惭秽。

抿了抿嘴唇,金羽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眼神不自觉地看向致远阁,问道:“那老弟,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回寝室么?”

“回不去的,我们只能等,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吧。”

一夜无话,直到凌晨四点,白雾才渐渐散去,凌晨六点,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后校区逐渐恢复人气。

“一……二……”

此时金羽早都睡到不省人事,白枫在根据学生出现的位置数进入地下的入口数量。

白枫发现一共三处隐秘的位置,离去的学生中,大多不停地打着呵欠,精神萎靡,仿佛昨晚一夜没睡。

昨夜耳机中疯狂的声音犹在耳畔,白枫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心想这群人昨夜不会一直在进行群体运动吧?

正主出现。

薛邵群和杜芊芊从人群中走出。

薛邵群倒是双目有神,笑容可掬,完全看不出昨晚熬夜的迹象,而杜芊芊有些神情恍惚,假寐在薛邵群怀里,被扶着走。

待到所有人离去后,白枫才叫醒金羽,两人拖着疲惫的步伐往宿舍楼走。

而就在白枫两人离开后,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地下走出,只见他推了推金丝眼镜,露出一抹邪笑。

还没得意太久,手腕上传来震感,男子打开视频,对面警卫立刻报告昨夜办公楼发生的事情。

男子听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心中有些慌乱,他根本没想到有老鼠竟然钻了空子。

“你原地待命,我马上回去。”

办公楼。

由于是周六的关系,所以办公楼内人很少。

男子一路快步往办公室走,对打招呼的声音只是草草应付。

来到七楼,警卫已经将整个楼层团团围住。

“先生,昨夜706的灯突然亮起,我立刻率人上楼,但是没有发现潜入者,还有,楼顶的门被撬开了。”

“你们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男子理都没理前来报告的警卫,厉声吩咐道。

“是!”

走进办公室,男子立刻将门反锁,来到储物柜前,用力将储物柜挪开,手指随意点了一下墙面,墙面的一块缓缓升起,露出密码锁。

男子将手环上的插口与密码锁的接口对接,没一会,密码被解开,确认指纹后,门才开启。

快步走入密室,男子直奔主电脑,一番操作过后,男子盯着屏幕发呆。

没少!什么都没少!连拷贝的痕迹都没有!

难道没找到暗门?

男子这么想着,就要看监控,当他看到监控台是关着的时候,刚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

打开监控台,昨天整整一天的监控视频被删得一干二净。

不过男子丝毫不慌,因为他还有备份。

打开隐秘的备份机器,男子刚刚升起的希望又落空了。

男子狠狠拍了一下桌面:可恶!备份信息被当做相关信息一同被删掉了。

只能进行数据恢复了。

男子无法,立刻设法在内网寻找数据碎片,他想得很好,既然对方处心积虑删掉监控数据,那就说明,监控一定拍下了入侵者的身影,不需要恢复全部数据,只要有入侵者的镜头,他就会立刻以雷霆手段消灭对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