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发展:白雾与癫狂的淫靡之声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473字
  • 2020-09-12 17:30:07

一溜烟跑到后校区入口,直到办公楼的影子被树荫遮蔽,白枫才停下剧烈地喘息着。

“啊……啊……”

“继续叫……我越兴奋……”

“啪……啪……”

刚刚进入后校区的范围,耳中不断传来淫靡之声,白枫皱了皱眉头。

“……表面上……实际……继续给……叫……说!爽不爽!”

一串癫狂的笑声震得白枫耳朵生疼,白枫不得已摘下耳机。

刚刚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勾心斗角,回来还要受这种精神污染,白枫不由得捂住额头,保持头脑的清醒。

不断起伏的胸口渐渐平复,白枫眼神微眯,一边往致远阁走,一边开始考虑善后的事。

办公楼藏有鬼!

回想自己入学的时候,就是那间办公室里的冯恪主任为他办理的入学手续。

白枫不自觉摸了摸下巴,他记得那时那间办公室除了教导主任冯恪外,还有机械工程学院的邹沂副院长、教研会的蔡熊副主任。

其中邹副院长正是负责教机械传导的老师,也就是说,这三人中,唯有蔡副主任是白枫没有接触过的。

三选一么……

想到这点的白枫突然警醒,因为常识上的确是三选一,但是这是惯性思维,也有三人同流合污的可能性,随着调查的深入,白枫越发地发现,蓝星集团对淮大的侵蚀很深,所以,这三人都可能有问题!

目前的重中之重是要弄清暗门后的空间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回想起之前用镜子反射看到的荧光,白枫判断,里面应该有电子设备,但是,在一个屏蔽信号极强的密闭空间放电子设备的意义何在呢?

谜团越来越多,但是透过谜团,白枫能清楚地看到杂乱线团流逝的方向,那个最重要的中心点,将所有线索牵引。

白枫叹了口气,都说风险和机遇并存,今天他获得的线索可是用被对方怀疑的代价换来的。

他本意是开灯后引起警卫的注意力,如果莉莉丝两人犹豫不决与警卫照面或是被看到,那么他的嫌疑就可以避免,执行任务也会更方便。

然而,莉莉丝两人撤得比他还果决,他刚从爬梯跳到救生楼梯,他们就从屋顶飞走了。

如此,他的嫌疑会被无限放大,尤其是楼顶门和七楼办公室的门还都开着,傻子都知道有人夜里潜入过。

白枫左思右想,目前他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年龄了,但是执行秘密任务的人是不分年龄界限的,所以只要像个普通人一样,这副14岁的孱弱身体就是动摇对方的关键。

哪怕莽撞一点也是可以的。白枫看向烟雾缭绕的致远阁,是时候找杜芊芊谈一谈了。

嗯?

来到致远阁附近,白枫没有看到金羽,立刻警惕地环顾四周,最后,透过致远阁的烟雾发现对面的树林里有个人影在动。

“金羽学长?”

白枫一边往金羽的方向走一边轻声叫道。

但是对面的人影一点反应都没有,由于距离太远,还有白雾隔着,白枫也看不清人影在做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地往人影的方向走。

刚踏进白雾,白枫的鼻子动了动,一股淡淡的甘甜从鼻孔进入,到了咽喉,仿佛琼浆玉液流淌,白枫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在白雾的温柔爱抚下不由得多吸了两口。

不对!

白枫立刻警觉,上次白雾可是无色无味,这次的变化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白枫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突然,白枫目光一凝,如果说白雾是从地底渗出来的,那么地底的白雾,浓度该有多高!

就在白枫意识到这点时,他也来到了致远阁的中心,依稀能看清另一边的人影正是金羽。

只见他整个身体环抱在一颗歪脖子树上,一边蹭一边用舌头去舔树干,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眼前一花,金羽和白雾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脚下的一滩沼泽。

白枫低下头,此时地面哪里是致远阁的亭台,而是松软的沼泽地,黏土浸透脚背,没过脚脖,一点一点吞噬白枫的身体。

就在白枫想要挣扎着往前走时,沼泽中突然钻出四个被泥浆包被的怪物,他们用手死死拖拽白枫的小腿、裤脚,口中“白枫——白枫——咕噜噜——”怨毒地叫着。

是试验中被我杀死的人!

白枫记得很清楚,至少王平王远兄弟俩的声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恐惧么?害怕么?亡者从地狱里爬出要向他复仇!

白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心中不屑:你们活着的时候都没能杀死我,死了之后更是窝囊废!

这是幻觉!

此时白枫已经陷到腰了,下半身动起来很困难,巨大的压力挤压着腿部,禁锢着白枫的行动能力。

随着高度降低,泥浆怪的凛冽恨意与如潮杀意扑面而来,死亡,近在咫尺!

是能力者么?

白枫一边顶着沼泽和怪物拖拽的压力奋力前行,一边想道。

如果是能力者,我到底露出了什么破绽?

死亡、深渊、怨恨……即使处在这种情况下,白枫依旧很冷静,他除了前行外唯一做的就是保持大脑的清醒,因为,他知道一种叫痛觉传感器的东西,因为,他参加过一种名为基因试验的最强幻觉。

所以,他知道,幻觉中,无论再真实,只要大脑不认为自己死亡,那么现实中的身体就会保持该有的生命体征。

不停挣扎使得白枫越陷越深,胸口被泥沙碾压得透不过气来,每走一步,胳膊和腿都要被快速聚集的泥沙割伤,更别提,还有亡灵在他耳边恶毒地低语,巴不得他早亡!

沼泽开始淹没头颅,从下巴开始,白枫立刻闭上嘴巴,但是嘴也被很快淹没,白枫仰头,保持鼻孔的顺畅,但,没有那么容易,很快鼻孔、眼睛全部被泥沙掩埋,在压力的作用下,无孔不入。

只听“噗”得一声,白枫的鼻孔、耳朵就被泥沙塞满、堵死,窒息的眩晕感接踵而来。

屏住呼吸也没用,鼻孔处的泥沙一点点在鼻腔里游走,深入咽喉。

“咳……”咳嗽声刚刚响起,嘴巴就塞满了泥浆,喉咙不自觉地吞咽,“咕噜噜……”仿佛白枫也要被同化成泥浆怪。

很快,强烈的涨腹感和大脑的挤压感袭来,泥沙宛如利箭从眼皮的缝隙钻入,刺穿眼睛,肆无忌惮地在白枫大脑内游走。

白枫死死锁住仅存的意识,又大口大口吞咽几口泥浆,他已经看到地狱的边境,王远几人狞笑地看着他,期待他的加入。

幻觉……这是……幻觉……

白枫的意识开始沉沦,仿佛一叶扁舟,稍微大一点的风浪都能将其掀翻,王远等人的嘲笑声越来越遥远,仿佛意识都飞走、变得遥远了……

“呼呼……”

新鲜的空气进入鼻孔,白枫贪婪地吮吸着。

回过神来,白枫已经走到距致远阁有一段距离的小路上。

虽然活下来了,但白枫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环视四周,寻找能力者的身影。

夜风习习,吹打着白枫被冷汗浸透的衣衫,凉意入骨,白枫却没发现半点敌人的踪迹,只有身后的金羽依旧疯狂地拱着树干。

“嘶……”白枫倒吸一口凉气,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将窃听耳机戴上。

耳中传来的依旧是张珞癫狂的咆哮以及女人求饶享受的呻吟声,但是这一次,白枫却品出不同的意味。

有古怪的,是这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