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发展:目标都是办公楼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651字
  • 2020-09-10 18:11:17

从致远阁离开后,白枫没有往寝室走,而是往办公楼走。

他已经确定,张珞一行人是通过某个入口进入地下的,而且还是正对致远阁的地下。

原因很简单,何凡给他的窃听装置发信器信号应该很强才是,但是耳机中的声音却断断续续,这就说明张珞在能隔绝信号的位置。

而且听到的声音回音很重,就好像走在空旷的走廊里亦或是在厕所这种狭**仄的房间中,这点也能证实张珞等人的位置就在地下。

仅仅通过耳机内传来的声音,白枫能确定两个疑点。

一是淮中后校区的地下很可能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地下建筑群,而且这个建筑群内很可能隐藏着当年联合政府制裁蓝星集团的秘密。

想通这点,那么之前的部分疑点就都融会贯通,包括蓝星集团为什么选择淮大。

以蓝星集团的实力,打着修建校区的幌子,花了整整四年施工的地下建筑群,应该很庞大才是,至少占地面积不会输于后校区。

二就是白雾,按照时间推算,白雾应该和十年前的事没有太大关系,而且这股雾就像是从地底渗出的,那么地下究竟在做什么?

“珞哥,这次……群少会不会……”

“有钱就……是从那小子……再说……”

“红……待遇是真……只要……”

“嗯,赶紧……等不及了!”

走出后校区后,两人的声音更加听不清了。

虽然能听清的部分不多,不过白枫还是听出一些意味,这俩人八成要拿欺负自己这件事来取悦薛邵群,而且想去地下还不是任何人都能去的,需要钱。

看起来,这俩人已经决定毕业后加入红河会。

有意思。

白枫微微一笑,看起来淮大被蓝星集团侵蚀得很深,就连这种货色都能物尽其用。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听到第一句里的“这次”之后是什么,其中一定包含一些可以推断地下活动的重要信息,可惜被噪声干扰掉了。

虽然很多关键信息依旧没有显露,但是今晚的事可以将过去的一部分线索串联起来,解决了一些疑问后又升起一些疑问,如果想真正解决疑问的话,就必须进入地下,而白枫又没有做好这方面的计划,所以他决定先去办公楼探查一下。

这件事同样很重要,如果另一拨人的目标和他相同的话,那么有很大可能会打乱他的计划,甚至会使他的身份暴露。

目前,他在明,那两个黑影在暗,一旦发生变故,那么他这个新生的身份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这是白枫所不能容忍的。

走出后校区后,白枫一边快速跑向办公楼一边打开手环。

他知道,手环突然明显提醒他的原因,一定是风云出了什么重大事情。

先把消息提醒改为免打扰模式,他打开刚刚收到的消息,果然是风云发来的。

“神圣教会前任圣女外逃,令所有战士追捕,死生不论!任务奖励:等级晋升一级;三千万联币;开放部分资料库权限任选其一。如活捉,上述奖励任选其二。”

白枫沉默了,原因很简单,按照风云的标准,这种任务奖励实在太丰厚了,等级晋升,意味着在风云内部的地位提高,资料库权限开放,意味着提取情报的权限提高,至于三千万联币反而落了下乘。

仅三秒钟,白枫炽热的目光就平息下去,风险与收益并存这句话永远都是真理,首先,既然能成为神圣教会的圣女,那么其能力之强,绝非一般人能比,其次,它对能力者的行为方式应该非常熟悉,自保能力和反侦查能力极强,最后,这种级别的任务可不是他这样的见习猎犬所能企及的。

将贪婪压制在心底后,白枫的目标变得很纯粹,那就是在活下来的同时调查雨桐的事。

就在白枫前脚刚到办公楼的瞬间,楼上的人便发现白枫的存在。

“有人来了。”温润如玉的女声响起,顿升无尽诱惑,女子侧了侧眉,看向一旁的监视画面,小嘴微张,似是有些惊讶,“是他。”

虽然心中微惊,但她并没有停下手中的事,屏幕上,各项数据被导出、关闭。

“还没找到么?”男子压低嗓音,反而使声音更加粗犷,有点恶狠狠的意味。

声音戛然而止,男子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缓和道:“莉莉娅,我……”

莉莉娅小嘴微微一翘,忍笑摇摇头:“没事,阿诺德,很少听你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呢。”

被莉莉娅调笑,阿诺德脸上有些挂不住:“要不我去对付那个小鬼!”

“不!”莉莉娅立刻阻止道,“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我们,既然他的任务在这里,那么很有可能也是过来调查的,况且,我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才能找到教会与红河研究院交易的证据,尽量不要打草惊蛇,否则会让教会有所准备。”

“好,我去守门口。”

另一边,白枫绕了办公楼一圈,所有的大门都是上锁的,他不是不能将锁砍断,只是这样做引发的后果他不能接受。

同时,白枫也明白了刚刚那两道黑影为什么选择从楼顶上去。

无奈,白枫只能顺着救生楼梯往楼上走。

当他看到二楼的侧门也是锁上的时候,心中突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然,预感实现,每一层的楼梯门都是锁着的。

此时白枫只能望着楼顶发呆,因为顶层的楼梯门距楼顶还有一段距离,跳是跳不上去的。

目光一偏,借着微弱的月光,白枫看到一旁的消防梯,只是爬梯距楼梯门的距离有些远,若是普通成年人,稍微伸伸手就能摸到,但对于白枫来说却如同天堑。

白枫深吸口气,没办法,消防梯的距离至少比楼顶要近,哪怕会跌落摔死,也要搏一搏!

双腿微曲,然后猛地一弹,消防梯栏杆逐渐接近,白枫死命地用手去抓。

还差一点,给我抓住!

面对死亡的深渊,白枫才展露出人本质上最凶狠的一面,他甚至不断蹬腿借力,只为抓住近在咫尺的爬梯。

“嘭!”

白枫抓住爬梯后,身体由于惯性狠狠摔在墙体上,顿时,他眼冒金光,剧烈的疼痛一遍又一遍冲刷着他的身体,但是他死不松手,手掌死死地攥着铁栏杆,哪怕脚下借不到力,悬在空中。

“喝!”白枫低吼一声,右手突然紧箍,手臂上,青筋带动为数不多的肌肉拢起,左手猛地向上一抓。

冰冷的栏杆抓在手中,白枫总算有了脚踏实地的安心感。

但是,还不能松懈,至少在双脚踩上栏杆之前不能松懈!

一声声低吼伴随着白枫不断上移,即使寒风冷冽,手臂酸痛,手掌被冰得失去知觉,白枫依旧本能地往上爬。

急促的呼吸牵动颤抖的身体,白枫停在空中,好痛、好累。

是啊,一个正常的十四岁少年此时本该享受家庭的温暖,十四岁,正是该在痛苦的时候躲在爸爸妈妈怀抱里撒娇的年纪,但是白枫却在执行危险的任务,所有的悲伤与痛苦,都要独自咀嚼吞咽。

冷风不停地吹着悬在空中的脆弱身体,想要将他压垮,吹落,但是——

白枫的泪水早就流干了,而他的父母妹妹早就被残忍地杀害在沙盒试验中了,他本就做不成正常人,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能拯救他的,也只有自己。

胸部、乃至腿部全都紧绷,白枫漆黑的眸子中满是坚定:活下去!

接连爬上三层爬梯,白枫的脚稳稳地踩在最下面的爬梯上。

得救了。

白枫很平静,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因为他不是侥幸得生,这是他本就能做到的事情。

残酷的试炼一次次剥开白枫天真的外壳,没错,他本就应该活下来,这就是他的道理、他的法则。

爬上楼顶后,白枫蹑手蹑脚来到楼顶的门前,把手一转,门,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