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发展:不均匀的白雾是破绽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180字
  • 2020-09-09 17:00:32

正说着,白枫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远处的天空划过,警惕如他,立刻抬头,两块黑影的尾巴直拖向办公楼楼顶。

刚才那是什么?

由于时间仓促,白枫并没有看清空中飞的是什么,但他很确定,楼顶一定有什么异样。

看了看后校区方向,白枫咬了咬牙。

为今之计,只能先顺着致远阁这条线索追查下去了。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金羽疑惑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

路上,静谧异常,周围的树木张牙舞爪,发出“瑟瑟”的咀嚼声,路灯明亮,却也只能照亮方寸水泥地,远处更深的黑暗幽邃不见尽头,仿佛一张深渊巨口,静静等待无知的人踏入。

金羽东张西望,小心翼翼地跟在白枫身后,生怕周围未知的黑暗中窜出什么怪物,将他一口吃掉。

“喂,白、白枫老弟啊,你说刚刚那些人怎么回寝室啊?难道直接走大门么?”

白枫听得出金羽话中的颤抖,与之前陪他来致远阁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也理解,跟着他看到这么多诡异的事件后,正常人都会感到恐惧。

想象力是不寒而栗的根源。

白枫声音放缓,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金羽需要通过聊天来化解恐惧。

“如果从大门回去的话,那么走窗户离开和宵禁就失去了意义。”

“那、那……”

“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宵禁是凌晨六点半结束吧?”这是白枫的推测,但也保不住这群人还有什么匪夷所思的手段。

“嘘——”白枫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拉着金羽躲在一旁的树后,微微一笑。

老熟人了。

“张、张珞?”金羽低声惊讶道。

没错,此时走在他们前面的,正是当初欺负过白枫的张珞、宋穆二人。

在正确的地方遇到错误的人,白枫摸了摸下巴,回想起刚入学时的不愉快,他本以为这两人与他要调查的事无关,但既然这两人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那么当初那段奇怪的对话以及二人着急离去的原因,很可能就不是怕被巡查的老师发现。

那么问题来了,当初异常的急迫感和如今的事件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以防万一,白枫掏出一柄手枪模样的东西,只不过枪管只有指尖粗细,连手指都伸不进去。

“老弟,你、你有枪?”

白枫没有理会金羽,枪口对准张珞就是一发。

“噗!”

子弹发射的瞬间,金羽吓得抱头蹲防,但是声音却不如他预想的大,当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向张珞时,发现对方并没有倒在血泊之中。

再次看向白枫时,金羽发现白枫耳朵上多了一枚小巧精致的耳机。

“你不会没见过小型窃听器吧?”白枫压低声音调侃道。

金羽听后,顿时松了口气,白枫的轻松自信仿佛感染了他,他起身抖抖T恤,扇了扇冷汗后趴在白枫耳边低声说道:“没想到老弟你准备得还挺齐全,这个,挺贵吧?”

白枫并不知道价格,这种型号的窃听装置是何凡给他的,想来应该是制式装备。

“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白枫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两人一路尾随,来到后校区后,能明显看到断断续续的人群往致远阁方向汇聚,他们也不互相交流,在无声的夜空下,只有“踏踏”的脚步声和行色匆匆的人群。

后校区的人不多,看起来,张珞二人来得比较晚,算是最后几批过来的人。

在压抑的氛围下,白枫和金羽大气都不敢出,在场的人里,只有他们俩是不速之客,白枫还能泰然处之,而金羽心虚得要命,唯唯诺诺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就在两人稳步跟随张珞之时,白枫的手环突然红光大作,伴随而来的是“嗡嗡”的震动声。

红光亮起地瞬间,金羽魂都要吓飞了,而白枫却眼疾手快,一把盖住手环,掩盖住光芒,但是震动的声音却不能用手盖住。

白枫皱眉,打开手环,也不管收到的是什么信息,立刻点击确认收到,这才阻止手环的轰鸣。

声色停下,金羽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就连白枫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是就在两人抬头的时候,周围却一个人影都不见了,白雾,从致远阁袅袅升起,恍如仙境。

树叶的瑟瑟声愈发刺耳,空中的乌云渐渐挡住月光,空气静得令人发怵,金羽没心思欣赏亭台楼阁的风景,在他的眼中,致远阁仿佛鬼域,将他隔绝在生者的领域。

“不要怕,我们还有这个。”白枫指了指耳机。

“你、你听到什么了?”金羽扭捏着身体,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让他无所适从。

“脚步声,断断续续的,回音有点重。”

白枫边说边往致远阁走,他和一惊一乍的金羽不同,从刚刚起,他就发现致远阁与上次的情景不太一样,至于是哪里不同,由于刚刚白雾太淡,他也说不准,但是随着白雾逐渐变浓,他发现了端倪。

见白枫往致远阁方向走,金羽立刻跟上,他本能地觉得,目前只有跟在白枫身边是最安全的。

近了,白枫心中越发确定心中的猜测。

均匀感!

没错,这就是两次致远阁白雾的差别。

之前的骗局中,致远阁的白雾虽然很浓,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白雾是不均匀的,除去向上升起,白雾的雾气还有水平流向,就像是有什么在推动。

而现在的致远阁中,虽然白雾还不是很浓,但可以看到白雾是均匀向上流动,就好像从地表蒸发而来。

停在致远阁不远处,白枫不再向前一步。

劣质的骗局。

他这样想着,造成两次白雾的差异,就是对方露出的破绽。

正因为对方也清楚之前的事是骗局,已经知道结果,就不再去掩饰细节,也许是轻视自己,也许是怕麻烦,无论处于什么原因,惯性心理的愚蠢被展露得淋漓尽致。

白枫微微一笑:“学长,你先在这待着,我一会就回来。”

见白枫往来时的路走,金羽连忙开口:“你要去哪?我、我怎么办?”

“我回寝室拿点东西。”看着金羽紧张兮兮的样子,白枫安慰道,“放心,我已经知道他们去哪了,短时间内你没有危险的,不要乱跑就行了。”

“哦、哦……那、那你快点回来……”金羽也不知道白枫要怎么回寝室,不过他现在已经完全信任白枫、跟着白枫走了,也就不再怀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