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发展:不得不走窗户的理由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07字
  • 2020-09-11 14:48:43

夜,白枫和金羽的寝室内早早熄灯。

白枫睁着眼睛看着空无一物的屋顶,距致远阁遇见高月已经过去整整十天。

尸体也该发出臭味了。

白枫心中难免有些烦躁,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距任务期限还有40天。

看上去时间还有很多,但是白枫心中清楚,他遇到死胡同了,情报的匮乏和阅历的浅薄让他感到痛苦。

杀人不难,难的是杀人也解决不了问题。

冷汗涔涔,从后背沁出,时间一直在追着白枫跑,越逼越近,越逼越紧,直到呼吸中都带有热气,胸口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

“嚓!嚓!”

仿佛金属轻微摩擦的动静,虽然细微,仿佛不可闻,但是白枫此刻五感格外敏感,即使静止不动都感觉有针在不停地戳着毛孔,更别提窗外有异样的声音响起。

耳朵不由得动了动,白枫立刻坐起身来。

“老弟啊,你又怎么了?不睡觉么?”

金羽没有早睡的习惯,看白枫坐起身,他开口问道。

“等等,你先不要说话。”

寝室寂静下来,白枫耳朵不停地捕捉声音,最终确定的确是窗外传来的声音。

白枫小心翼翼的下床,来到窗边,缓缓拉开窗帘的一角。

近前之后,白枫才发现声音的来源是隔壁的窗户,为了确认隔壁在做什么,白枫轻轻拨开窗户卡锁,透过缝隙看向隔壁。

“老弟,你怎么突然鬼鬼祟祟……”金羽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因为以他的角度去看窗户刚好看到隔壁的窗台。

只见隔壁的栅栏上拴着一根缎带,顺其而下,一个人影在二楼和三楼之间,正控制缎带的长度在垂直的墙壁上往楼下走。

那人动作娴熟,虽看上去有些吃力,却也有惊无险地走到楼下的草坪上,随后只听“咔”得一声,拴在栅栏上的金属铁环断开,缎带一圈圈回缠在那人腰间。

如果仅隔壁一人从窗口离开宿舍楼也就罢了,但在金羽的眼中,一侧的楼层近乎半数的窗户都有人从高处跃下。

漆黑的深夜里,无数学生表演空中飞人,这不得不说是件很诡异的事情。

“他们……”

“嘘!”白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连带将窗户轻轻带上,放下窗帘,“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会有从楼上掉落摔残疾的人。”

白枫难得吐了句槽,但是金羽没有接,悄声问道:“老弟啊,他们这是去做什么?”

“不知道,你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以这种极端方式离开宿舍楼?”

见金羽疑惑,白枫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待到外面声音小了,他看了看手环。

“23:45”

“看起来,我们今天有幸见到传闻中的致远阁。”白枫拉开半边窗帘,打开窗户,顺着铁栅栏摸索起来。

“老弟,你在找什么,难不成你以为咱们寝室外的铁栅栏能打开?”

白枫没有回答,他依旧摸索铁栅栏,身高不够就站在阳台上,顺着铁柱往上摸。

突然,他眸光微动,只听“咔”得一声,栅栏被推开,露出将近一米高的门,通过一个人不成问题。

但门刚刚被推开,又快速自动关上,仿佛有外力从外面推栅栏门一般。

这是……强力磁铁?

白枫摸了摸铁柱上严丝合缝交合部位,刚刚若不是两处材料的手感有细微的差距,白枫也不可能推动栅栏门。

有点意思,怪不得人可以出去而栅栏却没有丝毫缝隙。

从触感中,白枫能感觉得到磁铁和栅栏拼接处十分吻合,即使是他,都没有摸出交合之处的缝隙

“这……”金羽不敢置信地看着随意开合的栅栏门,心中惊骇不已,他在这间寝室住了有两年都没发现栅栏上的机关。

“把你关住的不是窗外的栅栏,而是心里的栅栏。”

白枫的声音淡淡地响起,甚至有些不屑,这只是很简单的心理欺诈。

“有没有绳子?”

“绳、绳子?”回过神来的金羽突然反应过来,“你、你就这么下去?”

“不然呢,错过了今晚,可能要等好久才会有下一次解开秘密的机会。”白枫很决绝,高度是人类的生命线,三楼对于成年人来说,掉下去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白枫来说,失足摔下去很可能当场死亡。

“对了,我刚来寝室的时候柜子里有他们刚刚使用的腰带,只不过我把它们当晾衣架了……”

“那就对了。”白枫一边往厕所走一边出声道,“只有知道栅栏秘密的人才会用它,所以很安全。”

白枫出来时已经系好腰带,顺手将另一条腰带扔给金羽。

“我、我也要去?”金羽的声音都在发抖,抻着脖子看着楼下的草坪,他腿肚子都直打转。

“不强迫你。”

白枫用力将栅栏门打开,随手将腰带末端的铁环勾在栅栏凸起处,然后控制腰带的伸长,一步一步往楼下走去。

夜间的风很冷,但是白枫却心头火热,因为这些天的等待没有白费,敌人已经自己动起来了。

听着铁环摩擦栅栏的声音,金羽一咬牙一跺脚,手中攥着腰带的手还在发抖:“唉!老子这次就舍命陪君子了!”

学着白枫的样子,金羽也开始往楼下走。

“现在怎么办?”

跟随白枫来到楼下,金羽无奈地问道。

“后校区,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他们一定会去致远阁。”

在白枫的带领下,金羽亦步亦趋地跟在白枫后面。

“老弟啊,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当然奇怪,正常人谁走窗户?”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呢?”

白枫瞟了眼金羽:“因为知道的、看见的都不敢说。”

“为什么?”

“很简单,你不觉得淮大有些畸形么?”

“什么意思?”

“淮大和蓝星集团的关系过于亲密,像你们这样的学生,吃着蓝星的,用着蓝星的,将来毕业还是蓝星的,所以我敢断定,这件事一定和薛邵群脱不了干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