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发展:活着的死人——高月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682字
  • 2020-09-06 17:00:12

周六。

日上三竿,金羽从睡梦中醒来,细微的“沙沙”声在耳边响起,他偏头看向书桌的位置,白枫正奋笔疾书。

“又在记笔记?”金羽揉了揉额头,“大好的休息时光啊,你却用来学习,不觉得煞风景么?”

白枫没有理会金羽的感慨,继续书写。

金羽稍稍恢复清醒后,穿着拖鞋来到白枫身后:“就因为有你们这种既有天赋又肯努力的天才,我这种人才会泯然众人啊!白枫老弟,你是想读研读博么?真亏你能记住这些知识。”

白枫停下笔,揉了揉酸痛的手指,将手环上的笔记界面关闭,抻了个懒腰:“在我看来,这些不是知识,是技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用到。”

“你牛逼!”金羽丝毫没听出白枫的弦外之音,拖着拖鞋就去洗漱了。

“别忘了今晚去致远阁。”

“知道,不过你也别太寄希望,烟雾缭绕的致远阁也只是传说而已,我都没亲眼看过。”

——————————————

夜,很快深了。

淮中大学的周末是没有宵禁的,也许是因为淮大的校规森严,所以在自由的日子里,大多数学生都会用自己的方式放松一周紧绷的神经。

致远阁,原淮大的后校区,在很久之前因为土质的原因一直充当学校的运动场,后来,蓝星集团捐资,耗费数千万将这里土质替换重建,盖起了这处5000多平米的小公园,而致远阁只是其中一座楼阁。

相邻的楼阁相距约有100米,周围树林茂密、泉水叮咚,自建成以来,一直是情侣间的约会圣地,就连一些来访的政府官员和商业巨头也对这里赞不绝口,并在青苔石岩上题下字迹。

白枫跟着金羽来到后校区,顿时,暧昧的氛围让白枫皱起眉头。

夜很静,水很清,但是听闻窸窸窣窣的窃窃私语和打情骂俏的你侬我侬,白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放眼望去,周末的后校区是热闹的,每一对情侣都待在独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寸天地里情意绵绵。

这一路上,不光白枫,就连金羽都不由得老脸发红,别人都是男女搭配、成双入对,而他和白枫两个大男人混入其中实在尴尬。

近了,致远阁近在眼前。

没有人。

白枫看着空荡荡的致远阁松了口气,他偷偷问向金羽:“学长,难道致远阁不对学生开放?怎么那里没有人?”

金羽尽量压低声音,他总觉得周围的窃窃声是对他的嘲笑:“老弟,你想啊,高月学姐就是在那里上吊的,哪还有情侣敢去那儿约会,这不是在坟头上蹦迪么……”

“哦,也对。”

白枫差点忘记了,虽然他对生与死这种东西不避讳,但是普通人还是会注意这点的,就算知道世间无鬼,死了人,还是会害怕的。

就在两人低声交流之际,突然响起一阵惊叹声,此起彼伏。

白枫一抬头,瞳孔骤缩,因为致远阁不知为何突然有水雾缭绕,洁白的纱巾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逐渐蔓延,随后笼罩整个楼阁。

正如金羽说的那样,此刻的致远阁宛如仙境。

但是,没有人敢上前,甚至一些离致远阁近的楼阁里的情侣快步离开。

的确,在这静谧的夜空之下,突然变得雾气腾腾的致远阁,正常人的第一反应不是美丽,而是诡异。

更何况,高月新死,而且就是吊死在致远阁,无数传闻并起,虽然警方给出结论,但是恐惧却依旧停留在所有人心中。

随着一对对情侣慌乱离开,没有了人气的后校区更显得阴森恐怖。

雾,逐渐扩散到白枫这边,金羽拉着白枫,左看右看,就连牙齿都在打颤:“那啥,老弟,要不、要不咱们改日再来?”

白枫鄙视地瞥了金羽一眼:“说不相信有鬼的是你,现在害怕有鬼的还是你,你怕什么,不就是个雾,我们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它么?”

“可、可是……”就在金羽想要辩解之时,他突然瞪大双眼,死死盯着致远阁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高、高、高……”

最后的音节仿佛卡在嗓子里,极度恐惧下,金羽浑身直发颤,不敢置信地指着致远阁上的人影。

白枫听后立刻看向致远阁,一个身材曼妙的身影独立于栏杆旁,凭栏远望。

白枫虽然没见过高月,但是听金羽结结巴巴颤抖的声音也能判断出,那道人影,八成就是已经死亡的高月。

有意思,人死了还能从墓地里爬出来。

白枫踏步就要往致远阁走,却被金羽拉住。

“老弟,我们还是走吧,这里、这里实在太不对劲了。”

白枫看了看手环上显示的时间,“00:15”,他看了看周围,此时后校区内,很可能就剩他们两人。

“都说午夜鬼门大开,生者可以见到死者的灵魂,她都来见我了,我还怕什么呢?”

白枫微微一笑,摆脱金羽的拉扯,缓步走过去。

“老弟……老弟……”此时金羽也顾不得白枫了,刚想逃走,却又想起什么,气愤地跺了跺脚,一溜烟躲在一旁的树后,狠狠吞了口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致远阁的方向。

踏上致远阁最后一节阶梯,白枫已经能看清倩影婀娜的背影。

那倩影转过身,露出一张精致的容颜,天地黯然失色,只是她的面颊有些惨白,似是失血过多,亦或是供血不足。

面对这等诡异的场景。寻常人早就吓得逃离,然而白枫却岿然不动,死人他见得多了,活着的死人,他倒是第一次见。

“你是谁?”

高月的声音很好听,仿佛每个字都被轻轻地咬一下。

“你肯定不认识我。”白枫苦笑,“你是高月?”

高月点头,算作回答。

“半年前,你在《青年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对吧?”

不等高月回答,白枫继续缓缓讲述:“你在文章中说,树苗生长,树叶凋零,是一个生命的过程,正如人的一生,在成长中逐渐积累,在凋零开始的那一刻才会腐朽得慢一些,被人记住得久一点。”

说到这里,白枫眼圈有些发红:“从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一直灌输我是个天才,无论做什么都是天才,他们逼我学习这个,学习那个,我一直以为我生命的意义就是学习,累的时候甚至觉得死一死也无所谓了,也许唯独死亡这件事是不需要学习的,也许到了天堂就不用学习了……”

白枫突然抬头直视高月的眼睛,一行泪水从眼角流出:“直到读了你写的文章,我才发现,生命原来是有意义的,因为,我想被你记住啊。”

沉默,无声的沉默。

高月抿了抿嘴唇,似是有些动容:“所以你……”

“所以我来了。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见过你,甚至不了解你,但我知道,还没有被别人铭记的你,不该就这样死去!”

面对言辞激烈的白枫,高月垂下眸子,似是有些失落:“抱歉……如果我那个时候能坚强一点,说不定就不会自寻短见了。”

“什么?你怎么可能自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高月眸光柔和:“忘了我,然后,离开吧,谢谢你。”

烟雾突然密集,白枫只觉视线突然模糊,回过神来,致远阁上只剩他一人。

白枫抽泣两声,狠狠吸了几口浓郁的烟雾,擦眼泪时眯起眼睛瞟了下四周,心中隐隐有了猜测:有点像干冰。

他跌跌撞撞从致远阁阶梯走下,像是丢了魂儿一般。

金羽见状连忙小跑到白枫身边扶住他。

“老弟,真没想到你对高月学姐的感情这么深,放心,兄弟赴汤蹈火也会全力帮你!”

然而此刻白枫心中越发地确定刚刚那个人绝对是能力者。

果然是潜藏型能力!要么是幻觉,要么是变形。

白枫任由金羽架着,他垂着头,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眼睛。

从高月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一场只针对他一个人的骗局,一场为了能将他骗走的骗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