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发展:以死明志的爱情?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758字
  • 2020-09-05 17:00:41

“取到钱了?”

白枫刚进门,金羽的声音就传来。

“嗯。”

话音刚落,金羽一下子坐起身来,从头到脚开始打量白枫。

“怎么,看我做什么?”

“你没被群少的人堵截?”

白枫莫名笑了笑:“怎么,我很像被堵截的样子?”

“正因为不像,所以才觉得奇怪。”

“都说了,群少是大好人,你想多了。”

“呵呵,我看群少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金羽顺势重重地躺到枕头上,还不等白枫反应,又突然坐起身,“话说你真的是为了高月才顶撞群少么?”

白枫想了想,坐在床上:“我不知道,也许不是。”

“不,你绝对是,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不管怎么说,我佩服你。”

“难道我就不可能是为了杜芊芊?”

“也许吧,不过我更希望你是为了高月,我也说不出原因。”

“谢谢。”

白枫笑了笑,也许金羽的信任是这罪恶的夏日中唯一的一股清流。

“你不打算睡觉?”

“我在等查寝。”

“然后去致远阁?”

“没错。”

“你出不去的。”

白枫看向金羽,有些不解:“为什么?”

金羽朝窗户努了努嘴,白枫转头看去,只见一道道铁栅栏将窗户锁得很严实,只能通过手臂。

“这里是三楼。”

“没错,但是之前有个SB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摔残疾了,学校花了不少钱才平息这件事,所以,就变成这样了。”

白枫脸色有些难看,随后有些无语道:“难道宵禁也是……”

“没错,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别看淮中管得这么严,学生在校的待遇和毕业后的就业情况很好,所以可以接受。”

“又是群少?”

“准确的说,是蓝星集团。近几年,蓝星集团对淮大的援助很慷慨,别看现在淮大环境优美,各式器材应有尽有,但据以往的老生说,过去施工就没停过,连上课都无法专心。”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白枫没好气吐槽道。

“是啊,有钱人钱多到没地方花,总要为自己攒攒名声嘛,而且实惠落到人头上,这些毕了业的大学生就是活广告,连带他们身边的人都会向蓝星靠拢,一举两得。”

“你个甘之如饴的家伙有脸说这种话。”白枫翻了个白眼。

“少年呦,这个世界是不允许只有你占别人的便宜。”

一番插科打诨后,金羽也不在计较白枫得罪薛邵群的事,两人反而聊得很开。

“如果你真想看看凌晨十二点的致远阁,那就周末去吧,周末没有宵禁。”

“两天后么?也好。”

——————————————

第二天早上,高月家。

两人抽出空挡一齐来到高月家门口。

“我没叫你陪我来,你不怕挨揍了?”

白枫有些无语,昨天提起这件事他以为金羽只是说说,没想到真的陪他过来这边了。

“这个,怕当然是怕的,甚至有可能我路都走窄了,但是看老弟你这么英勇,我也不好意思退缩啊。”

白枫翻了个白眼:“是想蹭我的船吧?”

“一部分,一部分。”金羽嘿嘿笑道,“毕竟咱俩是室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好吧,到时我跟魔都那边的朋友说说,看能不能给你谋个好差事。”

有道是舍命陪君子,再怎么说,得罪蓝星集团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虽然金羽有些功利,但也为白枫提供很多线索,如果可以的话,白枫打算放弃任务奖励,让何凡给金羽在魔都安排一份正经工作。

就在他这么想时,突然警醒:自己这么替普通人着想,真的没问题么?

“嘿嘿,谢啦,赶紧敲门吧。”

白枫收回思绪,他深深地明白,除了任务之外,其他都不属于他的生活。

人就不该拥有太多,否则会要求更多、拥有更多,最后也许什么都留不住,碎成镜花水月。

白枫这么想着,敲响了门。

“咚咚咚——”

两人等了约摸三分钟,没有人开门。

再敲门,又三分钟,还是没有人。

“奇怪,难道高月学姐的父母已经去上班了?”

白枫若有所思,就在两人僵持在门口时,身后的门开了。

“哼哼哼~”

一个中年妇女哼着节奏踏着节拍准备出门,刚开门就看见两个小伙子杵在对家门前,哼歌声停下:“你们……找高斌夫妇?”

“没错,大娘。”金羽笑眯眯地说道,“他叫白枫,和高月学姐有过一面之缘,这不,听说她出事,连魔都大学都不读了,非要来淮大查个水落石出,您看……”

中年妇女看了看白枫,白枫苦涩地说道:“大娘,我、我知道打扰别人不对,但是,就是放心不下,一定要自己给自己一个答案!”

“你才多大?”中年妇女疑惑地看着两人。

“大娘,您也知道高月学姐的魅力,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不过白枫老弟可是天才,13岁就被魔都大学破格招为学生,对不?”

白枫点点头。

中年妇女这才将信将疑,看着可怜兮兮的白枫,心中不忍:“高斌夫妇已经离开这个伤心地了,你们回去吧。”

白枫听后有些失望:“大娘,您知道高月去世之前有什么异样么?”

眼看着白枫低头失落,肩膀止不住地颤抖,中年妇女心一软,买菜的心也淡下去了:“边走边说吧。”

“好,谢谢大娘。”

卖惨加知礼懂礼这一套组合拳下去,白枫直接赚取中年妇女一整天的泪点。

“你问大娘的警察也都问过,说实话,高月这孩子挺让人喜欢的,就是性格有些倔强、要强,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仅仅听中年妇女的第一句唠叨,白枫心中就升起疑惑。

看样子,高月的性格品性也很好,这样的女孩真的会看上薛邵群么?

或者说,薛邵群对这种家境一般、品行极佳的女孩有什么执念?

“高月在自杀之前,大娘能看出她情绪不太对,没有平时那么开朗,显得很忧郁,有时还会愣神儿,显得呆呆的,问她她什么都不说,只是笑笑就糊弄过去,其实那段时间,我们这些老街坊都知道她有心事,唉,如果当初能好好开导她就好了。”

中年妇女的话继续印证白枫的猜想,他之前看薛邵群和杜芊芊的样子,还以为杜芊芊是纯粹的绿茶婊,明面上做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现在看来,杜芊芊过去还真有可能像金羽说的那样一尘不染。

那么问题就在薛邵群,难道他是个想用金钱腐蚀女孩的灵魂,然后再将玩腻了的女孩抛弃的变态?

那也不对,如果一个人的灵魂已经被金钱腐蚀,就一定不会轻易去死。

而且听中年妇女话里话外的惋惜,感觉高月不像是个不负责任的人,难道她真的深陷感情问题无法自拔,只能用死来明志?

“大娘,之前我听薛邵群说他和高月的家人赔礼道歉,是真的么?”

“薛邵群是谁?”

“就是高月的前男友。”

“哦,你说那个有礼貌、长得还有些小帅的小伙子是吧?”

嗯?这段评价有意思。

“没错,您知道这件事么?”

“知道,当然知道,我还见过他呢,要说这小伙子啊,人还真不错,一开始高斌夫妇俩并不原谅他,甚至把他拒之门外,他一直不停地道歉,每天都来,都没用打官司,好说歹说让高斌收下一千万啊,能看得出,高月的死对他的打击也很大。”

好熟悉的剧情。

白枫心中冷笑,如果薛邵群没有交杜芊芊这个女朋友,或者没有在那个时候斥责杜芊芊,他也愿意相信薛邵群是个好人,是真心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表现得往往是本能不是么?

这么着急送钱,是不想别人调查高月的事啊,用钱封口,为什么?一定是为了掩盖什么!

白枫越发确信薛邵群有问题,只是警方那边已经盖棺定论,高月是自杀。

就在此时,白枫突然心头一震,不对啊,相信高月不是自杀的人并不仅仅只有自己,还有那个已经消失的警察。

事件逐渐开始串联在一起,但是白枫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他有种隐隐的感觉,也许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