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序幕:卑鄙的杀人犯(3)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652字
  • 2020-08-10 17:20:13

时间来到下午放学。

白枫瞥了眼窗户,发现校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黑色比亚迪。

都不需要看车牌,只看车门把手旁边的白色印记便知道那是爸爸的车。

白枫记得,家里买新车时,妹妹调皮,说什么也要将动漫贴图贴在车上,父亲拗不过,只得由着妹妹的性子来。

不是说不用接送我的么,要是被别人看到怪丢脸的,他们肯定会暗地里说我都这么大了还用父母接送。

白枫心中埋怨着,越是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就越不想和父亲一同回家。

和王雨桐互相道别后,白枫来到楼下。

他并未往校门口走,而是往教学楼后走。

走过水泥地,便是一条林荫小路,很窄,两侧树枝杂乱地探出枝条,而且道面凹凸不平,稍有不慎便会跌倒。

然而白枫经常走这条小路,轻车熟路就离开学校,来到早上走过的清冷街道上。

总算躲开了父亲,等回到家再给他打个电话吧。

白枫小心翼翼地维持自己的小世界,既不想万众瞩目,也不想任何人扰乱他的宁静。

“哒哒——”

白枫步履轻快,走过静谧的仿佛没有人烟的街道,偶尔有鸟飞虫鸣的声音,谱响夏日的乐章。

早上思考的什么问题来着?对了,是身体束缚了灵魂的自由。

“卡拉卡拉——”

不知何时,脚步声从毫不拖泥带水的“哒哒”声变成沉重刺耳的“卡拉卡拉”声。

沉浸在自己精神世界中的白枫猛然惊醒。

此时太阳即将落下西山,殷红如血的微光洒落大地,建筑物拖着长长的影子让世界陷入半昏半暗的混沌,阻止血流成河。

谁的脚步声?

死一般的寂静宛如鬼爪,尖锐的指甲轻轻撩拨着白枫的心脏。

“卡拉卡拉——”

白枫停下脚步,身后的脚步声也停下了。

听声音,像是鞋子拖拉在地的声音,而且是那种——厚重的皮鞋!

迷雾氤氲,笼罩在白枫脑海内挥之不去,脖子好像梗住了,越想回头看,越无法回过头,生怕看到的是长舌吐信、吞咽口水的恶鬼,一股脑冲过来,享受这份饕餮盛宴!

听得到!听得到身后的呼吸声!是那个冰冷的男人!他为什么跟着我!

这时,白枫才发现自己的无力,他不敢动一步,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僵住了。

等待审判总是煎熬的,尤其在这偏僻的街道上,贸然呼救的话,先被吃掉的,怕不是他自己。

身后的人也极有耐心,白枫不动,他也不动。

白枫不知道对方在等什么,但他知道,再拖下去,等天空完全黑掉他会更危险。

早知道就和爸爸一起走了,这个时候也该到家了。

懊悔与自责拉扯着白枫,仿佛要将他扭曲,比心理战,从一开始,这个14岁少年就注定不是对方的对手!

“啊——”

踏步飞奔!

白枫本就不那么坚固的心理防线被消磨殆尽,大水冲垮了堤坝,仅有的理智荡然无存,他陷入了疯狂。

“哒哒哒——”

白枫恨不得用出吃奶的劲狂奔,才跑了几步,呼吸就变得急促,肺部变得宛如火烧,从嘴和鼻孔吸进去的空气化为燃料给负重不堪的肺上了一个加速马达。

越是燃烧,越是痛苦,越是让人疯狂。

而白枫身后的风衣男看着白枫越逃越远,他再也掩饰不住病态的狂笑,嘴角咧到耳根,耳朵微微动了动。

——————————————

快点!再快点!我的身体!

肺部的刺痛和胸腔的灼热让白枫意识到自己的孱弱,此刻他只想快点回家,亦或是来到热闹的街道,这些他平时不屑一顾的地方在此时成为了他唯一避难的港湾。

但是,血液好像倒流了,心脏泵出的新鲜血液源源不断涌向腿部,越抬越沉,干燥的口舌已经分泌不出丝毫唾液。

眼看热闹的街道就在几百米处,只要踏出这条偏僻小巷就能获得安全,白枫有些绝望。

此时他的跑步速度已经比正常走路速度还要慢上几倍,他好想停下来歇歇,但是后面的冰冷刺激着他不断向前!向前!

到、到了?

人群的交谈声、汽车的鸣笛声……

踏出小巷的瞬间,白枫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但是,不能放松警惕!

“咦?小弟弟,你怎么喘成这样?”

就在白枫想回头确认一下风衣男是否追来之时,一个温和的女声响起。

白枫用手拄着不停颤抖的双腿,涨红了脸,抬起头。

是警察!

蓝青色的标准警察制服映入眼帘,白枫躁动的内心瞬间打消了一半。

“警察姐姐,有、有坏人在追我!”

白枫差点哭出声来,也许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不顾有些浓重的香水味和脂粉味一把抱住女警,两行眼泪当即就落了下来,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好好,不哭不哭。”

女警一边拍着白枫后背一边柔声安慰。

许久,白枫才缓和情绪,忍着沸腾的内脏,抻着脖子往偏僻小巷看去,却并没有风衣男的身影。

“好啦,小弟弟,你说说刚才谁在追你,姐姐帮你抓坏人!”

此时得救的白枫自然知无不言。

“他长得很高,穿皮衣,是棕色的,对了,他还穿着一双特别厚重的皮鞋,走起路来卡拉卡拉的。”

白枫绞尽脑汁形容着风衣男的外貌特点。

而女警听后有些为难:“小弟弟,你说的太笼统了,要不这样,你先和姐姐回警局,等我们记录在案后,姐姐再送你回家,好不好?”

白枫听后有些不情愿,因为他想早点回家,但是爸爸妈妈曾经说过要听警察的话,而且王雨桐的爸爸也是刑警,这让白枫对警察的印象极佳,所以答应下来,配合警察姐姐抓到坏人。

女警拉着白枫走在路上。

二十分钟后,天渐渐黑了下来,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之前鼎沸的人声渐歇,接过接力棒的是蛐蛐们的大合唱。

“小弟弟,你叫什么?”女警最先打破了沉闷。

“我叫白枫,白色的白,枫叶的枫。”此时白枫紧靠在女警大腿侧,生怕风衣男突然出现。

“白枫,很好听的名字。”

“姐姐你叫什么啊?”

“姐姐叫王萍,自然没你的名字好听啦。”

“哪有……”白枫有些羞怯,眼角不经意瞥见女警另一只手拎着一个牛皮纸袋,上面画着不知名的商标。

“姐姐,你拎的是什么啊?好像很沉的样子。”

“是姐姐刚买的衣服啦,这不,刚出商场就遇到你了,赶紧把你的事办了,然后姐姐也回家了。”

“唔……”

继续走了十多分钟,沿途的灯光越来越稀少,只能借星光和月光照明。

黑暗总是未知的,引人无尽遐想。

“姐、姐姐,我们还没到警局么?”白枫不由得攥紧女警的手。

女警嘴角微微翘起:“马上了,喏,你看就在那边。”

“那边?”

顺着女警的手指看去,白枫眯起眼睛,借着朦胧的月光,他总算看清一个建筑物的轮廓。

“可、可是为什么没有灯啊?”

“因为下班了啊。”

女警的声音依旧平和,拉着白枫走向“警局”。

来到门口,女警放下牛皮纸袋,取出钥匙开门。

离近了,白枫才发现这间房是被凹凸不平的铁皮围成的,就像是……就像是一间仓库!

“姐、姐姐,这里、这里好像是间仓库吧……”

白枫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眼角不经意看向女警放下的纸袋,在月光的照耀下,一件泛着光的棕色皮衣映入眼帘。

“当啷!”

门开了。

“你说的一点不错,这里就是仓库!”

低沉的冰冷声音响起,白枫不敢置信地看着脸色逐渐阴沉下去的女警,因为白枫对他的声音非常深刻,和早上那个提醒他注意安全的声音如出一辙!

“你、你是……”

“给我进去吧!”

女警咧嘴一笑,一把拎起白枫,不由分说地将他扔进仓库,闪身走进去,带上了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