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开端:可以看报纸的理发店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133字
  • 2020-09-01 17:24:22

“怪谈?是指鬼么?”

“算是吧。”

“白枫,你都上大学了,还相信鬼怪的说法?”

白枫有些泄气,他和金羽的脑电波根本汇聚不到一起。

“既然没什么奇怪的事,那我先走了。”

白枫起身拍拍屁股,正要离去,金羽也连忙起身:“等我一下,你说奇怪的事啊?那倒是有,不过和鬼怪不沾边。”

“说说。”白枫顿时来了兴趣。

只见金羽眼珠微微一转,娓娓道来:“学校后心湖旁,有一座致远阁,传闻这座小阁在午夜会不定时散发缥缈烟雾之气,恍若仙境,去过一次的人无不流连忘返、赞叹美景,只是后来出事了,两个月前,体育部副部长高月在致远阁上吊自杀,警察调查过后,学校也封闭了那里。”

眼看提起高月时,金羽眼中闪过的灼热光芒,白枫心中通透,看起来那高月是个抢眼的漂亮女孩。

“等等,你的意思是有些人去过,有些人没去过是么?”虽然心中无语,但正事白枫可没忘。

“平时当然都可以去,但是特别的致远阁要在午夜才能看到,而宿舍楼11.30就宵禁了,学校的校规很严的,好不容易才考进这里,谁愿意触碰红线?”

“是这样。”白枫恍然大悟,随后有些埋怨道,“这不就是怪谈么?”

“不能算吧,警方后来调查确实是自杀,而且那之前的一段时间,高学姐和他男朋友分手了,所以警方给出的结论是为情自杀;如果你说烟雾缭绕的景象,我只能说,很多化工材料都可以达成类似的效果。”

看金羽神气的样子,白枫才发现这家伙还有点真才实学,至少比他这个名义上的天才少年要强得多。

“那警察没查出来烟雾缭绕的物质是什么么?”

“没有,我的猜测是这种物质极易挥发,所以除非是在现场,不然应该查不出什么东西来的。”

情杀么……

白枫一边应付金羽一边在心中暗暗思索。

好像不归我管,但是确实又是发生在淮中大学的异样。

就在白枫纠结之时,金羽突然一拍额头,连带细微的眼睛细缝中流露出一丝精光:“我想起来了,就在警方结案后,有一个警察不相信高学姐是自杀,于是秘密在学校里调查,后来不知所踪,就连他的家人也不知所踪,听说他直接放弃警察的职位,带着家人远赴其他区生活了。”

白枫听后心头一凛:来了!

如果只是死个普通的学生,何凡也不会派他来,若是死的是个警察,那可就有点说法了,因为警察可是政府的人。

想到这点后,白枫越发心惊,因为如果他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此刻校园中应该潜藏有联合政府的人!

“净瞎吹,你都说了是秘密调查了,怎么会让你知道,还是坊间传闻?”白枫撇撇嘴,隐晦地打量起金羽,但他想起金羽说过早三年就入学,就算联合政府和其他组织再有先见之明,也不会那么早就派人潜入。

像他这般,都是临时被指派过来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个警察调查时问过我一些问题,而我曾经又见过他,别人可能就不知道了。”

“等会,你说的这剧情我感觉咋这么像杀人灭口呢,也许是警察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所以才会被有心人杀了全家。”

金羽嘿嘿笑了笑:“白枫老弟啊,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如果警察被杀,警方早就着手调查了,更何况还是灭门的案件。”

“呵、呵呵……”

白枫随着金羽干笑着,他心中已经有了些眉目:也许,政府方面早已经以另外一种方式开始调查了。

“对了,白枫老弟,你下午都有什么课啊?”

白枫打开手环,看了下:“一整大节的机械传导,还是主修课。”

“巧了,我也选修了这门课,你教室是5301么?”

“一样。”白枫点点头。

就在两人结伴离去时,金羽停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皱皱眉头:“那啥,白枫老弟,你这头发是不是需要剪一下,也太个性了吧。”

看向玻璃门上的倒影,白枫有些无语地扶了扶额。

自从参加夏博士的试验,他可一次头发还没剪,在试验基地自然不用太过在意外观,捋顺就好,但是来到外界,这副狼狈相与现代社会着实不太搭。

怪不得刚刚回头率那么高,习惯还真是可怕。

金羽带着白枫来到附近的一家理发店。

店面很小,理发师仅仅一人,正在给座椅上的人理发。

见白枫迟疑,金羽低声解释道:“老弟,虽然这店面寒酸了点,但是老板也是干了十年的手艺人,而且与我有些交情……”

白枫在意的不是这些,从进门开始,他就看到座椅上的人正悠闲地看着报纸,碎发滑落,他抖了抖报纸,也不在意。

理发时还能看报纸,这让白枫觉得很稀奇。

“老板,你这竟然还有十年前的报纸,不过内容着实有些平淡。”

理发师的手一顿,陪笑道:“自小店开张起便收藏每日的早报,如果客人不喜欢,我给您换一份,这份是三年前西昌环路碎尸案的报道。”

“嗯,谢了。”那人拿报又看了起来。

“这些报纸是?”白枫看向金羽。

“哦,你说这个啊,算是这个理发店的特色,店老板会将带有案件报道的报纸存下来,供理发的客人放松,一是能起到提醒安全的作用,二能满足顾客的猎奇八卦心理,亏这些报纸的福,店内有很多回头客,不然很难维系十年。”金羽低声和白枫介绍道。

白枫点点头,来到书架前,从头翻找起来,不出所料,没翻多久他就看到高月自杀事件的报道,前面一张正是警察离奇失踪事件。

不过白枫大致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虚有其表,文不符题,猜测大多凭空臆想,没有事实根据,所以他只抽走高月自杀事件的报纸。

等白枫坐下后,金羽凑到他身边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白枫抬头,若有所思看了金羽一眼,随后点点头:“毕竟死的是本校学姐,我初来乍到,还是要多了解一些学校的情况。”

虽然糊弄过去了,但是金羽的无心之言却给白枫提了一个醒:目的太明确有时未必是一件好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