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开端:第一个线索——金羽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19字
  • 2020-08-31 17:00:34

在教务处交齐手续后,白枫正式入学。

手指转着分配寝室的钥匙,走在林荫道路上,白枫一直在思考任务的事。

调查淮中大学。

简明直白的六个字,何凡多一句都没和他说。

这让白枫很苦恼,方向和结果都没有,只限期两个月,难不成夏博士是故意难为自己,不想让自己完成任务?

抱怨归抱怨,头脑清醒后,白枫猜测,八成其他人的任务也和自己一样,没头没尾的。

任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展开调查的过程中追查雨桐的事。

啊,周围的目光还真刺眼!没见过14岁的大学生么!

白枫不由无语,路过的看一眼也就罢了,有甚者,明明走过去了,还扯着脖子往自己这边看。

“唔……”

就在白枫心头抱怨时,突然撞上前面的人。

白枫后退两步,看着眼前的两人。

“小鬼,在学校里乱窜什么,这里可不是你玩的地方,赶紧滚出去!”

“不……我是今天刚入学的交换生,来自魔都大学。”

男子与身边的同伙对视一眼,对方紧了紧眉头。

那男子会意,低下身一把搂过白枫,手掌紧紧箍着白枫的肩膀,横气道:“我不管你是何处的天才,还是哪家的公子,既然得罪了我张珞,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你!”

“你、你要干什么?”白枫声音颤抖,身体不由得紧了紧。

“干什么?跟我来吧。”

张珞起身,瞪了一眼周围看好戏的学生:“都看什么看!”

众人纷纷别过头去,不敢触张珞的霉头。

教学楼后。

张珞提着白枫,将他粗暴地扔到角落。

“好痛……”白枫吃痛,捂着屁股颤颤悠悠地站起身,“你们打我,信不信我告诉教导主任!”

“哈哈哈!”

听了白枫的话,两人有恃无恐地大笑。

张珞捏了捏指关节,语气森寒:“那你去告啊!”

白枫抬步就走,却被张珞提回,一脚狠狠踹在墙壁上。

“行了!哥没时间跟你这种小屁孩计较,看你年纪轻轻就进了魔都大学,家里应该趁点吧?不瞒你说,学长我最近手头紧啊,要是有好心的新生可以借我点钱就好了。”

张珞抬眉瞟了一眼白枫,皮笑肉不笑道。

“可是,那是我的生活费啊……”

“都说了是借的,好借好还嘛!”另一个男子笑嘻嘻地搓着手。

“那、那你们要多少?”

“这个数!”张珞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千?”

“一万!”张珞踢了脚白枫的小腹,任由他跌倒在地。

“可是我只有一万啊……”

“赶紧拿来,不然打死你!”

“张珞,快点,不要再打了,钱才最重要,快点!”

“对对对!”

被催促后,张珞深以为然:“赶紧打开你的手环,给我转账!”

白枫极为不情愿,叹了口气:“就、就这一次嗷。”

“知道了,你特么赶紧的,找抽啊!”

白枫连忙捂住头,见张珞并没有下手,这才慢吞吞地把一万联币转给张珞。

“快走吧,我都等不及了!”

“对对,还好你提醒我,不然再磨蹭下去……”

两人得到钱后,飞快地跑开了,好似怕被人抓到一样。

白枫则一直双手抱腿,低头啜泣着。

待两人走远后,白枫才停下哭泣,额头趴在手臂上,他嘴角勾起:“一万买个正常人的懦弱,不亏。”

他始终对周围的一切都有戒心,自从在八通阁遇到诡异的大叔萝莉组合后,他就时常有一种自己进入校园就会被盯上的直觉。

他是假的大学生,但是他必须让别人以为他是真的大学生,亦或是一个正常人。

既然接了任务来到淮中大学,就说明这里一定有可以威胁到他生命的东西,这点白枫一直都有觉悟。

还有就是刚刚那两个人的对话,从最开始提醒时间之后,张珞和另一个人就一直很着急,他们在急什么?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白枫也没多想,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那么,接下来如何开展调查呢?

就在白枫思考的同时,一袋面包从两腿缝隙之间出现。

白枫猛的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稍显奸诈的面容。

因为对方的眼睛小又斜,鼻梁很矮,鼻子却很大,嘴唇也特别厚实,完全不协调。

见白枫抬头,那人露出一个“核善”的微笑。

也不怪白枫迟迟不敢接面包,对方的小眼睛一笑起来直接消失不见,眼睛斜得更厉害,就如同熬汤下毒的老巫婆。

这可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也亏得白枫心理素质过硬,不然换作常人,被吓跑都是有可能的,这人也太丑了吧!

“没事的,他们、他们就是那个讨厌的样子,我、我有面包给你吃。”

见对方小心翼翼的样子,白枫松了口气:“你刚刚一直都在看?”

“啊、啊,抱歉,我、我、我也打不过他们,我的生活费就只剩300了,不过没事的,每餐一顿面包,还是够用的,嘿嘿。”

先不说对方奇葩的长相,就说这份善意,白枫感觉到了。

“你、你不饿么?生气也不要饿到自己啊,因为生气,钱也回不来了。”

“谢谢。”白枫接过面包,撕开包装袋,略微嗅了嗅后,正准备吃,抬头看了眼丑男,撕下正中间带豆沙的部分递给丑男:“喏,你也吃。”

丑男嘿嘿一笑,接过面包。

白枫拍了拍身旁:“坐。”

“好嘞。”丑男笑呵呵地坐在白枫身边,大摇大摆地吃起来。

白枫见状,也啃起面包。

“你叫什么?”

“我叫金羽。”

“我叫白枫。”

“你怎么看上去这么年轻啊?”

“我才14岁。”

“14岁就上大学了?”

“侥幸侥幸。”

……

吃完面包后,两人也熟络起来,通过交谈,白枫大致可以判断这人应该只是个经常受欺负的老实人,虽然金羽毫不避讳地自嘲别人说他是死金鱼,但白枫能看出金羽的失落。

“对了,金羽,咱们学校有没有什么奇闻怪谈啊?”

和金羽聊了一阵,白枫才问出他的真正目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