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序幕:活下来的人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21字
  • 2020-08-28 17:00:08

一边默记路线,一边跟着何凡走过七扭八歪的路口,白枫发现,实验室内四通八达,墙体都是用不知名的金属建造的,只能通过门牌号和转弯的方向来确定他们不是在原地绕圈。

“你也是观察员?”

“不,我只是夏博士的助手。”

“我们现在去的,是我住的地方?”

“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还有一些其他的邻居。”

“邻居?”

“这次试验一共一千个人参加,成功配对基因的有50人,通过试验的有五人,你是最后一个。”

何凡顿了顿,瞄了白枫一眼,虽然试验中白枫表现得很完美,但是与其他四个活下来的试验品相比,还是势单力薄,尤其是十三号试验品,几乎将整个小镇的人屠戮殆尽,是最快通过试验的。

白枫的年纪也最小,让他想起了他的孩子,不由得多提了几嘴:“试验品之间原则上禁止厮杀,但是如果你表现得稍有软弱,或者能力很差,就会受欺负乃至侮辱,你要知道,在实验中能活下来的人都不是良善之辈。”

“谢谢你还认为我是个善良的人。”白枫不咸不淡地说道。

强迫他进行残忍试验的人如今却假惺惺地对他说教,实在讽刺。

何凡神情一变,这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眼前的白枫又何尝不是狠角色呢?仅用一张身份卡就取下夏博士的命,这种恐怖的学习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你们现在还是见习猎犬,稍后博士会你们发下任务,完成的人可以进阶E级猎犬……”

“我想请问一下,这种晋升有什么意义么?”

“难道活着没有意义么?”

白枫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盯着何凡。

“那夏博士的命令总有意义吧?博士他雄心勃勃,你若是完不成任务,博士会饶过你?别忘了这里。”何凡轻轻点了点太阳穴。

白枫咬牙,精神栓!

两人不再交谈,白枫默默地跟着何凡。

没过多久,一座古铜色正做着深思姿势的雕像映入眼帘。

白枫看着雕像盯了许久,肌肉倒是棱角分明,但是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座雕像与整体建筑风格不搭,有些多余。

“二十五号,别闹了!”

何凡出声后,雕像突然活过来,从石坛上跳下,顿时,大地猛然一颤。

“呦小鬼,难不成你就是最后一个试验品?认识一下,我叫霍尔普斯。”

白枫看了眼霍尔普斯伸向自己的手,搭上去:“你好,霍先生,我叫白枫。”

通过手心能感觉到对方的手掌怪怪的,就像橡胶糊了一层胶水。

鼻尖微微动了动,白枫心有所感:是橄榄油么?

“霍……小鬼,蛮有个性的嘛,我倒是有些喜欢你了!”

声音开始加重,掌心也受到挤压开始扭曲,对折。

痛苦一直折磨着白枫,但是他依旧面色入常,他深知,这种人只要不理会他,他自己就会败退下去。

眼看白枫掌骨被捏得嘎吱作响、不堪重负,对方却没露出一丝痛苦,霍尔普斯冷笑一声,松开手,权当放过白枫。

是加强力量的某种能力么?白枫也不知道一个正常成年人的手劲儿有多大,所以初次交锋并没有刺探出什么来。

与此同时,白枫突然感觉到一股腥风从背后刮起,他连忙回头,这时一个银长直少女从他身边走过,发丝整洁而又顺滑。

少女面无表情,当她走过白枫身边时突然停下脚步,看了看白枫,眉间微变,又看向何凡:“我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我可以杀掉他么?”

“当然不可以,十三号,你的任务完成了?”

没有回答,少女转过身,掏出匕首,仿佛没听到一般,边走边划开胳膊,皮开肉绽,任由一滴滴温润的血液淌落。

白枫再仔细看去,发现少女的手腕上、大腿上都有刀口割过的痕迹,虽然印迹很浅。

霍尔普斯宛如躲避瘟神一般紧忙让开道路,很难想象,一个肌肉块都可以跳舞的彪形大汉竟然会害怕一个少女。

“喂,苏泠,难道你已经成为E级猎犬?”霍尔普斯冲少女喊道。

“那种,不做数。”少女依旧惜字如金。

“嘿,小鬼,从刚刚起就一直盯着苏泠看,你喜欢上那个冰块女人了?”

“她杀气很重。”

“有眼光,年轻人,我们不如干她一炮?”

白枫顺着声音来源低下头,发现是一只黑黢黢的球,头上还箍着一块手表,模样滑稽之极。

白枫心头一动:“用你么?”

黑球竟露出一丝喜悦:“你真的这么想?我随时恭候。”

这老色批是见色起意?蓄谋已久?

白枫瞬间无语,都变成个球了,还不忘用下半身思考问题。

“小子,你也不用这幅表情,弥赛亚的能力叫疯狂炸弹,只要他受到轻微震动就会爆炸,我严重怀疑这货能通过试验,是因为没人想到他会变成个球!别人都是在爆炸中受伤,这货是在爆炸中重生。而且苏泠的编号是十三号,对于这位天主教徒来说,厌恶十三是本能。”

这回白枫还真就长见识了,还有物理意义上的干她一炮,绝了。

“话说何管家啊,我的健身房什么时候能开业?”磨完白枫,霍尔普斯又开始磨何凡。

何凡直接无视霍尔普斯:“五号,你需要什么东西?十万联币以下,我派人给你采购。”

“你不是四号啊?”弥赛亚的声音有些失望,一撅一撅地擦着地板返回房间,途中,还能听到摩擦地板细微爆炸的响声,不多时,走廊拖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他最喜欢四这个数字,听说原因是上帝最爱的门徒是第四个。”霍尔普斯撇了撇嘴,显然对弥赛亚嗤之以鼻。

“一本书,《银河铁道之夜》。”

“呦呵!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你这样的文艺青年!”霍尔普斯摆了个poss,深沉地说道。

“还有我在试验中用的杀人道具,用顺手了,手里空空的不舒服。”

白枫一句话让霍尔普斯瞬间尴尬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