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序幕:东院西会,两极格局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14字
  • 2020-08-27 18:13:03

“大约是2050年吧,那时还是前世纪时代,世界重心逐渐东移,这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恐惧,于是,机缘巧合之下,本该在量子领域实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由于军备竞赛的缘故被强行脱离到生物工程。”

“一开始,各国之间只是用药物维持战士强大的体魄,后来,随着Dr.Mole破解了人类一段关键的基因序列,以生物工程为基础的畸形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式展开,而这基因编码器,就是那个时候的产物。”

“人们开始嫌弃上帝给人进化的时间太长,于是强行缩短这个周期,那个时候,由国家批复基金,大批研究院涌现,造就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怪物,从这个时候开始,人类从破解基因序列迈向自主研发有效的基因序列。”

“到2080年,黑暗时代开始,用于战争的各式战士纷纷逃离研究院的掌控,给整个世界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但那个时期,也涌现出一批杰出的研究员,最著名的便是Dr.Hope,他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研究造神计划,至2095年,造神计划成功,东方成立华夏属风云科技研究院,也就是现在风云的前身,而西方成立了神圣教会。”

“在扫清叛逃战士的过程中,风云逐渐吸纳其他研究院的成果,而神圣教会则逐步渗透、替代、毁灭了近乎所有宗教,虽以神学立教,却以科学立世,是那时世界上唯一能与风云抗衡的组织。”

“2100年初,这一年又被称为创世纪年,一院一会彻底扫平畸形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恶果,世界成立联合政府、联合军队,开始趋于稳定。”

“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对于基因的掌控逐渐完善,而风云更是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完善的基因库,从你躺进基因编码器开始,你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被改造、植入特定的基因片段,并表达出来,当然这个过程并不安全,所以为了提高基因融合并且表达的成功率,风云只采用死刑犯、退役军人、以及其他失去生的意义的人作为试验品,种子的存在只是让你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毕竟你人在沙盒之中,外界的变化乃至身体的变化你自己是意识不到的。”

其实夏落根本不需要解释这么多、这么详细,但是白枫在试验中的表现令他很满意,所以就多说了一些,就当是照顾新人了。

“那这么说,其他人还活着?”白枫顿时脸色一黑,夺命之仇,恐怕有的他受得。

“怎么可能!失败品不配活下去,基因编码器内部有痛觉传感器,无论在试验中受了什么伤,大脑都会接受同等痛苦的信号,如果人死了,那就会受到相当于死亡的冲击而导致脑死亡。”

白枫有些不寒而栗,如果说王平王远这类人是不把人当人的话,那么这个风云就是对生命的冷漠。

“所以我的能力是什么?”直到现在,白枫依旧对雨桐给他留下的能力一头雾水。

“这个我也不知道。”

“可是按你所说,基因序列是你提供的,你会不知道表达出的效果?”白枫语气有些嘲讽。

“你要知道,人体是最精妙的机器,基因在表达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甚至突变也说不定,你觉得我的建议可以参考?”

白枫眉头微皱,本以为夏落是故意刁难他,现在听来,好像所有试验品都是一个待遇?自己摸索?

“好了,不要愁眉苦脸了,这是你的身份证明,,里面登记了你的一切,手环是用来执行任务用的,几乎什么功能都有,你可以自己摸索,一会我派人带你回房间。”

“这样啊……”

接过身份信息卡和手环,白枫仔细看了看。

突然,他快速甩一下信息卡,卡锋转瞬即逝,随后在夏落震惊的神色中,脖子外侧突然开始飙血,没一会,夏落便只能躺在血泊中抽搐。

“我不想受任何人束缚。”白枫简单地回了一句,虽然他不确定夏落能不能听见,也知道话语本身没有意义,胯步就要往门口走。

他很感激夏落的详细讲述让他恢复了不少记忆,但他对夏落的感官并不好。

就在门自动打开,白枫的前脚刚要踏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响声。

“啪!啪!啪!”

每一声都仿佛打在他的脸上,无情地嘲弄着他。

“了不起,了不起啊。”

“再了不起不还是失算了,难道你也是容器?”

“错!”夏落起身,任凭脖颈处动脉源源不断地泵出鲜血,他就像是毫无痛觉一样,“你可以打开门看看,是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白枫的反应不可谓不淡然,人被杀就会死可是常识,然而在颠覆常识的夏落面前,他依旧保持冷静。

门开,白枫仅用余光瞟了一眼,心中大为震惊。

门外,风卷残云,破碎的墙壁和杂乱的垃圾漂浮在一片混沌的空中,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飓风。

“很疑惑么?毕竟你所做的事,早在百年前就发生过了,那一次事故成就了能神的赫赫威名,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观察员在进行试验的过程中必须构筑起外围沙盒以保证自身的安全,你刚刚看到的,不过是我还未完成的程序乱码。”

白枫死死咬住嘴唇,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位夏落博士一直游刃有余的自信来自哪里,这里依旧是沙盒世界!

“还有一件事你需要知道,所有试验品的脑中都会被植入精神栓,虽然爆炸的危力很小,但足以炸烂你的大脑,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计较,把你的智慧和狠劲,用在如何活下去!”

再次睁开眼睛,同样的房间,同样的人,但是这一次,白枫却不敢造次,因为脑中的炸弹随时会要了他的命,而且听夏落的语气,好像真正的危险并不来自于这枚精致的炸弹。

“小何,带他去分配的房间,等我下发任务。”

“是。”

何凡躬身,对白枫说道:“你跟我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