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尾声:未来的路 真实的世界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257字
  • 2020-08-26 17:57:45

“一切都结束了。”

随着火光淹灭黑影的最后一声嚎叫,白枫终于除掉试验中的最后一个对手。

太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带来新的一天。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温柔的橘红色汁液倾洒大地,洗涤长夜过后的污秽。

被曦光冲刷,白枫和王雨桐感觉恍如昨日,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

“这就是日出么?好像刚刚煮熟的鸡蛋黄。”王雨桐长吸几口新鲜空气,微笑地看着太阳发呆。

白枫沉默,他不是冷漠,而是在努力抑制胸膛内的跳动。

现在……是不是可以说出那句话呢?

白枫不知道,他觉得可以说出,但又害怕会改变什么。

“好美,也许这里也是银河铁道的站点喔。”

王雨桐声音轻快,有向往,也有留恋。

白枫依旧沉默,如果真是银河铁道站点的话,那他们也会坐上通往银河的列车,但是,追求这样的幸福是有条件的,活着的人必须经历巨大的痛苦。

那是无法回头的幸福,也是最好的归宿。

归宿?

“呐,你说,我和你,像不像小薰和乔班尼?”

白枫侧过脸,发现王雨桐侧颊多了一行泪渍。

他转过头,看向太阳,橘红的柔光中,一个黑点越来越近,还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对于我来说,你是康贝聂拉……”

白枫攥紧手掌,想要努力说出那句话,但是话到嘴边,却硬是咽下去了。

“抱歉,我骗了你。”

“我知道。”

王雨桐愣了一瞬,随后露出温柔而又会心的微笑。

“我到站了。”

白枫本能地抓住王雨桐,却又犹豫着松开。

“你每次拉住我的时候,都是现在的心情么?”

“我不知道。”

白枫有些堵,仿佛什么东西卡在心中,莫名烦躁。

“那我就当做是喽?”

王雨桐侧过身子突然贴近白枫,鼻尖相触,两人的睫毛眨啊眨。

白枫神色有些躲闪,但是雨桐近在咫尺,无论如何躲避视线,都在她的眼里。

“呐,帮我一个忙好么?”

“什么忙?”

“帮我找到我要找的东西,那个被黑色玫瑰花簇拥的红宝石吊坠。”

“好。”

“看着我。”

白枫脸皮有些僵硬,缓缓抬起目光,与瞳孔中心的自己对视。

“替我跟他说,不要再等我了。”

白枫直视她的眼睛,从刚才那句话开始,她的语气变了,不再是那个幼稚的小女孩,更像是一个成熟知性的大姐姐。

“好。”

“你都不问原因的么?”

白枫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看着白枫发呆的样子,“王雨桐”微微一笑:“傻瓜,当然是她拜托我的,她希望你可以一步一步追寻幸福。”

“王雨桐”拉起白枫的手,身体逐渐化为光点消失在原地。

暖流滋润内脏,白枫再想抬手之时,却什么也抓不住了。

白枫早就知道,他的种子便是雨桐。

顾兹之于王平,是上下级关系;秘书之于王远,按王平所言判断,应该是情侣关系,其他两人白枫并不了解,但通过以上便可以判断,种子与容器之间,必定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在得出这点后,他对应的种子的身份,便呼之欲出。

纵使白枫再小心翼翼地保护王雨桐,最终还是输给了游戏规则。

“我愿如荆棘般将你缠绕,却发现是你鲜血淋漓仍不松手。”

白枫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他知道,试验,结束了。

——————————————

实验室内,一枚巨大的银白色的蛋状机器频频闪动光芒,周围连接许多粗大的电线。

夏落博士早已等候在此,这是风云的惯例,试验中脱颖而出的试验品在未进入风云编制前,需要由试验基地负责人对其讲清风云的概况以及规矩。

耗费巨资培养的试验品在实验结束后还不能成为正式猎犬,只能算是见习,在基地负责人安排下通过第一个任务才能转正,成为E级猎犬。

机器的蛋壳外门缓缓升起,露出了内部精密的元件还有悠悠转醒的白枫。

“在基因编码器内睡得还好么?”

“你是谁!”白枫想动,却发现自己手脚脖颈都被机器束缚住,身无寸缕的同时,无数根线接在他的身体上,似乎是在测量什么。

白枫立刻反应过来,恐怕这地方就是王远说的风云!

“夏落,你可以叫我夏博士,风云E级观察员。不用惊慌,这些仪器只是用来测你在试验中的数据所用,本身并没有危害,每一只猎犬都是风云宝贵的财产,当然,叛徒除外。”

白枫停止挣扎,开始打量起包被自己的机器。

“它叫基因编码器,算是旧时代的产物吧。”夏落来到基因编码器前,打开控制阀,解除白枫身上的束缚,“你的记忆恢复了?”

“那群抓我的黑衣人是你们?”

“不是,应该是白枫的父母派人抓的你,偷梁换柱,所以你的意志力才那么薄弱,在基因编码器的影响下,失去了部分记忆。”

“也就是说,你们抓错人了。”白枫死死盯着夏落,却发现对方毫无戒备。

“以前是,现在不是。”

“因为我通过了试验对吧?”

“聪明,从你通过试验的那一刻起,你对于普通人的世界来说,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只能为风云卖命,直到死。”

“你想要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活下去。”

“我父母呢?”

“他们很好,我按组织规定给他们发放了抚恤金,那是你正常工作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雨桐呢?”

“她?呵呵!”夏落冷笑一声,“她只是个种子,由我亲自编码形成的人类意识,既然你已经获得了种子的力量,她怎么样,不用我说了吧。”

看到白枫落寞的神情,夏落博士冷哼一声:“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你以为这个试验只是容器之间的厮杀?我告诉你,如果种子反杀容器,那么就会接管容器的身体,从网络的束缚中彻底解脱,成为独立的人格。”

“难道说我之前是在……”

“没错,在我创造的沙盒中进行试验。其实原来试验是在现实社会中进行的,但是每次试验过后,对社会的危害较大,不稳定因素增加,加上政府和军方的压力,风云不得不改制,目前全球只要稍有规模的组织,都不会轻易越过这条红线。”

“最后一个问题,种子到底是什么?”

“看来你适应得很快,这很好。”夏落满意地点点头,“你是在疑惑,虚拟世界获得的能力如何投影到现实世界对吧?”

白枫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全靠这台基因编码器,可以说,人类败也靠它,成也靠它啊。”夏落摸了摸银色的蛋壳,不由得有些唏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