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幕:黑暗中的刺客(完)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981字
  • 2020-08-25 17:00:24

凌晨三点,距黑影第一次袭击已经过去近八个小时。

在黑影耐心地一次次袭扰下,白枫和王雨桐一直紧绷着神经,两人的反应速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缓慢。

白枫相信黑影也发现了这点,但是黑影仿佛料定他们无法反击,只扰不杀,耐心地等待猎物的体力全部耗尽。

大约还有两个小时天亮,八个小时都撑过来的两人,却觉得区区120分钟如此漫长。

两人开始适应黑影的袭击,但是哪怕只是黑影一次试探性的攻击,他们都必须以百分百的精力应对。

时间又来到半个小时的间隔,然而黑影却并未继续,正当白枫疑惑时,背后突然传来“咔咔”两声,白枫和王雨桐立刻转身,用手电照亮对方。

在转身的过程中,白枫发现黑影从两人后背的衣料上钻出,这让白枫防不胜防,就算背靠背也会有黑暗的死角的话,那岂不是说黑影随时都有机会出其不意将他们杀掉么!

就在黑影再次潜行的一瞬间,地上传来一阵碎裂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被摔得稀碎。

在手电筒的灯光下,白枫和王雨桐面色严肃,因为散落在地上的,正是断成两截的备用手电筒。

风,仿佛更加冷冽了……

恐惧与绝望开始在两人心底蔓延,仅从手电的整齐切口就能看出,如果他们直接挨下刚才那一记,就算不死也要重伤,然而,黑影却没有攻击他们。

杀人诛心!

黑影的目的不单单是消耗他们的精力,还要断绝一切希望。

此时手电的光芒已经开始细微闪烁,电量即将耗尽。

“怎、怎么办?”王雨桐死死咬着嘴唇,她现在已经筋疲力竭,大脑乱作一团,唯一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就是手电的光亮,一想起要在全黑的环境中面对黑影长达两小时,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天空的尽头已经开始泛白,太阳即将升起。

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失败,而是只差一点成功。

防,防不住,逃,又要逃往哪里?

白枫能看到,当手电完全熄灭、周围陷入黑暗与死寂的那一刻,黑影完全主宰这座城市。

他曾经也是有优势的,但是浅薄的计策却并没有让优势转为胜势,从而使两人全部陷入绝境。

就算今天逃脱,明天怎么办?后天怎么办?

根本看不到希望,只能在泥泞的沼泽中不断挣扎,却难逃被吞噬的命运。

就在白枫反复自我怀疑的时候,王雨桐握住他的手,四目相对,她仿佛看透他内心的焦虑。

“我有办法,我有办法……”

白枫不敢直视王雨桐的眼睛,因为他害怕他会失去。

越是想要加快思考速度,大脑就越是停滞,越是想要守护身边之人,就越是力不从心。

“白枫……”

“不要!不要说话……一切都交给我。”

他不敢让王雨桐开口,仿佛只要王雨桐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就会消失在他眼前。

“跟我来。”

手电存电不多,白枫只能寻找可以替代手电的地方。

隐藏与黑暗中的黑影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看着已经泛白的天空若有所思,离日出还有一小时,这小子难道要做困兽之斗?

当黑影看见白枫一个箭步钻入楼道内,他幡然醒悟!

是楼道的声控灯,他要拖延时间!

但随即,黑影便笑了,白枫的举动无异于饮鸩止渴,虽然可以一时阻碍它,但是当天亮声控灯不亮后,那就是瓮中捉鳖!像楼道这种结构复杂的区域,阴影会更多,自然会给它提供更多偷袭的角度。

终于将这小子的精神逼到崩溃的边缘,虽然花费了一番功夫,但是完成任务的一定是我!

——————————————

刚进入楼道,白枫便将声控灯震响,光明照耀之处,黑暗便会滋生。

两人一边注意周围的阴影,一边往楼上跑,上到三楼时,两人手电闪烁几下,终于耗尽最后的电量,彻底熄灭。

失去手电,就失去了伤害黑影的手段,而楼道内,走廊狭窄,楼梯逼仄,白枫越往上走内心越不安。

尤其楼下那深不见底的黑暗,仿佛在徐徐涌动,哂笑白枫的短智。

白枫攥了攥口袋里的小刀为自己打气,当初王平王远那样凶残,他都能逃脱升天并杀死敌人,现在也不例外。

距天亮还有不足40分钟,胜负在此一举!

两人拼命地往楼上逃,虽然期间黑影并没有出手攻击他们,但是两人心里都清楚,黑影宛如附骨之蛆,一旦黏上他们,除了死亡,无法摆脱。

很快,两人便来到楼顶。

汗水打湿了两人的发梢和衣衫,也许是爬楼梯累的,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

来到室外,冷风一吹,顿时,沁凉的冷意开始侵蚀他们的内心。

王雨桐任由白枫拉着自己,因为,连体能都不如她的白枫都在坚持,她又有个理由放弃,只是——

“你在找什么?”

王雨桐有些奇怪,从来到楼顶开始,白枫便拉着她在楼顶的边缘绕圈,视线也飘忽不定,有时会往楼下看,有时会往内侧看。

“这么高的楼,即使有缓冲物品,哪怕是个大人,跳下去也够呛能活下来。”王雨桐提醒道。

白枫停下来,看着远处的鱼肚白若有所思。

王雨桐看了看手表:“就算5点准时天亮,还有半个小时,它……它应该快追来了。”

绝境!绝对的绝境!

王雨桐猜想在手电筒电量耗尽的情况下,白枫是想借楼道灯拖延黑影追击的时间,然后来到楼顶之时,天恰好变亮以对付黑影,但是可惜,白枫估错了时间,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并没有光芒照耀到这里。

楼顶,便是绝境,前有百丈高度,后有黑影追杀,他们被困住了。

“逃够了么?”

黑影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团不明液体在白枫和王雨桐面前凝聚成型,宛如一个刚刚在石油里洗过澡的人。

“你觉得我还能往哪逃?就算今天活下来,我和雨桐也没有精力再来这么一天。”面对杀意,白枫只是掏出小刀作势防御。

“你倒不笨。”类似眼球的东西在黑影的眼眶里转了转,“说实话,你区区一个试验品,连种子都没有的容器,能第一时间发现我的弱点,与我斗成这种地步,我很佩服你,但我的任务是杀死你!”

“嗖!”

破空声响起,一柄小刀穿透黑影的胸膛,“咚”得一声停住。

黑影揉了揉胸口,无数液体汇聚,“伤口”完整无好地被修复。

“现在是晚上,不可能会反光。”黑影声音有些讥讽,他本就不是话多之人,若不是白枫带给他的反差过于巨大,他也不屑于站在绝对的优势上羞辱对手。

“刀你不怕,那这个呢!”

白枫掏出一枚打火机,瞬间点火,微弱的光芒在这晨曦之中绽放。

黑影只觉浑身刺痛,微微皱了皱眉。

“你判断得不错,火光我也怕,但那只不过是刺痛的程度而已,这么微弱的火苗,我完全可以压力杀了你!选择吧!是选择自己跳下去有尊严的死法,还是我亲自动手将你折磨至死!”

王雨桐紧紧拉住白枫的手,纵使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她也目光坚定。

白枫却微微一笑:“小火不足为惧?不好意思,你可能没听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正说着,白枫直接将打火机扔向黑影。

这回黑影自然不敢硬接,身体直接变形空出个洞,让打火机钻出去,虽然这样做会让他感觉到阵痛,但是他依旧要维持胜利者的优越感。

“你还有什么本……”

“咔哒——”

那是打火机摔在地上的声音,然后——

“熊熊熊——”

火焰瞬间燃起,连成一片,黑影直接变成火影,高温、光热狠狠腐蚀着黑影的身体,那类似石油的液体再疯狂燃烧中极速殆尽,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仅半分钟不到,黑影就绝了气息。

“那是……”王雨桐看着不断蔓延浮在地上的火势,“汽油?!”

“没错。”见火势蔓延过来,白枫拉起王雨桐开始往另一侧跑,边跑边解释,“我家从摩托车换汽车的时候,因为油的型号不对,所以这些油桶一直存放于楼顶,也算是因缘巧合吧。”

火光倒映出白枫坚毅的面庞,王雨桐一时有些呆了。

这个男人,总是在最绝望的情况下寻找到生的希望。

“啊咧?”

王雨桐摸了摸自己的面颊:我怎么哭了?

心底宛如火烧一般灼热而又滚烫,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悦,而是痛苦,是失落,是不舍,是眷恋。

“怎么了?雨桐?”白枫有些慌了手脚,难道雨桐被吓到了?

“嗯~嗯~”王雨桐摇摇头,轻轻捶了一下白枫胸口,嗔怪道,“你就不怕小刀扎得不准,油桶怎么说也有五米的距离……”

白枫微微一笑:“我说过了,弱者想要活下去,只需要30%的判断和70%的自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