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序幕:卑鄙的杀人犯(2)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15字
  • 2020-08-09 17:00:40

来到学校,白枫刚刚入座,突然眼前一黑,然后一个稚嫩且俏皮的声音的响起:“猜猜我是谁~”

白枫深吸口气,也不挣脱对方温润的小手:“王欣月?”

“是同年级,同年级啦!”

眼前一紧,白枫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声音中的埋怨。

“唔,那一定是田碧巧。”

略微思考后,白枫装作深思熟虑地说道。

对方沉默了一下,从细微可闻的鼻音中能听出她的失望与不满。

“最后一次机会,同班级!”

白枫抓住捂住自己眼睛的小手,缓缓移开,重建光明。

“别闹了,雨桐,像小孩子一样。”

白枫顺势趴在书桌上,侧着头看向来到桌边的女孩。

女孩名叫王雨桐,和白枫一样,是被人群与热闹抛弃的人,她的相貌很普通,但是眉间却有一丝英气,让人百看不腻,据她自己所说,这点是遗传她当刑警的老爸。

也许是情感的共鸣,亦或是心理的认同,总之,两人顺理成章成为好朋友。

也唯有王雨桐才能让白枫感觉到世界的一丝真实,所以,他才没有显得不耐,愿意陪王雨桐玩这种小孩子才会玩的把戏。

“才不是小孩子!”王雨桐撅起小嘴,然后神情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左右环视后,偷偷地趴在白枫耳边,“偷偷告诉你哦,我爸爸说今天发生了一件性质特别恶劣的杀人案件,杀人犯在逃。”

白枫不由莞尔,他看得出,王雨桐是想借这件事来表明他不是小孩子。

但是啊,着急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这点就是小孩子的特质啊。白枫在心中默默念道。

“你说的事我知道,我记得好像是某个公司的老总被杀害了吧?”

迎上白枫淡淡的笑容,王雨桐有些尴尬,因为那表情明显在说:我都已经知道了,你还当做秘密。

王雨桐没想到白枫已经看过早上的新闻,情急之下,她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爸爸还说死的人不光是那个公司的高层,在另一处别墅,他的秘书也被杀害,而且两人的死亡时间相近,作案手法相似,警方打算并案处理。”

白枫听后不由愕然,他惊讶的倒不是被杀害的人数,而是一桩谋杀案被一个14岁小女孩津津乐道地提起。

他有些理解王雨桐为什么会被同学孤立,有一个天天与死人打交道的父亲已经很让人毛骨悚然了,关键是她本人也毫不在意地把死亡挂在嘴边。

“其实我早就想问了。”少女的面庞近在咫尺,就连呼吸都吹打在白枫的侧脸上,痒痒的,酥酥的。

白枫压低声音:“难道你爸爸天天和你讲这些事?”

面对白枫的质疑,王雨桐愣了一瞬,随后微微摇晃身体,似是有些扭捏。

“是我偷听的啦,不过爸爸他也会和我说一些关于他工作的事,他很看重我的安全。”

“你不害怕么?”

白枫突然想起自己早上上学路上撞到的男人,死亡与伤害的阴风,估计会刮得比那男人还要冷冽吧。

王雨桐歪着头想了想,最后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告诉你的话,你可不许笑话我。”

白枫听后立刻捂住嘴,声音中带有些许的笑腔:“放心,我绝对不笑。”

王雨桐眼神眯起,推着白枫的手肘:“你明明在憋笑,不理你了!”

“不是啊,正常人听你这么说,都会不自觉想笑吧。”

被推动身体,白枫非但不恼,反而觉得有趣。

和雨桐在一起,挺舒服的。

“好像也对。”

王雨桐还挺听人劝,停下手中的动作后,顺势挤了挤白枫,也趴在白枫的书桌上。

此时一张书桌被两人同时占据,白枫被挤得半只屁股坐在空气中。

四目相对,白枫突然觉得脸有些烧,但此时示弱又不是他的性格。

“干、干什么啊突然,想趴着去你的座位趴着啊……”

白枫的目光不自觉有些躲闪,身体突然僵硬,手肘缩了缩,和眼神一样无处安放。

“因为是秘密啊,你可不许告诉别人,再说了,半蹲着很累的。”

“那你快说啊!”

眼看着全班同学的视线都汇集在自己身上,白枫心中突然燃起无名火。

她一定是故意的,想让我出糗,报复我刚刚嘲笑她是小孩子!

王雨桐不明所以地笑了笑:“其实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偷偷溜进爸爸的办公的房间,打开书桌上的书后,里面的照片全部都是暗红色的一块一块的,当时我直接就哭出来了,就是觉得害怕,很怕很怕,然后生了一场大病,高烧,吃药、打点滴,再吃药、再打点滴,有时我都感觉自己要被煮熟了,依稀还能听到妈妈责备爸爸的声音。那时候,天天都做噩梦,照片里的东西好像活过来蠕动着,一点一点将我吞噬。后来病好了,突然就不怕了。虽然父亲严禁我进入他的房间,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要知道。”

王雨桐讲得很认真,回过神来,才发现白枫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双眼睛中,流露的不是嘲笑,也不是恐惧,有点像是……羡慕?!

殊不知,此时白枫心中想的,却是可爱,可爱到纯粹;然后才是羡慕,羡慕王雨桐的真实。

“你们都在干什么!快给我回到自己座位去!”

班主任严厉的吼声将白枫拉回现实,环顾四周,白枫发现班里的同学竟争相模仿他和王雨桐,两个人挤在一张椅子上,有男女,有男男,也有女女。

也难怪老班会气得发疯……

身体一轻,旁边的一半椅子空了出来,白枫转过头去,突然拉住王雨桐,看到王雨桐疑惑的神情时,白枫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做出了奇怪的举动,但实际上,他只是讨厌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下意识地挽留罢了。

“不、不好意思……”白枫立刻松开手,赌气般地趴在桌上,不再正眼去看王雨桐。

王雨桐微微一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没事。”

他没有讨厌我,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