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二幕:黑暗中的刺客(2)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1933字
  • 2020-08-23 12:10:25

容器?种子?

在漆黑不见五指的空间里,白枫沉沦着。

与王平王远兄弟之间算计的记忆如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中一张一张放映。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王远的自白,他似乎是吃定了白枫,毫不在意地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

整座城市是一个试验的囚笼,隶属于风云组织。

风云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像他这样的人被称作容器,王平和王远也是。

整座城市应该是他们这种容器之间相互厮杀的战场。

明白了这点,王平曾经说过的一些奇怪的话和他为什么迫不及待想要杀死自己就理解了。

恐怕,这个试验结束的标志就是容器的数量低到一定程度。

然而城市中还有多少容器他也不清楚,意识到自己的使命之时,白枫有些厌恶,他累了,他不想再杀人了,但是他没有选择,因为这个世界的真实就是,你不举起屠刀,就会被别人杀死。

如果其他容器像王平王远那样,根本无法指望交流,也就是说,所有后路都被堵死,只能不停地战斗、杀戮。

另外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种子。

王远说过,他们兄弟是在一场厮杀中获得种子,而王平也说过,他不得不杀死他的老板顾兹。

也就是说,种子也要杀人才能获得,王平杀死顾兹,获得名为地听的种子,王远杀死秘书,获得名为指尖旋律的种子。

有意思,为了增加自己活下去的筹码,也不得不杀无辜的人对么?

如果自己不是容器,恐怕会在无知中被人如同草芥般杀掉吧。

开什么玩笑!

我要活下去!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

悠悠转醒,熟悉的消毒水味传来。

我这是在……医院?

白枫刚想起身,浑身宛如散架一般,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微微低下头,映入眼帘的是雨桐熟睡的面庞,她坐在凳子上,趴在自己手边,如同小仓鼠般轻轻地呼吸着,时不时鼻尖还会微微动一动,恬静而又闲适。

我是什么时候和雨桐认识的呢?

喔,是一个半月前。

为什么没有早点注意到她呢?

……

……

……

白枫突然皱起眉头,当他继续回忆再之前的事情的时候,记忆变得模糊,他却是怎么回忆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唔……”

就在白枫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候,王雨桐微微蹙额,突然睁开眼睛。

“你醒了?”

王雨桐的心情很复杂,警方已经勘察过现场,她已经知道白枫行为的意义,虽然妈妈被残忍杀害这点让她很痛心,但她依旧不顾爸爸反对留在医院里。

“嗯。”

喉咙里仿佛藏了什么东西,白枫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

“喝口水吧。”

想来白枫应该渴了,王雨桐拿起桌边的水瓶,将吸嘴递入白枫口中。

“嘬一嘬就喝到了。”

王雨桐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声音也很温和。

“怎么了?”见白枫一直盯着自己,王雨桐笑着问道。

似是想说什么,但嘴里含着东西,白枫看着王雨桐,喉咙不停地滚动。

清凉滋润了白枫焦躁的喉咙,恢复他的精力,他第一次觉得,水竟然这么好喝,甘甜得很。

满足后,水瓶被拿开。

白枫依旧看着王雨桐,王雨桐也毫不在意地回视,两人好像在玩一场默契的游戏,谁都不肯先动。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还是白枫率先打破沉默。

“你不是一直在保护我?”

王雨桐的眸子中闪着光。

“那个和现在这个不一样。”

似是意识到什么,王雨桐的眼神愈发柔和:“还记得南十字星站么?也许我有更好的归宿。”

“雨桐。”白枫的语气突然变得认真。

“什么?”

“我……”

本来白枫想说“我们一起拼尽全力去寻找幸福吧”,但是突然又变得悲伤起来,心中不知哪里被刺痛。

“没什么。”

——————————————

一个月后,白枫出院了。

就连白枫自己都诧异,他的身体恢复速度竟然这么快。

出院后,白枫想看回趟家,王雨桐自然跟在他身边。

一个月的形影不离,两人更加默契,无聊的时候,他们从天上的星辰聊到地底的世界,尽情发挥着想象力。

一路上,白枫并没有松懈,他深深明白,既然试验并未停止,那就说明还有容器会威胁到他的生命。

一个月的修养并没有颓废白枫的精神,反而让他在不断思考的同时强大自己的头脑。

由于有种子的存在,所以白枫必须考虑到多种情况,制定了一套专门对付有种子容器的计划。

打开家门,一股陈朽的灰尘味扑面而来,呛得两人连连咳嗽。

但白枫的鼻尖动了动,从灰尘中嗅到一丝轻微的异样的味道。

“雨桐快走!”

熟悉的味道刺激起白枫的记忆,他拉着雨桐就立刻往外走,甚至没有再坐电梯,而是从救生楼梯离开。

楼下,一处树荫处。

从白枫二人进入楼道开始,这个人就在读秒,当读到“二百零五”时,楼上一间房子突然“轰”得一声发生剧烈的爆炸,窗户直接被震碎,无数瓦砾被弹出。

而树荫下的男子则是微微一笑:“还剩一个。”

就在男子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之时,他身后的影子突然开始蠕动,一个宛如浑身披被石油的液体突然钻出一个人的形状。

它弓起身体,手中液体凝成一柄黑色的尖刀,直直插入男子的后心,并趴在男子耳边幽幽说道:“这样,就一个不剩了。”

男子倒地,气绝,临死前还瞪大眼睛,似是不敢相信刚刚还稳操胜券的他现在竟然成为他人的刀下亡魂。

黑影阴恻恻地笑着,但是笑着笑着它就笑不出来了。

“怎么回事,试验品应该只剩我一个了,怎么试验还没有结束!难道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