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一幕:想当厨师的好医生(7)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70字
  • 2020-08-20 17:00:11

三颗完好的头颅并排放在保鲜夹层中!

白枫立刻紧紧捂住嘴巴,遍体生寒,仿佛血液倒流。

灰暗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白枫,嘴唇和鼻孔遍布寒霜,在冰箱的保鲜下,本已死亡的头颅栩栩如生,恍如生前。

“爸爸……妈妈……妹妹……”

白枫的大脑内哭嚎着,刺耳的嘶吼声炸得他脑中一片空白,冷汗从后背的毛孔中沁出、蒸发、再沁出。

凉与热交替折磨着白枫脆弱的身体,急火攻心,白枫当即身体一歪跪倒在地,呕出一大口鲜血。

粘稠的血液如熔浆一般整滩整滩地黏在地上,细看下去,还有热气在空中漂浮。

“咳咳咳……”

浓烈的腥味刺激白枫一阵反胃,鲜血仿佛不要钱般汩汩涌出,而白枫好似要将胆汁吐出来般咳嗽不止。

胸口一热,原本暗红色的绷带开始变得鲜艳。

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差点让白枫背过气去。

白枫俯下身子,捂住胸口,冷汗从额头大滴大滴地落下,他狠狠呼吸新鲜的呼吸,那艰难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

地狱!

白枫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无尽炼狱,忍受着业火灼烧永不停歇,肉体仿佛被榨干,灵魂仿佛被蒸发,他想嘶吼,却发现嗓子已经被燃烧殆尽,发不出一丝完整的声音。

他只能用眼泪叙述自己的痛苦,以及软弱。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难道这就是感受真实的代价么?

为什么要夺走我的一切!

啊,大脑要停止运转了,不要再想了!

此时白枫跪坐在地,双拳紧攥,狠狠揉着冰冷的地板。

他发疯似的咧着嘴,牙齿狠狠交合,瞳孔骤缩,眉毛倒竖!

“我该恨谁!我到底该恨谁!”

痛苦与憎恨不断扭曲白枫的意识,生与死的界限开始淡化,杀戮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

终于——

白枫平静地站起身,因为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和虚弱感,在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

“切!”白枫不屑地破了个音,“只要杀掉那家伙就可以了对吧。”

拇指一挥,弹掉眼角的最后一滴泪水后,白枫走向冰箱——那个噩梦的源头。

他将爸爸、妈妈还有妹妹硬邦邦的头颅搬到餐桌上。

他全程面无表情,仿佛在搬普通的石块一般。

当他抱起妹妹的头颅时,一块头盖骨连着皮下组织和毛发在马尾辫的拖力下滚落在地,露出空荡荡的大脑。

白枫低头看了看头颅内部,大脑已经被完整摘除,只剩一些类似脑干的组织充当头颅的底座。

“呵,将大脑掏空,莫非还想当茶壶来用?”

白枫只是调侃一句,虽然他厌恶行凶者的恶趣味,但也不可能真的认为有人会将头颅当茶壶用,原因很简单,不是什么人道主义,也不是什么于心不忍,单纯只是因为底部会漏。

“完整切下头颅却保存了脑干部位的完整。”

看着妹妹的惨状,白枫自言自语。

他终于想起自己一直以来忽略的点——仓库的两个平台!

其中一个平台上是王平的杀人工具,而另一个平台却不是王平的,而是那个行凶者的!

他想起来了,那个平台上,瓶瓶罐罐里装满了浑浊的液体,虽然惊鸿一瞥,但是白枫还是记起里面装的是完整的脏器,就如同完美的艺术品一般漂浮着,而王平也说过,他没有学医的天分,所以不可能是他解剖的尸体。

一切有因有果,只是后知后觉,赶在悲剧发生之后才意识到罢了。

三颗头颅放在餐桌上,白枫依次用手掌捂住头颅的眼睛,然后缓缓下划。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一点用都没有,如果有用的话,当初他就不该任性,惹上王平。

但,这是目前白枫唯一能为死去的父母、妹妹所做的。

帮助家人瞑目后,白枫也明白自己刚刚奇怪感觉的来源。

父母不是去警局,而是被杀害了,现在,就连妹妹他也不用救了,不会真有人以为脑袋被砍下来甚至大脑都被掏空的人还能活着吧。

“既然保鲜层是头颅,那么冷冻层……”

白枫再次走向冰箱,缓缓打开下面的门。

突然,白枫双眼一眯,看着空无一物的冷冻层陷入沉思。

“不应该啊……”

白枫还以为冷冻层玻璃上结的冰挡住了里面的东西,连忙将三层冷冻柜拉开,然而,空荡荡的冷冻柜无声地回答白枫的疑问。

“他对自己很自信,顶风作案却没有留下证据。将尸体丢掉的话一定逃不过王叔的眼线,直到现在警方还没有发现,他到底是如何处理尸体的?”

没错,白枫寻找的正是家人的尸体,以那个行凶者的极度自信来看,整个尸体不好处理,他一定会碎尸。

但是血腥味总会引来异样,无论丢到哪里,警察不可能发现不了。

埋尸也不可能,在全城戒严的情况下带着尸体到处乱跑无异于自掘坟墓。

难道是混入医院的太平间?如果行凶者真的是某家医院的医生,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在警方严格搜查的重点地区——医院里做文章好像也是自寻死路。

难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尸体自动消失?或者说改变尸体的形态?

别逗了,再怎么改变形态,那股血腥味是掩盖不了的……

突然,白枫猛地看向厨房的方向,心中缓缓升起一个疑问。

“爸爸妈妈已经死了,那又是谁打扫的厨房呢?”

空气中突然静得可怕,只能听到白枫心脏跳动的声音。

回想起卧室内的灰尘,以及厨房的整洁,两相对比,他幽黑的眸子中阴沉得可怕。

他终于知道到底是谁打扫的厨房,以及行凶者究竟如何处理的尸体。

他以为人再狠毒也不过枭首碎尸,却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人性的丑恶。

虽然心中已经怒不可遏,但是他依旧冷静地压制自己的大脑,不让其过于兴奋。

“他在宣泄他的恨意。”白枫压着嗓子低沉地说道,“即使有着想将我碎尸万段的恨意也要死死忍住,最后才享用我这道大餐。”

“这就是你在这场杀戮中表现出的微不足道的松懈。”停顿了许久,白枫在脸皮抽动间,说出了这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