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一幕:想当厨师的好医生(6)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062字
  • 2020-08-20 12:06:59

回到家后,白枫立刻行动起来,他知道,王叔现在很可能已经知道他从病房逃走。

不出意外的话,王叔已经在来他家的路上了。

白枫只觉后背一热,好像渗透出的汗珠瞬间被蒸发。

逃是逃出来了,但是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白枫坐在沙发上沉思,也许那个凶手已经尾随自己而来,即将到家里。

这是最有可能的猜测,但是白枫却觉得怪怪的。

好安静。

白枫立刻起身,环顾四周。

厨房有被动过的痕迹。白枫抹了抹洗手池旁边的瓷砖,纤毫不染,显然有人打扫过。

难道是妈妈?

查看过厨房后,白枫蹑手蹑脚来到走廊,轻轻压住父母卧室的门,透过门缝,里面并没有人。

将整个房门打开,顿时一股陈腐味扑面而来。

一一查看过所有房间后,除了每次开门惊扰起的灰尘,白枫一无所获。

看起来爸爸妈妈还在警局,而且那个凶手并没有隐藏在家里。

来到窗边,白枫掀开个口子看向楼下。

小区内进进出出的都是他见过的街坊邻居,并没有可疑的身影。

这就让白枫有些疑惑,凶手的目标难道不是我?

按照白枫的推理,那个残忍的杀人犯应该时刻监视他,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出手?

白枫举着把水果刀趴在防盗门上侧耳倾听,将近半个小时,门外都没有一丝脚步声。

缓缓放下刀子,白枫失魂落魄地倒在房门上。

这回糟了,我要到哪里去找妹妹?

白枫喃喃自语,距白芯晴失踪已经超过十天,警察的搜救工作毫无进展,明眼人都知道白芯晴凶多吉少,只有白枫还在期待那一丝微小到可以忽略的奇迹,甚至以身犯险。

但是自从他逃离医院,一切仿佛都停止了,爸爸妈妈不在家中,混蛋杀人犯也没有动静,似乎他只有被王叔手下带回医院的命运。

白枫死死攥拳,手指发青:难道我什么都做不了!

“雨桐……对了,雨桐!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白枫立刻起身,来到座机旁,拨通王雨桐家的电话号码。

“喂,请问找哪位?”

熟悉的声音响起,白枫心中顿时打了一针强心剂。

“雨桐,是我!”

“白枫?你出院了?”王雨桐的声音有些惊喜。

“说实话,我是逃出来的,算了,先不说这个了,我爷爷奶奶被杀的那个案件,你了解多少?”

“逃?额,好吧,其实我偷听到的也不多,一些秘密爸爸也不会在家里说,之前我听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说死者……额……你的爷爷奶奶都是被凶手一刀割断动脉而死,凶器的型号好像是什么11号,所以我爸爸判断行凶者一定和医院脱不了干系,甚至很可能是现役的医生。”

果然没错!

白枫现在可以确定,行凶者就是王平口中当医生的大哥。

“对了,我爸爸还称这个凶手有完美主义的倾向,这种罪犯最棘手了。”

完美主义、医生,两个词瞬间点燃白枫的记忆,因为王平说过,他的大哥就是一名医生,而且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啊,我爸爸好像回来了,我先挂掉了。”

“嗯,白白。”

白枫放下电话,他没想到王叔先回的自己家,按理来说,如果要找他不应该来他家么?难道王叔认为我会先去找雨桐?

疑惑,也就在白枫心头盘旋一圈,因为接下来,他要直面行凶者。

已经确定行凶者就是王平口中的大哥,他知道,对方是不会放过他的,从对方的残忍行径可见一斑。

也许,他还没有收到我已经逃离医院的消息吧。

白枫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因为他可是被警方严格保护在病房中,不可能有人可以24小时在警察眼皮子底下监视他。

踱步来到厨房,也只有厨房危险品是最多的。

白枫扫视周围,思考如何在面对行凶者时取得先机。

一件件厨具掠过眼前,他丝毫不为所动,用这些东西就是去送死。

当初能杀死王平,他占的是天时地利,全黑的环境以及混乱的杂物堆。

而现在,他却很难再营造出之前的优势。

因为这一次,他不是被迫反击,而是要主动出击。

而让一个14岁少年与成年男子搏斗,胜负是显而易见的。

“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帮我!”

白枫开始翻箱倒柜,排放整齐的厨具被打乱,每个橱柜中的东西都被白枫翻找出来,瞬间,厨房内一片狼藉。

白枫有些丧气,平日里妈妈总说这个危险,那个危险,当他真正想要寻找危险的时候,却一个也找不到。

“唉——”

白枫颓然坐在地上,他的内心很焦灼,因为他不知道行凶者什么时候会光顾这里,急躁与害怕宛如两座大山重重压在白枫的心头。

时间,不多了。

白枫苦着脸,反反复复扫视厨房中被他翻找出来的东西,但是没有一个满足他的标准。

无奈,他只能盯着昏暗的橱柜内侧发呆。

当无神的双目扫中某一样东西时,白枫眼前一亮。

有办法了,虽然有点危险……等等!

就在白枫考虑下一步计划时,他突然意识到,王叔他们肯定也会来家里找他,若是王叔先到,那他就没有直面行凶者的机会,而行凶者可能也意识到这点,为了自身安全不会轻易露头。

失算了!怪不得行凶者一直没露面!他一定是怕和我对峙的过程中警察赶到!

白枫泄气地挠了挠头,他发现自己总是想当然地认为一切都会以他意志为转移,所以才总是遭受挫折。

他以为行凶者会尾随他,但有可能对方还不知道他已经离开医院;他以为冲突会发生在自己家里,殊不知,这里即将会被警察包围,行凶者就算赶到也不会孤身犯险;他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却发现一切都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进行。

白枫“呼呼”地喘着粗气,一方面是因为刚刚翻找厨房流了不少汗,另一方面是被自己的天真气的。

好热。

白枫抿了抿干燥的嘴唇,起身来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想拿一瓶冰过的矿泉水,但是,冰箱门打开的瞬间,他愣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