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一幕:想当厨师的好医生(2)
  • 雷雨之挣脱囚笼
  • 冰水壶
  • 2112字
  • 2020-08-17 17:00:27

光,透过眼皮缝隙照射进来。

白枫本能想抬手遮挡光线,然而冒失的动作牵扯胸口的伤口,感受到肌肉撕裂的尖锐痛苦,白枫瞬间清醒过来。

白色,到处都是白色。

眼睛逐渐适应光明,只听枕边的熟悉声音惊喜地叫道:“护士,你看我家孩子醒了。”

“妈妈?”

白枫脱口而出,而后猛然觉得这个词好陌生。

“哎!小枫乖。”

白母作势就要抱住白枫,在白枫昏迷的这三天里,她没睡过一次好觉,生怕白枫再出问题没人联系医生。

在白父的阻止下,白母这才发觉自家儿子胸口上还缠着一层厚厚的绷带,不由得尴尬地笑了两声,既有欣慰,又有庆幸。

“小朋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另一旁,护士姐姐温柔的声音响起,白枫心头一紧,立刻偏过头死死地盯着护士。

四目相对,白枫并没有感觉到如王平那般阴冷的感觉,当看到护士姐姐错愕的眼神时,他这才发觉是自己反应过度了。

凶狠的利箭好似撞在一团棉花上,这样温柔的人,是不会伤害别人的。

白枫在心底暗暗埋怨自己,眸光逐渐恢复正常,支支吾吾道:“没、没什么事。”

见白枫的表情又变回人畜无害的模样,护士还以为刚刚的寒光是错觉,于是半蹲下身:“胸口不会很痛么?”

白枫愣了一瞬,抻着脖子看了看胸口。

不痛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安全的痛楚却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他不知道要怎么和护士解释,总不能说现在的痛苦不及在铁皮仓库中死里逃生时的十分之一吧。

“嘶,好、好多了。”

白枫装模作样地倒吸口凉气,他总觉得自己离这些人越来越遥远,乃至感觉越来越不真实,即便是自己的父母。

“还是会痛吧。”护士用手帕擦了擦白枫的额头,“不要太剧烈地呼吸,也不要太调皮,以免崩开伤口。”

“谢谢护士姐姐。”

这时,一个模样冷漠的医生从门外进来。

“王医生。”护士打了个招呼。

被称作王医生的男子点点头,径直来到白枫床边。

当医生进屋的瞬间,白枫就感觉到一丝凉意,但与王平身上那种狂热的阴冷不同,王医生的冷,仅仅是态度上的冷。

白枫看了眼王医生别在胸前口袋上的工作证,姓名一栏上,王远两个字分别陈列。

被王远按例询问几句后,白枫顺势问道:“医生叔叔,我的手术是你给我做的么?”

王远摇摇头:“你刚进医院的时候恰好轮到我值休,手术是另一个科室的周主任主刀,你要谢就谢他,不过你术后的恢复情况由我负责。”

王远说完后,也不过多解释,冲白父白母嘱咐道:“孩子刚刚苏醒,饮食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多吃清淡富含营养的食物慢慢调养。”

就在此时,白枫肚子不争气地叫出了声。

王远那被寒冰覆盖的面庞稍作缓和。

“我去下面的饭店给小枫买点吃的。”白父立刻起身。

“要不这样吧,小宋,你去我办公室把便当拿来,就省得再跑一趟了。”

白父听后连连拒绝:“这怎么好意思。”

王远依旧是那副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模样:“没事,这样快点,病人好得快,我也少操点心。”

白父白母听后瞬间动容。

面冷心善么……

躺在病床上,白枫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解决饿肚子的问题。

没一会,宋护士带着饭盒回到白枫的病房。

王远一点一点地将便当盒拆开,顿时,小巧精致的食物呈现在众人眼前。

主食是紫菜卷饭,仅从横切面上,白枫就看到了黄瓜、胡萝卜、肉松等卷在其中。

菜品是整齐排列的干豆腐卷,每一块干豆腐卷的切口都整齐划一,就连宽度都一模一样,从表面棕红色的烙印来看,这盘菜应该是熏制过的。

最饱受期待的当然是热气腾腾的汤品,盖子刚揭开,一股甘甜的浓郁味道瞬间飘满整间病房,引人入胜。

但是白母嗅了嗅味道后有些担心:“王医生,您这道汤应该是排骨汤吧?小枫重病初愈,喝太浓的汤,合适么?”

“您放心,这道汤是用芋头和排骨熬制而成,是我的自信之作,芋头本身的营养价值很高,富含蛋白质和微量元素,所以对病人大有裨益。”

白父听后不由得啧啧赞叹:“王医生,真没想到您这样的大忙人对生活如此细致考究,和您一比,我的生活节奏可是落了下乘。”

最后一个盘子内,则是装着十几枚樱桃,算是饭后甜点。

在白母的帮助下,白枫慢慢地坐直身体,抄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紫菜卷饭口感极佳、滋味十足,干豆腐卷香气十足,芋头排骨汤喷香浓郁,入口的甘甜和些许的苦涩让白枫欲罢不能,虽然苦涩味稍微有点重,甚至有些呛鼻,但并不破坏汤汁整体的鲜浓,反而促进食欲。

整个便当层层递进,不多时,紫菜卷饭和干豆腐卷已被横扫一空。

“吃点肉和芋头吧,对身体好。”王远提醒道。

“嗯!”

白枫的胃彻底被征服,从刚刚的话不难听出,这一切都是王远医生自己做的,又是医生,厨艺又这么好,真厉害!

排骨肉入口,白枫的神色变得古怪,他本以为汤汁中苦涩的滋味是熬制底料中八角的味道,然而排骨肉的涩味却比汤汁的还要重。

“咳咳……”

一股奇怪的味道直冲鼻尖,呛得白枫有些咳嗽,白枫连忙喝了几口汤,又吃了几块芋头,这才将将用甜味将涩味驱散。

“味道怎么样?”王远有些迫切地询问道。

“挺好吃的,味道特别鲜。”

吃人嘴短,更何况芋头排骨汤的味道的确不差,就是希望下次底料中能少放一点八角。

然而白枫并没有说出来,因为王医生也说过这道排骨汤是他的自信之作,白枫虽孤傲于其他人之外,却用独处的时间思考了很多,也通晓一些人情世故,自然不会拆别人的台。

待到白枫享用完樱桃甜点后,王远这才收拾好饭盒,在与白父白母热情的攀谈中离去。

离开白枫的病房,带上门后,王远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