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古玉

  • 校花的贴身至尊
  • 耍大刀
  • 1952字
  • 2021-11-13 14:49:30

别墅的气氛有点压抑,苏子达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眉头紧蹙,双眉之中隐隐有一丝担忧的神色,吴玉兰也是一脸担忧,不住的摸着鼻子,脸上挂满泪痕,很显然刚刚哭过,苏白鸽蜷缩在沙发的一角,面色苍白,浑身不住的轻微颤抖着,明显是受到了惊吓,双眼空洞无助。

客厅中央,临时搭起一张手术台,蒋梦雪双眸紧闭,脸色苍白,浑身上下早已被鲜血侵染,家庭医生老陈,小心翼翼的做着手术,额头不时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雪梨带着几名身材魁梧的保安驻守在别墅外面,紧张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今天幸亏梦雪赶去的及时,不然后果不敢设想,唉!”苏子达叹息一声,想起中午的遭遇,后背直发凉。

今天原本是个周末,苏子达带着苏白鸽前去野外徒步,没想到发生了意外,受到一伙来路不明匪徒的袭击,要不是蒋梦雪拼死保护,苏白鸽必定被歹徒劫持。

“子达,你说这伙歹徒究竟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劫持白鸽?”吴玉兰问道,不断的摸着泪。

“不知道,现在还不好说,估计是……”苏子达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苏子达白手起家,经过三十多年的奋斗终于将苏氏集团推至巅峰,直接的竞争对手季氏集团因为经营不善,这几年一直在亏损。苏子达不用多想,便知道这次袭击案件有极大的可能是季海这个老狐狸指使的。

“老东西!别欺人太甚!想要挟与我!做梦!我定让你倾家荡产!”苏子达咬牙切齿道。俗话说祸不及妻儿,季氏集团明显触碰到了苏子达的逆鳞。

“子达,要不给白鸽找个保镖吧?不然我不放心的。”吴玉兰嘤嘤的说道,怜爱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苏白鸽。

苏白鸽一声不吭的窝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蒋梦雪与歹徒血战的场景,第一次鲜血离她如此之近!

“好,我也是这样打算的。可是梦雪受伤了,一时半会难以寻找到合适的人选。”苏子达略带忧愁的说道。蒋梦雪虽然是一介女流,但身手高超,深得苏子达信任。

“老爷放心,梦雪只是失血过多,并无大碍,静养一段时间便好。”家庭医生老陈插嘴道。手术已经结束,助手在整理着手术器材。

“恩,那就好。”苏子达应道。

……

一家还算不错的中餐厅内,白羽和奚美娟相对而坐,美味的菜肴摆了一桌,两人边吃边聊。

“不如我做你干姐姐吧?呵呵,刚好我比你大几岁。”奚美娟期待的问道,眼前的白羽虽然看起来有点土里土气,但是言谈举止还算不错,深得奚美娟喜欢。

“呃,好吧。”白羽一惊,没想到奚美娟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反正自己在龙阳市也没什么亲人,认个干姐姐也挺好。

“嘻嘻,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弟弟了,来,先叫个姐姐听听?”奚美娟笑道,有种阴谋得逞的意味。

“好啊,不知道叫姐姐有没有礼物呢?”白羽也不是个吃亏的主,狡黠道。

“礼物?这还真没准备。恩…”奚美娟突然想了一下,急忙向自己的包包摸去,“呵呵,还真有件小礼物。”

“喏,这个送给你吧,就当姐姐的见面礼了。”奚美娟说道,将一个成色一般但极其古朴的玉佩递了过来。

“这?太贵重了吧?”白羽惊讶道,分明感受到玉佩上有一股淡淡的灵气波动,难道奚美娟也是修真者?

“贵重什么呀?拿着吧,这是我一个玩古董的朋友送给我辟邪的,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就当见面礼了,呵呵。”奚美娟说道,将古玉放在了白羽手上,白羽也不推辞,捏在手里。

“哦,这样啊。”白羽释然,还以为奚美娟也和自己是同一类人呢,便不再多想将古玉收了起来。泛着灵气的古玉,白羽还是第一次见到,回去要好好研究一下。

“姐姐。”白羽甜甜的叫了一声。

“哎!”奚美娟欣喜应道,“赶紧吃吧,菜都凉了。”

“恩。”

……

一顿饭吃的欢欢喜喜,白羽和奚美娟分开之后,便径直回了家。奚美娟虽然是苏氏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长,但白羽还是没有寻求一丝帮助,以奚美娟的能力,随便给白羽安排一个打杂的差事还是很容易的。这就是白羽的秉性,不求人,更不会害人,最重要的白羽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即便是自己的干姐姐。

又混了个天黑,工作也没找到,钱更是没赚到一份,还好出来的时候给老头子留了足够的食物,不然老头子一定会发飙的。

还未走到楼底下,白羽便变得紧张起来,昨晚答应肥婆房东今晚交房租,可是一毛钱都没搞到,这可咋办?只能先避过今晚再说,白羽小心翼翼的贴着墙面,蹑手蹑脚的向楼上走去,还没走到一楼楼梯,一声宛若洪钟的声响,便从身后响起。

“你大~爷的!真是狗鼻子啊!这么灵!能闻到气味啊?”白羽暗骂一声,打算故伎重演,装吐!

“小白,这是你的信。”肥婆房东说着将一封信交给了白羽,便转身回了房间。

“咋的?今天太阳打西面出来了?怎么不要房租了?”白羽看着一声不吭的肥婆房东嘀咕道,“谁会给我写信呢?难道是哪个同学不成?”

白羽捏着信封,有点欢快的上了楼。

开灯,空荡的房间内,看不到一丝人影。

“老头子呢?难道又疯了?不会是被肥婆房东赶跑了吧?妈的!怪不得不和我要房租原来是心中有愧!”白羽想到这,刚要冲下去和肥婆房东理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对,有古怪!”白羽嘀咕道,缓缓的打开了手中的信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