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非礼啊!

  • 校花的贴身至尊
  • 耍大刀
  • 2014字
  • 2021-11-13 14:49:30

车队沿着滨江大道向前驶去,半个小时之后,停在一顿独立的别墅门前。这个地方白羽知道,是龙阳市最为豪华的别墅区,入住的皆是龙阳市有头有脸身价上亿的大老板。

开门之后,一个中年美妇哭哭啼啼的迎了出来,正是苏白鸽的母亲吴玉兰。

家庭医生给苏白鸽进行着简单的包扎,苏子达和吴玉兰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一大帮保姆侍从就跟哨兵站岗似的,一动不动环肆一边。闲来无事的白羽,仔细的打量着别墅的陈设,心中惊愕连连,这样豪华的别墅白羽还是第一次来,光是墙上的世界名画挂着十几幅,绝对的真多假少。

别墅真的好大,一共三层,正中是一个铺着红毯的旋转楼梯,两边皆是白~皙的木质扶手,二楼长长的走廊一眼便可看见,客厅的中央是一台硕大的背投电视,两排白色的真皮沙发,一看就是意大利手工打造的,一张漆红的檀木茶几,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让人神清气爽,在过去是一张硕大的餐桌,银质的器皿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粼粼的光芒。

一个字!有钱!

“老陈,怎么样?”苏子达冲着家庭医生问道。

“老爷放心,只是擦破点皮,这段时间大小姐最好别喝酒,不然会影响伤口愈合的。”老陈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挺负责任的说道。

“恩,可以。”苏子达点头道。

“老爷,这位怎么安排?”管家刘伯指着一旁的白羽问道。

“恩?他是白鸽的特级看护,今晚就安排在白鸽房间吧,让他守着白鸽睡觉。”苏子达想了一下说道。

“呃,这样不好吧?”刘伯难为情的问道。

“是啊,子达?孤男寡女的万一出点啥事,这……”吴玉兰担忧的说道,看了一眼旁边的白羽。

白羽默懒得搭理,反正自己是来挣钱的,你让干嘛就干嘛。

“哼!他敢!要是对白鸽动手动脚,我扒了他的皮!刘伯让师傅把监控装上。”苏子达冷哼道,狠狠的瞪了白羽一眼。

“哎!我说你这人啥意思?是你求我来的,再说了,我对你女儿也没啥兴趣,你最好对我放一百个心!”白羽听到这句话立马不开心了,怎么还跟防贼似的呢?

“你?”苏子达气的咬牙切齿,这么多年还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过话。

“行了,老爷夫人,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放心吧,没事的。”刘伯打圆场道。

“行,那就这样了。”苏子达无奈说道,看了一眼苏白鸽带着吴玉兰出了别墅。

“感情这别墅是这姑娘一个人的啊!”白羽惊讶道,更没想到这个叫刘伯的竟然这么有话语权,厉害了。

不一会,老陈将赵白鸽的伤势处理完毕,刘伯让两个保姆将赵白鸽送回了房间。

“小子,听着,监控我就不安了,你给我安生点,要是出点乱子,别怪刘伯没提醒你,大小姐的脾气可不是玩的,一旦发起火来,连老爷都怕!”刘伯挺善意的说道。

“哪能啊?谢了啊,哈哈哈。”白羽大笑道,奇了怪了,怎么就跟吃了蜜似的呢。

墙上的撞钟,叮叮当当的前行,白羽盘坐在沙发上看着酣睡的苏白鸽,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说实话苏白鸽挺美的,个子高挑,身材婀娜,典型的东方鹅蛋型脸,尤其是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睛就跟会说话似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洌洌的韵美,让人无端着迷。

为了抵抗疲劳,白羽修炼起了《通天诀》,听老头子说,白羽目前才刚刚处于凝气初级阶段,需要一遍又一遍的吸收天地灵气,在丹田内凝结出气旋,才能够完成突破,达到凝气二层。老头子的修为有多高强白羽不知道,也没见过老头子实战,反正比白羽强的多,记得有一次老头子展示过,一拳就把一块三厘米的钢板砸了一个大洞,确实吓了白羽一大跳。

刚过三~点,苏白鸽便喊着喝水,白羽笑笑起身将床头准备好的水递了过去,赵白鸽像个小花鹿似的,咕咚咚的喝了满满一大口才满意的睡去,估计是房间太热了,赵白鸽不断的扯着身上的睡衣,露出好大一片雪白,看的白羽欲~火中烧,那个诱~惑力不亚于黑丝超短。

白羽定力惊人,既然受人之托也不能做出格的事。白羽无奈的摇摇头,将脑海中的邪念抛到九霄云外,专心修炼。白羽不知道的是,在他不断的修炼中,一缕缕精纯的天地灵气,急速的涌来,在他的头顶上形成一股小小的漩涡不断的萦绕着。

漫长的一夜,东方的曙光最终穿过地平线,毫无保留的倾洒而来,早起的鸟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白羽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浑身变的清爽了不少,丹田之内已经氤氲起一个宛若鸡蛋大小的精团。听老头子说,地球的天地灵气已经稀薄了很多,要不然也不会修炼起来这么难了。

“哈哈……天亮了!不知道老头子会不会打死我?”白羽伸了个懒腰,翻身而起,床~上的苏白鸽依然酣睡着,这会的睡姿怎能一个妩媚形容,直接诱人惹火啊!

苏白鸽呈倾斜的大字自由懒散的趴在床~上,身上的夏凉被早已被蹬到一边,长长的头发披洒下来像倒挂的瀑布,乌黑亮丽,丝质的粉色睡衣,明亮而光滑,一双玉手肤若凝脂自由的伸展在前方,看起来分外的妩媚可人。

“呵呵,这小妮子。”白羽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自主的轻笑一声。

突然!

赵白鸽仿佛作噩梦了一般,猛地一翻身,整个身子挂在床边上,就差一咕噜便滚到床下去。

白羽怎能眼睁睁看着赵白鸽摔个大马趴,无奈自语一声,向苏白鸽走了过去,刚要碰触道赵白鸽身体的时候,赵白鸽仿佛有感应似的,猛地睁开了眼,看着陌生的白羽,惊慌失措的大喊道:

“啊!非~礼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