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龙山庄
  • 如梦如戏的时空
  • 昭林睿林
  • 3729字
  • 2021-01-06 21:03:10

龙阳国天龙山庄的一间寝室里,我睁开眼睛看到满屋子古香古色的房间,还有很多著名书法家的书法作品和山水画挂在墙上让我心旷神怡,古典沉香木椅和龙纹红木书桌为这个房间增添几分舒心的书墨韵味。书桌上文书线书放了几本,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都齐了,这看起来普通的檀香木床,被子枕头都是用上等丝绸,琉璃地板摆着的梅花青花陶瓷花瓶,放着点缀着清晨的露珠的兰花向着晨曦的阳光微笑,我看见有一把精美雕刻着龙纹的剑挂在墙上。我在裤兜里摸索到一个龙纹玉佩中有个韦字,我再看看我的双手像极了千金大小姐的手不过有些粗糙看来是练武之人。

我看到我旁边桌子有一盘洗脸水,我走过去看到我在水中的身影,好一个美极秀绝的翩翩美公子。肌肤如玉,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凤眼眉宇间有着一种未染尘埃的高洁,有着神仙般高洁的出尘气质。那么清澈的眼睛看不出一丝其它杂质,一蓬秀发披散在肩上。我感叹怎么世间有这么妖孽般存在的男人。

这时,一位红衣绿裙的十四岁左右的少女端着一盘洗脸水打开房门说道:“大少爷,奴婢能不能进来给您换水洗漱。”

我对门外那位红衣少女说道:“请进。”

少女她慢慢走过来,她是一位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粉面桃腮,标致的十四岁左右的女孩。

她把洗脸水换了后说道:“大少爷,您伤刚好,还是为了救大小姐而伤的,你醒了要好好休息才是,请您回床休息吧。”

她见我还在愣着看着她,脸一红还是把我扶到床头,我洗漱过后,她端着洗脸水出去了。

她出去后我心想:我真的受伤了吗?原来如此,我刚站起来有点头疼,一点力气都没有,走一下都承受刺痛到骨头的麻木。那位大小姐她怎么样了?她在哪里?她没有事吧?这位奴婢叫什么名字?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发生什么事?我对一切的很迷茫。

忽然脑海里出现一段回忆:这里是龙阳国的天龙山庄,我是丞相府大少爷韦树林,我有一个妹妹是大小姐韦小妹,我还有个妹妹是二小姐韦梦诗,还有个弟弟韦森林。

宰相爹爹是韦大为,大夫人是林妮霓,二娘是刘花玉,三娘是朱梅叶,祖母是龙阳心儿,爷祖父是韦扬为,奴婢是小浣。

那天我和妹妹与太子殿下从京城出发去天龙山庄的路上,出现蒙面人要偷袭太子殿下,我和太子还有护卫和蒙面人对打起来了,这时又出现几个蒙面人,正好见我们忙着和其他人对打的时候,想把妹妹带走当人质。

还好我及时发现了蒙面人,飞身去把妹妹救回来,要保护妹妹,还要攻击蒙面人,很费体力。一个蒙面人见我一个不留神就打到了我。师傅正好经过这里一剑砍了那个偷袭我的蒙面人,太子他们也因为我师傅朱方昭的加入速战速决了蒙面人。我也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去。

之后太子把我和妹妹一起带到天龙山庄治疗,再回来朱方昭收了太子为徒弟。太子这样在天龙山庄学了几天功夫,皇上龙阳明飞鸽传书说有国事要太子管理,太子只能回宫了。

这时,小浣从房外端进来一碗腊八粥走进来说:“大少爷,您饿了吧,奴婢给您煮了一碗腊八粥,请您用膳吧。”

我看到小浣端着的一碗腊八粥真诚地对她说道:“小浣,谢谢你在我受伤这几天一直照顾我,你的这一碗腊八粥的心意我领了,我当你是我的妹妹,我是你的哥哥,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第一时间帮助你,你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叫我树林,你千万别叫我大少爷,你也不要把自己称作奴婢,现在你是我妹妹小浣。”

小浣受宠若惊的愣住了,反应过来后说道:“奴婢不敢,大少爷您是奴婢的主人,奴婢不敢叫大少爷的名字。奴婢身份低下怎么能用自己名字自称,大少爷不用谢奴婢了,让奴婢受宠若惊了,照顾大少爷这是奴婢的本分。奴婢有大少爷这样好的主人,已经是奴婢的福分了,哪敢当大少爷的妹妹,更不敢称大少爷为哥哥。主人对奴婢那么好,奴婢还要报答主人呢,哪敢让大少爷帮助奴婢。”

我只好妥协对小浣说道:“好,随你吧。现在什么时辰了,大小姐去哪里了?”

小浣对我说道:“回大少爷,现在已经是已时了,大小姐在花园玩秋千,等下会来看大少爷的,您还是担心您的身子吧,不然过几天您回宰相府了,奴婢怎么向宰相大人交代。大少爷,奴婢看您行动不便,大少爷,奴婢就冒犯了,奴婢喂大少爷喝粥吧。”

小浣端起碗一勺一勺用勺子喂我。我吃完后感激的看一眼小浣,小浣离开我的房间叮嘱了句:“大少爷你要多注意身子,请您休息了,养好身子,大小姐就不用担心您了。”

我等小浣离开后我心想:小浣不会是喜欢她家大少爷吧,不过我玉树临风谁不喜欢啊。

这时候我看到两个姑娘走进来。前面是这位是我的妹妹吗?太美了。我快凝滞在妹妹的魅力当中不可自拔。

妹妹现在像仙女下凡,美的让人窒息,容貌禀行天生出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妹妹魅力无限。她白衣胜雪,她轻拢在发根的串珠链在阳光下反光,以及皓腕戴着碧绿欲滴的翠镯子,肌肤白嫩,一双柔若无骨的手,丹凤眼里温柔的目光。穿着一袭罗衫,玉峰纤腰,出落得乖巧伶俐,冰雪佳人一个。

我从妹妹的魅力中缓过神来对妹妹说道:“没想到我的妹妹那么有魅力,连我都迷住了。”

妹妹听到我的赞美笑道:“哥哥,你也很漂亮。”又聊了几句家常,妹妹便离去了。

时间过得好快到了第二天一早,我吃完饭后,我感到要去茅房,小浣见我表情十分痛苦,担心问道:“怎么啦!大少爷你没事吧。”

我因为不熟悉地形,所以对小浣说:“小浣,我想去茅房,我不记得茅房的路了,你带路可好。”

小浣因为害羞又脸红起来说:“好的,大少爷,奴婢带路,大少爷您伤刚好走路不便,奴婢扶您去吧。”她扶着我来到茅房,等我出来的时候,小浣见我有些异样,很是奇怪的说道:“大少爷,你没事吧。”

我对小浣说:“小浣,我要沐浴,你准备一下。”小浣对我点头说道:“奴婢就去准备。”小浣逃走一样离开了,我在看着小浣离开的方向。

我看到一个身影一睁眼就就到了我这里。我对那个陌生的身影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来人是一个小麦色肌肤的英俊少年他那眉飞色舞的眼睛里彰显着贵族气质,我差点被他发出的威严气息给镇住了,他终究回了个笑容才说道:“师兄,怎么忘记师弟了,我在宫里听说你的伤好了,我赶了一夜的路才来专门来看你,我过来问人才知道你在这里我就来了,难道师兄不欢迎本宫!”

我对他恭敬的行个礼的说道:“原来是太子殿下大驾光临,师兄我当然欢迎。”

太子龙阳林仔细瞧了我一遍说道:“师兄你有没有想念本宫!”

我有些气愤的对太子龙阳林说道:“小声点,被人听见可不好。”

太子见我生气了才说道:“现在师兄行动不便,动不了武功,为了师兄的面子,本宫就帮师兄一次。”

太子一手抓紧我飞扬而去。我回到了寝室,太子说道:“好了,后会有期。”太子离开我的寝室。

这时候小浣和一个丫鬟抬来一个大木桶走进来,见我回来了恭敬说道:“大少爷,您回来了,奴婢给您更衣沐浴。”她们俩去提水进来倒到大木桶里。

沐浴后,我看到小浣还在这里,就对小浣说:“小浣,我感觉身子好多了,明天就回府。我想爹娘都想我了,你就帮忙收拾行李,还有帮妹妹准备一下告诉她明天回府,记得叫人捎信说我已经康复了,明天回府。”

小浣对我说道:“大少爷你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奴婢认为大少爷应该再休养几天再回去。”

我假装严肃的说:“小浣,是不是平时太照顾你了,连本公子的话都当耳边风了,我想回府难道不让本公子回府。”

小浣吓的跪下说道:“奴婢知错,下次不敢了。奴婢现在去准备。”

我这次对小浣已经生锈的思想无语说道:“你下去准备吧,没有下次。明白了吗?”

小浣福了福身子对我说道:“是,奴婢明白了。”小浣走去准备了。

这时有个人走过来,一个仙风道骨、气愤填膺的白发老人走过来说道:“树林,你怎么舍得这么快离开师傅啊,不和师傅再玩几天。”原来是师傅朱方昭听说我要离开就来问候我了。师傅不愧是是个老顽童。

我对朱方昭说道:“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有空来看徒弟了。”

朱方昭说道:“还好意思说,是师傅救了你。怎么你小子康复了,不去谢谢我呀。还要我本人来看看你小子。你小子回府怎么不去和师傅说一声,好让师傅带你回府。”

我十分感谢师傅对师傅说道:“师傅,我感谢您的救命之恩还来不及呢,怎么还让您老人家大老远的跑来带我回府,我可承不了师傅的大恩大德。师傅来看我已经是对我的恩典了。”我跪下给师傅一拜。

其实我忘记有这个师傅这个人担心师傅知道会不会生气,朱方昭觉得见外了连忙扶起我说:“徒儿见外了,不必拜为师,我不是神仙拜什么,起来吧,师傅救徒弟是应该的,明天难道就不能带你回府,难道你不想见到我。”

我有些紧张的对朱方昭说:“师傅,徒弟没有其他意思。徒弟担心师傅有事情要忙,师傅明天带徒弟回府不就浪费师傅的时间了吗,让师傅前功尽弃半途而废了吗,徒弟这样做是为了师傅着想,师傅的救命之恩徒弟铭记在心,徒弟以后报答师傅的救命之恩。”

朱方昭叹气说道:“你小子懂事了知道关心报答师傅了。师傅有你这个徒弟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你小子要记住师傅对你说过人要正直。你要好好指导照顾好你师弟太子殿下,你们是好兄弟如手足,你们一定要为师傅争气啊,明白了没有!”

怎么像说遗言一样,难道师傅要挂了。如果师傅知道我心想的一定会被我气挂了的。

我恭敬地对朱方昭说:“徒弟明白,徒弟一定和师弟为师傅争气的,师傅放心。”

朱方昭摸了摸他的白胡子很是满意的笑道:“哈哈,明白就好,师傅我就放心了,告辞了。”师傅大步流星的走出去。我对着师傅走的方向说了:“师傅慢走,徒弟就不送了。告辞。”我送走师傅后回床休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