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梦引长河
  • 长河内外
  • 尔阳.CS
  • 2302字
  • 2016-01-20 14:57:38

第一回//鹧鸪天调撰作开篇//龙九山村商榷筑轩

春去秋来仓满粮,平阳雁过树呈黄。

夜凉遥望星光远,昼顾馨思儿女长。

天瀚瀚,景茫茫。长河内外牧牛羊。

生来见惯风情展,总把他乡做故乡。

人活百岁,终有一亡。一个美丽的女子过世后,亡灵去到异域一报到处报到,但前来报到的亡灵已排成了长龙,排了很久终到她了。

此处昏暗非常,幽光浅浅,永无白昼,冷暖难测。亡灵们都沿着一道红色引光而来,从幽空往下而视,墨一色的单层平顶房如一张大天幕一样平铺在一片大地上。

入口处的大厅中间,长桌前坐着接待的是三位看似中年的男子,中间那位,脸呈国字,正是主宰魂运的无情铁面司。他的面色如铁板般青冷,他抬眸扫视了她一眼,伴着意念传出,冷冰冰地问道:“你可了解我们这的风情?”

此女子魂魄一时傻了眼,不知该如何回答,更不敢诳语相骗,又不能不作答,好一会儿,才意语道:“我初来乍到,哪能知道这里的风情!”

那铁面司一听,不再二话,吩咐属下道:“将此女封为下等魂!”

一听自己被封为下等魂,定然不好,不服之心油然而生,意言中难免掺杂着傲慢,问道:“为什么前面又老又丑的女人都能封为上等魂,而将我封为下等魂?”

铁面司见她意衫清整,神态不俗,耐下心又问道:“你来自哪里,怎么不懂我们这的风情的?”

见铁面司声调柔和了许多,此女一下觉得好受了许多。因希望铁面司能改封决,不要将自己封为下等魂,意语带柔地答道:“我来自地球,为什么他们多数都懂你们这的风情的?”

铁面司于是扭头问左旁一信息官属下道:“为什么地球人还不懂我们这的风情?”

那属下侧头答道:“回大人,听说上面正在施法安排地球人着手撰写有关描写众域群风情的书,内容将辐射整个世界,包括潜源,相信地球人很快就会明白世界的本来面目,也很快就会明白我们这的风情了。”

此美女魂魄因不甘被封为下等魂,便停在原处不肯挪动身影进右侧那道下等魂之大门。

铁面司见了,好没气道:“你能飘到我们这重新做人就不错了,不要贪得无厌,如若不服,你便只能投入动物躯体之中,或是附于猪狗,或是附于蚁蝼。如再不服,你不久便会魂飞魄散,与植物为伍了!”

美女魂魄因甚是留恋自己的那份记忆,不想让自己魂飞魄散,无奈中缓缓飘向那道门楣上写着“下等魂”三个黑色大字之大门,并同时大吼一声:“为什么?”

铁面司一听,怒道:“你不解风情,岂能让你依附在上等躯壳之上!”

下一位,轮到一年轻俊逸男子之魂魄,他一上前,铁面司便问:“你可熟悉我们这的风情?”

没谁想做下等魂,此美男强忍失躯之痛惜,笑容满面地答道:“回长官,在下非常熟悉这里的风情,在下原本为地星宇间阴域之祗人,因一次意外失去了躯体。”

铁面司听后,提醒道:“你可不得说谎,否则魂飞魄散。”

美男连忙答道:“长官但请放心,在下不敢有半句虚言。”

铁面司于是封道:“将此男封为上等魂!”

此美男一声“多谢”后欣然飘入了左侧那道上等魂之大门。原来上等魂又分为上中下三级,门内坐着的守门官见他进来,抬眼问道:“请问叫什么名,来自哪个宇间?”

美男礼貌地答道:“回长官,在下名叫余晖,来自地星宇间。”之后守门官问了他一些此域风情的话,他都一一作答,并且完全正确。

守门官又问了一些他在前世的人情往来,余晖亦一一作答。

守门官欣赏地说道:“没想到你在前世还见过神英武士,并且与你相爱之人就是神英武士,你既然与神英武士相爱,你在我们域找到躯体附体后,那她在另域有多少法力,你便能在此域有多少法力,真是恭喜先生贺喜先生了!”余晖谢过。

那守门官停了停后大声封道:“将余晖先生封为上上等魂!”

余晖又一声“多谢”后飘然入到上上等魂之大门内。门内守门官见他进来,起身上前礼貌地问道:“请问先生贵名?”余晖便将自己的名说了。

那守门官介绍道:“余晖先生,左边这道门内有万个俊美男士躯体供您来挑选呢!”

余晖一声“谢谢”后便飘入了那道万躯之门内。他从第一道门进入第二道门,又从第二道门进入第三道门,就这样一道道门往前飘。

见每个房间内都放有三张雅致的木床,每张床上都铺着一张豪华床垫,每张床垫上仰卧有一个躯体。躯体们除不停地呼吸外,再无别的动作。余晖熟知这些都是没有灵魂的躯壳了。

余晖一路往前方的房间飘,一路细心地挑选着自己的躯体,见有高大神勇的,又见有英俊秀逸的,真是各式各样,面貌不一,神情不同。

因没有见到一个躯体跟自己的前身一样,难免心有所思:“难道是自己的前身容貌还不够格达到这上上等之躯体之水准吗?要是如此,看来只能选一自己喜欢的躯体了。”

于是继续往前飘,穿过一道又一道门,细心地选着自己要附身的躯壳,一不小心已赶上前面一位选躯之魂,于是问道:“老兄,有没有看中自己喜欢的躯体?”

那魂哀叹一声道:“这里躯壳确实太多,且个个不俗,我的眼睛都选花了。”

就这样,余晖在这些房间中选了近二十四个小时,终于选到了自己喜欢的俊美躯壳,便附入其体。

刹那间,只见那俊美躯壳立起身来,一个没站稳,便坐在了豪华床垫上。

这下余晖好似如梦初醒,突然想到:“自己还不能完全自由控制这个躯壳呢,要想完全自由指挥这个躯壳,少说也得一两天时间。”

之后更是想到:“一定是自己得了秋痕之法力而无法一下适应之缘故,否则哪能到连站都站不稳之地步。”

一念至此,便自嘲道:“真乃蝇附骥尾而至千里也!”

刚好此时,有一年轻女子来到余晖屋里,见他正躺在木靠椅上说梦话,一本书掉落地上,叫醒他道:“余晖!余晖!”

余晖缓缓地睁开眼睛,才知道刚才景象是在梦中游曳,并暗幸自己没有真死。问道:“什么事?”

那女子答道:“副间务主艾玛小姐叫你有事,你快去一趟吧!”

余晖点头嗯应了一声,那女子退去。余晖醒了醒神,暗忖:“没曾想梦还能这般清晰明朗!”之后他驾着自己在地星上的小祗船从空中直往地星宇间管理处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