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见识了什么叫“有了后妈就有后爹”(求收藏)

一场秋雨过后,清水村东头。

“咚咚咚……”

村长奋力敲门,他身后站着一个男人味十足的中年男人,叫安青竹。

安青竹此时正眉眼温和的看着他怀里的小粉团子,心里万分不舍,要不是自己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他也不会把小团子送回来。多好的小娃娃啊!软软绵绵的,又精致得跟年画上的娃儿似的,不,比那个还好看。

这完全符合他心目中闺女的一切想象。

安青竹看着她的时候,小女娃也渐渐睁开了眼睛,可能是才睡醒的缘故,小粉团一双大眼睛氤氲着雾气,看上去越发水灵得想要亲一口,安青竹不明白,这么讨人喜欢的女娃,老方家怎么舍得把人给卖了。

“砰砰砰……”村长大力锤门,心口处压着一股子怒火。

半天了,还是没人应,明明家里的灯亮着啊!

一向祥和的村长脸色沉得难看,但他还是压制住了蹭蹭蹭往上冒的火气继续开口,“方卫国,卫国媳妇儿,在不?我把你家闺女给送回来了。”

在村长心里,这就是两个不要脸的硬骨头,得先哄着见到人才能出口教训,也不知方老师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生出这么一个怕媳妇的孬种。

村里的人都知道,小团子生下来就没了亲妈,偏偏她爹方卫国转身就娶了个后妈进来,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爹,这话一点儿不假,还没满月,这孩子就差点被养死掉,幸好有好心的村民去通知了小团子的爷爷,小团子才捡回了一条小命,从此也就跟着爷爷在县城里教书过日子。

只是老爷子身体不好,早早撒手人寰,重新回到这个家的小团子,还没呆半年,就被这对黑了心肝的夫妻卖去深山给人配阴,婚。

村长很想打人,他们清水村就没出过这种没出息的,虽然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但也没有人想过卖自家亲闺女啊!

老方家的真是混账得招恨!

“吵什么吵?忙投胎是说?把我们家门锤坏了你赔?”门里终于传出了声音,却是一连串的怒吼。

村长脸色又黑了三分,他要不是村长,他肯定要好好修理下这个不懂事的婆娘。

但现在小团子的事情要紧,“卫国媳妇,把门开了,今儿个降温,娃在外面冷得慌!”

“不开,你们走,把赔钱货留下就行!”钱英是怎么也没想到送出去的赔钱货还能回来,一想到收了的那一百块有可能要还回去,钱英怎么也不可能开门,她心里打着小九九,只要没村长这个碍事的,就算那家人来要钱她也不会给,大不了把人捆绑了再送回去就是。

还钱的事免谈!

村长自然不干,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更何况方家媳妇实在让人不放心,他得教育一下,免得等他走了,小团子又遭欺负。

看热闹的村民也没动,这个年头,教书先生是很让人敬重的,更何况他们中有些人还受过小团子爷爷的恩惠,不帮忙照拂一下老先生的孙女,他们心里也会不安的。

此时自然有村民帮腔,“卫国媳妇,孩子穿得单薄容易受冻,你把门开开让小团子进门了我们就走。”

村长也愤愤的威胁,“卫国媳妇,你讲点道理,这可是老方家的孩子,这些年也没让你们操心过,反倒是方老在的时候,你们没少去方老那里捞好处,怎么的?方老一走,你们连自己的孩子也不管了?你们这样,就不怕方老死不瞑目?”怎么能把孩子拒之门外呢?让孩子心理怎么想?

反正村长此时对老方家这两个印象已经跌落沟底。

大概是村长这句话起了效用,房间里终于多了个声音,虽然听着就孬种,“媳妇啊,咱先开门好不好?”

话刚说完,就有什么东西被砸到墙上,女人的声音恶声恶气的传出,“姓方的,今天这门你要是敢开你试试?”

方卫国怂了,一句不吭的蹲到墙角继续抽烟去。

大概是怕外面的人一直僵持,这次钱英主动开了口。

“村长,还是那句话,你们先走,不要围着我家门,你们走了我自然开门把孩子接进来。”

这次,连村民们也疑惑了,有精明的则是小声的嘀咕,“我猜她是怕人回来了,钱也要被要走。”

经人一提醒,村民也纷纷回过味来,一下子一个个的都鄙视又愤怒的瞪向屋内。

“我说卫国两口子,你们这样就不怕遭天打雷劈?”

其他村民也纷纷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责,“那是卫国你的血脉啊!你们怎么狠得下心来把人卖了?还是卖去做那种事?就不怕遭天谴吗?”

村民们现在也红了眼,就没见过这样狼心狗肺的父母。

但眼下村民们也没别的办法,这毕竟是小团子的家啊。

有村民出了主意,“方家婶子,要是那一百块不用你还回去,你可愿意继续抚养小团子?”

“哗啦”村民的话才落,一直紧闭的大门突然就从里边开了条缝,一个长相尖酸刻薄的女人探了个头出来。

“这话当真?”

村民们一看钱英的反应,一个个的都有些无语了。

但想到更深露重的,小团子也需要尽快安置,便看向安青竹,想看他怎么想?

毕竟安青竹在村子里一向好说话,跟小团子爷爷又是忘年交,虽然家里穷,却愿意举债救回小团子,想必也是希望小团子能够回家,无论如何,跟在亲生父亲面前总是好的。

一直把小团子护在怀里的安青竹顿了一下,倒不是心疼那些钱。

而是替小团子不值!

他又不是笨的,就老方家这前后态度,他总怀疑其真心,要是真把小团子交给他们养,他怎么放得下心?

安青竹前后想了想,突然有了决断。

俊朗的男人抬眸,对上钱英的眼睛,突然的视线相碰,一个正气凛然,一个自私狡诈,谁输下阵来可想而知。

安青竹却突然温和了声音,“不可,我就是来跟卫国媳妇要钱来的。”

安青竹这话,别说村民了,就连村长都诧异的盯着他。

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安青竹给村长一个放心的眼神,扫视了一圈,视线再次落到钱英身上,却变得锐利冷森。

这让钱英不禁打了个哆嗦。

“一百块,拿钱来吧,卫国媳妇。”安青竹当然不是真的要钱,他的目的是要逼钱英主动放弃小团子的抚养权,当着村民的面断个干净。

感觉被耍了的钱英顿时愤怒的叉着腰,“没有,一个赔钱货要什么钱,人留下,我答应养她就是,但钱我是不可能还回去的。”天王老子来她也不会把钱还回去。

钱英现在脑袋里的小九九打得厉害,既然他们把人送回来,那人家来要钱她也不会给,倒是这个死丫头回来了挺好,省得没人给她干活。

这等于是苦力还在,腰包里却多了一百块钱,傻子才会不同意。

小团子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钱英眼里一闪而过的算计的。

这具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小团子想起原主在父亲身边的这几个月,吃的是剩菜馊汤,还吃不饱,每天却有干不完的活,这一家人的饭都要她做,还不许偷吃,衣服要她洗,哪里不满意了就要遭钱英打骂,而她那个父亲却每次都当个透明人,完全由着后妈欺负她。

这种家,小团子是怎么都不肯回来的。

小团子眼睛珠一转,眼下这么多人,正是揭露这对夫妻的好时候。

“叔叔”,突然的,小团子扯拉住安青竹的衣袖,软软的小手再配上一双水眸,让人的心都融化了,甜甜糯糯的声音更是让人无法招架,刚刚憋着的一肚子烦闷也在对上小团子的瞬间烟消云散了。

安青竹笑得温柔的低头,“小团子,怎么了?”他差点就叫闺女了,反正打定主意了,不管家里如何,这个娃儿他带回家养了。

小团子有些懵懂的拉起自己的衣袖,脆生生的声音说着“痒”就要上手去抓,安青竹本能的拉住小团子的手,紧张的去查看怎么回事,是不是被蚊子咬啦。

可下一秒,安青竹就看到,小家伙那细细白白的手上竟然有几道刚结痂的伤痕,像是被柳条抽的。

安青竹心下一窒,连忙把小团子整只袖子都卷起查看,就发现上面更是新旧伤痕交错,整一个触目惊心,安青竹眼睛通红,极力克制着才没有打人的冲动。

他又颤抖着拉起小团子另外一只手袖,同样的伤痕交叠,两条腿上更是让人不忍心看,纵使他一个大男人,看到这些伤痕也快泪崩了。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笑容软萌甜美的小团子,身上会是这种样子,连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

有些伤口也才刚刚愈合结痂,难怪她会喊痒。

安青竹的心像是被什么钝器搅动,心疼得跟什么似的,可对小团子说话,还是温温柔柔的。

“小团子啊,你告诉叔叔,这些伤痕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她打的?”安青竹毫不客气的指向钱英。

安青竹的话一落,小团子就浑身颤抖起来,整个人看着钱英怯怯的往后缩,一双带光的大眼睛此时黯淡得再无半点星光,像是触及什么不好的回忆,小团子甚至无意识的呢喃开来,“不要,妈妈不要打我!剩菜馊饭我吃就是,求妈妈不要打我,伊伊好疼的,伊伊也会天不亮就起来做家务,给姐姐和两个弟弟做吃的,伊伊不吃,看着就是,求妈妈不要打我了……呜呜呜……”

小孩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才是最触及心灵的。

这可让围观的村民的心都揪起来了,看向钱英的目光也变了。

有村民更是忍不住的怒斥,“钱英,你这也太缺德了!怎么能把小孩子往死里打呢?你看看这些伤痕,一看就是经常打的缘故,莫不是小团子在你家的这半年,你就是这样天天打她的?”

“钱英,你怎么能给一个小孩吃馊饭呢?她在长身体啊!万一吃坏肚子怎么办?”

……

村民们七嘴八舌不吐不快,全都是指责钱英的,也有大老爷们指向里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方卫国,“我说老方,这可是你的亲闺女,你就忍心看着你媳妇这么欺负她?”

村民们着实被气炸了,哪有父母这样不爱惜孩子,往死里打的。

看着村民们一个个红了眼,钱英心道不好,就要关门,却不料有村民先她一步抵着两边的门框,让钱英怎么也关不起门来。

讨不到便宜,钱英干脆换了一副面孔,她站出来给大家赔笑脸,顺便还挤出几滴鳄鱼泪,“我那是一时糊涂!如今我知道错了!我改,我改就是!我发誓:如果今后我再敢动伊伊一根手指头,就,就让天打雷劈!今后我会把伊伊当做自己亲生的一样对待。真的,求求你们了,也求村长你给我一个机会。”反正她不信神明。

村长鼻孔冷哼,并不相信这套鬼话,卫国媳妇什么心思,他是知道的,等他们真把孩子放在这儿转身走的话,孩子指不定得被她打死。

在这一点上,村长比其他村民看得明白,但这孩子也没有别的好去处可安置啊!

不管钱英如何声泪俱下,安青竹始终冷着个脸,说出的话更是让钱英脸色大变。

反正他是不可能放过钱英的。

“村长,我们报警吧,让公家的人来处理,钱英她虐待儿童,贩卖人口,这些都触犯到了法律,让她进牢里一并改造吧。”

本来安青竹只想让钱英签字画押,主动放弃小团子的抚养权,由他来收养,但看了小团子这浑身的伤,他就怎么也要给小团子讨一个公道。

钱英一听安青竹来真的,吓到脸色惨白,再没有之前的嚣张,但不管她如何狡辩,村长都置之不理,甚至让两个壮汉控制住她。

没过多久,县城里连夜派了人来,做笔录的女公安了解了前因后果后,气得浑身发抖,原以为虐待继女这种事只会在书中,却没想到现实中就被她遇到了。

女公安把小团子带进屋里,全身的检查了一遍,出来后两个眼眶都是红的。

女公安临走之前,安青竹把诉求说了一遍,女公安很是欣慰,当场就让钱英和方卫国签字画押,让他们放弃小团子的监护权,以后小团子就由安家收养。

要不是太晚了,孩子得睡觉,安青竹都想直接去户籍处把小团子的户口给一并办了的。

**

第二天,安青竹早早的就去县城把小团子的户籍给办了。

捧着新鲜出炉的户籍,安青竹眼眶湿热,想到他也是有闺女的人了,安青竹连走路都迈出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

这边,小团子醒来就看到一个一直盯着她看的妇人,小团子一下就被吓得坐直了起来。

看看周围没有安爸爸,小团子想了想,这应该是安妈妈了,想到这里,小团子迷茫的大眼睛就像夜间的星光一样突然亮了起来,笑得乖乖巧巧的喊人,“妈妈,你是我妈妈,对吗?”

面前的妇人小团子也猜不透,说是安妈妈吧,这眼里的茫然混沌是什么意思?

这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而且女人的穿着也有些一言难尽,倒是干净,就是搭配上不伦不类,一般来说农村的妇人都朴实,向来收拾得整整齐齐妥妥当当的,可眼前这个着实颠覆她的认知。

难道是前世看的历史资料出了问题?

正在小团子不知道怎么办时,从门口传来了一群小孩的玩闹声,小团子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

便迈着小短腿想瞧个究竟。

院外,五六个小孩正在玩老鹰捉小鸡,大概是感觉到这边的动静,几个小孩纷纷朝这边看过来,似乎是看到什么,为首的小孩突然就指着小团子喊了起来。

“来看啊!来看啊!安家的疯子出来啦!”小孩子嬉笑着,嘲笑着,其余的人跟着起哄,似乎这是他们习以为常的乐趣,有的甚至捡起地上的石子朝她们扔来。

说是童言无忌,这讥笑声,却如同利刃深深刺进人的心脏。

小团子眼睛一眯,眼疾手快的去推身旁的妇人,可这一推,她才想起她现在的身体不过是个五岁的娃儿,力气小又没异能,根本就事与愿违。

眼看石子就要砸上来,躲已经来不及,小团子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倒是落入一个软软香香的怀抱里。

小团子好奇的试着睁开眼,才知道关键时刻是这个妈妈把自己护在了怀里,而她的脚下,赫然落着三块小石子。

小团子眼一眯,挣脱着从妇人怀里下来,顺势撅着小屁屁捡起那三块石子。

捡起石子的小团子,再看向那群熊孩子时,眼底最后的温度都撤了。

明明只是那么一个小人儿,一群孩子却莫名感觉到恐慌,仿佛朝他们走来的根本不是一个五岁女孩,而是一个足以摧毁他们的庞然大物,这竟让他们,恐惧得下意识的互相推诿着往后退。

“啊……”随着第一块石子的飞出,蓝衣服的小孩率先痛呼出声,接着是脸跟煤炭一样黑的小孩,再是白衣服穿成黑衣服的小男孩,他们先后被石子砸中,而被砸中的地方却都一样,都是拿石子的右手,如今他们的手腕疼得让他们以为自己手断了。

对于这一幕,小团子只冷眼看着,她可是记得,刚刚就是这三个人砸她的安妈妈。

前世她就是一个护短的人,今生当然也是。

被砸了的人痛叫一阵后反应过来,想要找小团子算账时,却对上小团子甜糯糯的笑,那笑容,仿佛刚刚一切都是他们的幻觉,几个男孩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莫名退怯了。

看上去像天使,其实是恶魔吧!

不敢惹不敢惹,回去找大人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