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惨惨惨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179字
  • 2020-08-05 20:38:33

“什么!?”

猪阿五闻言如遭雷击,浑身轻颤,就连手中抓着的杨晓阳与肩膀上的青瑶滑落在地都浑然不觉。

大婶见他有些站立不稳,急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少族长。

她道:“刚刚你媳妇绊了一跤,羊水破了胎位移动,咱们只能强行为她接生。”

“叫来产婆一看,你媳妇难产还伴有大出血,若是不立即叫月华山的人来,十有八九......”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但猪头阿五自然清楚这其中的风险。

他只觉一阵晕厥袭来,单手扶额才好受一些。

看到眼前这一幕,杨晓阳捅了捅睁开一丝眼缝偷瞄的青瑶。

“这月华山是不是那个推了咱们师傅的那个什么圣子所在的宗门?”

青瑶吓得竖起了尾巴尖,她打了一个激灵,赶忙劝阻道“师兄你小声点。”

见三个猪头人都没功夫关注他们,青瑶这才安心了一些,蠕动着凑到了杨晓阳身边为他解释了起来。

“我都差点忘记大师兄你失忆了,其实......”

杨晓阳:“说重点。”

“咱们赶路的时候,前方突然出一个愉快飞行的圣级诡异,他带着潮水般的诡异们与我们的队伍在一个山道的转角处相遇。”

杨晓阳啧啧称奇:“转角遇到爱啊,这波。”

“那只圣级诡异大开杀戒追着我们一堆人跑,本来咱们在前面跑的好好的。但是一只蜥魔绊了师傅一下,然后师傅就挡了月华山落华圣子的逃跑路线,随后师傅被他往后一划拉就骑到了那圣级诡异的脸上了,然后师傅就没了。”

青瑶情到深处,就不由自主的啜泣了起来。

“师傅就没了~,嘤嘤嘤。”

“连带着放在师傅那,让他保管的两百灵石也没了。”

杨晓阳看青瑶哭的那叫一个凄惨,本以为师妹是一个重感情的蛇。

毕竟能为师傅哭成这样,足见师徒情深。

没想到啊,没想到。

青瑶居然是这样的一条蛇。

但前面的接触让杨晓阳感觉其中并没有这么简单,所以问其原因。

青瑶表示:师傅死了哭一次就行了,再多哭几次也不能活过来,正所谓逝者安息,去了就不要过分想念了。

但灵石就不一样了。

灵石没了,瑶瑶就一直在想念,好难过的说。

听完青瑶的想法后,杨晓阳挠了挠头,心想:这都是什么歪理。

听起来居然有那么点意思,挺带劲的?

要不日后找个机会,策划一波类似的......

就在杨晓阳与青瑶两人交流病情的时候,阿五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这今天早上还好好的。”

猪头884看着少主成了这副模样,他拧着眉头,纠结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要不我们就答应了月华山的卑鄙的要求吧,八成的青岗魔矿虽然多,但是咱们族人的性命更加重要啊。”

猪头大婶也侧目等待着少主的回应。

拳头握紧又无奈的松开。

阿五红着眼眶强硬的拒绝道:“不行,绝对不行。”

“去年任务未完成,就连圣人级的爷爷都被抓去中心域的宗祠里受难了。”

“今年猪头帝定下的任务咱们部落还没完成一半,若是将八成矿产拱手相让,到时整个部落都将蒙受大难,我阿四妻儿的命还没有大过整个部落的命运。”

看着一向爱妻如命的少主说出这般话来,猪头婶与猪头884齐齐摇头叹息一声。

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妻子与尚未诞生的孩儿。

而是种族的延续大于天。

它如同一条钢铁洪流裹挟着无穷威能,摧枯拉朽,所过之处无论任何难题都要为它让路。

即便贵为部落少主,统帅天荒域三大猪头部落之一的猪头阿五,也无力更改这血淋淋的法则。

猪头884黯然道:“既然少主已做出选择,我等自当遵守。”

他的妻子前不久也怀上了。

之前出言提醒少主是否答应月华山的要求也是夹杂着他的一份私心。

毕竟对他们来说,妻子的每次分娩都是一次冒险。

猪头族人的壮硕体格乃是天生,自母胎内就已成型。

这本是一件好事。

但幼崽身体发育过于出色,个头大了,却也导致分娩成为了猪头族人最为头疼的难题。

这母体近3成,幼儿4成的死亡率,比诡异生物来袭带来的伤亡都大。

去年他们族长阿四在位时,月华山登门拜访,以他们部落三成的矿产为要求,为部落提供的生产时的医疗援助。

经过一段时间的证明,月华山医疗组成功的将猪头族人生育期的死亡率控制在两成左右。

即便是往日九死一生的难产问题,他们也有一些把握能够治愈。

这让天荒域所有翘首以盼等待结果的猪头人都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们再也不用看着妻子独自忍受痛苦、听天由命,而自己只能无力对着宗祠祈求,祈求祖宗保佑母子平安。

只是好景不长。

摸清楚他们魔矿产量的月华山便迫不及待的显露出他们的贪婪的一面。

月华山要提价,这次他们要八成!

而且还得是满员运作情况下的八成。

在猪头人眼里,月华山的要求不仅仅是在狮子大开口。

而是漫天要价!

倘若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将八成以上的族人派去挖矿采石。

那人手不够的部落如何应对诡异来袭,妖兽肆虐呢。

到时候恐怕连最基础的生活补给都没法解决。

先是将往日库存交了出去,换来了几个月的医疗援助,直到年初天荒域各部落因为上交不起猪头帝的贡品,接连几个首领被叫去中心域问责。

眼见族长都没了的三大部落,一同表示要拒绝月华山的压榨,以期能让月华山有所反应,下降收费标准。

但事与愿违,一直从年初耗到现在,月华山方面一直死死咬着八成这个数字。

整整八个月过去,在这期间死了多少族人,他们都没敢统计。

每一个数字背后一具血淋淋的同胞尸体,他们都不敢去计算。

看着双眼失神的少族长,猪大婶面露不忍。

与猪头884一口同声的口吐了一句芬芬。

“希望他们马没事。”

“阿五哥,先去看看咱们嫂子的情况吧,我已经通讯给了月华山,让他们来救人了。”

又一只猪头人跑的飞快带着风尘,从部落内跑到了寨门口。

来人正是猪头阿五的妹妹,小六。

抬起茫然的脸庞,嘴角带着一丝苦楚的阿五对着妹妹呵斥道:“谁让你答应月华山的,你知道这会给我们整个苍洲的猪头部落带来多大的损失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