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绿光

  • 天灾玩家请听指令
  • 橘个橘子
  • 2537字
  • 2020-10-04 13:57:34

嘀嗒嘀嗒~

测谎仪亮起了红灯。

举起手中这坨仪器,在无数人歪头注视下,杨晓阳琢磨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家看,这仪器是好的,没问题。”

众人直觉自己是被傻子捉弄了,纷纷压下了毛起来的发丝,脸色变得更加不善。

好家伙。

他这一登场说得话,让人差点以为他是女生了。

可当别人在为他是不是女生惊疑时,他又说自己是在测试仪器精准性。

这一波三折虽然简单无脑,却愣是在无形中,捉弄到了在场的不少人。

这也导致在他们心目中,杨晓阳的形象更加可恶。

简直就像下水道的老鼠捡到了提莫队长的毒镖枪,双重暴击般的可恶。

就当感觉被戏耍的人们要对杨晓阳的户口本展开饶舌、rap时,杨晓阳又说话。

“我有209个老婆。”

面对杨晓阳的言语,这次众人学聪明了,他们冷笑着、默不作声。

只等测谎仪来揭穿他的谎言。

一秒、两秒、三秒。

嘀嗒嘀嗒~

绿灯悄无声息的亮了,那绿光是如此耀眼,惊落了无数眼球与下巴。

“......”

“......”

望着嘀嗒不停的测谎仪。

刺眼的绿光是如此晃眼,但却没有一个人去伸手遮挡。

霎时间,人群安静极了,可谓落针可闻声。

藤语一脸的见鬼表情,瞪大瞳孔,不敢相信的说道:“不,不可能!”

“你怎么会有老婆,还有209个!你明明没大我几岁,这不可能!”

要是杨晓阳报的是一两个,然后绿灯亮了。那他也就认栽了。

可是杨晓阳报的数字是如此之大。209,恐怖如斯数字!

这谁能接受的了。

望着他手中测谎仪,忽地,腾语脑海中灵光一闪,高兴的喊了起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仪器出了问题,哈哈,我的猜测没问题,一定是你对仪器动了手脚。”

杨晓阳:?

吃瓜的众人,目光也是在两人身上穿梭,试图寻找到蛛丝马迹。

杨晓阳:“玩不起,想耍赖了?”

“你别想骗我,这仪器一定是被你影响了。只怕此时,你说什么它都只会亮绿灯。”

腾语孑然一笑,嘴上挂了上胜券在握的笑容,用神似小学生名侦探的语气肯定道。

“哦,虽然我擅长修键盘,换鼠标电池,还知道重启电脑主机。可操作你这坨仪器,我哪有机会?”

杨晓阳稍微解释了一下,想给这个身世迷离,天生残疾的孩子一些宽容,但奈何藤语死活不知晓分寸与进退。。

藤语誓要借助杨晓阳这个踏板,用众人声望为自己踮起一块能踏入天机宗内门的石头。

有这机缘,他岂能放过。

对此,杨晓阳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我可是对你礼让三分了哦,现在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反击到了。”

“想踩人,可是要做好被踩的觉悟哦~”

杨晓阳嘴角一扬,本笑眯眯的和善小眼神变得戏谑了起来。

周围人顿觉空间一冷,打了几个寒嚏。

杨晓阳没有注意到的异像却被猪高超看在了眼里。

“这是......?”

他瞪大眼睛,揉搓了两下眼窝。

之前道基受损,在杨晓阳发动那些异能奇技时,他并没有察觉到一点点的异常。

可当他完美道基被修复后,经历过破而后立的道基隐隐有蜕变朝未知境界晋升时,他却是察觉到了杨晓阳气势爆发时,周身有着一闪而逝,似微弱但却宏伟莫测,神圣至极的能量。

这能量竟然比自己圣人尊级的精炼灵力都要强上数倍。

细细的回味了一下,猪高超面色更加波动了起来。

不,这能量与自己的灵力完全没有可比性!

就像金鱼与鲸,山羊与之黑山羊。

二者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猪高超此时突然为侄子感到同情,在这样一个诡异莫测的人面前接二连三的戳人家痛处,揪住人家的秃头不放,成功的被人家惦记上了。

啧啧啧,让你丫嘴贱,这以后有你能有好受的?

还好劳资没有得罪他。

看着画风剧变,欲要发动反击的杨晓阳,猪高超讳莫如深的笑了。

笑得十分嘲讽,欠扁。

......

......

盯着眼前这个可怜人,杨晓对着测谎仪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让人心跳加剧,想要吃瓜的言语。

“腾语,你非你爹亲子。”

测谎仪上的绿光顿时照耀而出。

众人大惊,纷纷看向了藤语。

“荒谬。”藤语不屑的回道。

见藤语淡定不已,又惊疑的看回了杨晓阳。

“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杨晓阳暗道。

那就说点他知道的吧。

凑近仪器,杨晓阳道:“藤语没有小勾勾,天生肢体发育不全,连膀胱结扎下动脉手术都做不了。”

“嗯?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小勾勾!”

腾语脸色顿时一变,下意识的夹紧大腿。

(=゚Д゚=)?

Σ(っ°Д°;)っ?

(⊙x⊙;)!

ლ('꒪д꒪')ლ!?

迎着众多错愕眼神,藤语砰然涨红了起来,暗道一声“草率了”。

“自己怎么就傻乎乎的应了下来。”

等等!

他怎么知道自己天生肢体发育不全?

迎上杨晓阳似笑非笑,戏谑的目光,藤语喉咙干涸,哆嗦了一下嘴唇问道:“我爹不是我爹?”

杨晓阳收回了诡异笑容,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他怜悯道:“若你是独生子,那可怜的藤家就已经绝后了”

“还有,你本该姓王。”

一道雷霆顿时划破了藤语的脑海。

是了。

是了。

为什么父亲死后,母亲就患上了恶疾。

无论他怎么求医问药都治疗不好母亲的症状,唯有村头蛊医王大叔有秘方能诊治一二。

而且,从小到大,王大叔看自己时,都是在用一种诡异眼神。

宠溺...

还有逢年过节送来的礼物。

还有以前贫穷时,三更半夜偷偷给为他夹来的鸡腿。

这一次次善意,并不是巧合,也非他对自己喜爱非凡。

而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孩子啊!

藤语直觉脑海里在翻江倒海,头脑混乱的难以站立,一时竟瘫软在地。

没有顾得自己的狼狈形象,他脑海里只有一个疑问。

父亲是怎么死的?

.......

据自己请来的医生说,父亲是中毒身亡......

本以为父亲是进山采药时遭遇了毒虫凶物,但现在藤语却感觉其中的情况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王大叔可是蛊医!

那么父亲的死...

将事情逻辑理了一遍,把线索串联起来,腾语脸色霎时间就惨白了起来。

他大口喘气,试图将心态平静一下,但内心的惊悚怎么都缓和不下来。

索性,不去平复心态了。直勾勾的盯着杨晓阳,询问道:“先生,我父亲可死于王某之手?”

杨晓阳居高临下,撇了一眼他浓密的头发,微微有些异样的说道:“你爹既没有破棺而起,我又不是工藤新一,你爹的死因,问我干锤子?”

“有这时间,还不赶紧回家看看,你有十来个月没回老家了吧,回去看看你的独生子女证件还在不?”

藤语闻言面色一惧,登时间撑起了身子,利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朝着杨晓阳就是低头一礼,随后快步朝着人群外围挤了出去。

“藤语,你的测谎仪。”

“送先生了,我现在急着去办家事,等我回来,再感谢先生告知之恩。”

藤语话毕便咬紧着牙关,强忍着泪水往一处镇内马厩狂奔而去。

母亲。

王大叔。

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父亲的死,是不是与你俩有关......

在这日午时分,城中阳光照耀,狂奔中的藤语身上有热气升腾却倍感冰寒、如坠冰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